over 3 years ago

主席:請陸委會王主任委員發言。

王主任委員郁琦:主席、各位委員。有關方才高理事長提到台商糾紛協處的部分,在2008年以前沒有相關協議保護機制之下,海基會和海協會就已經針對台商糾紛進行個案協處。當然個案協處的成績是見仁見智,的確有一些較複雜的案件無法得到妥適處理,但是海基會仍然非常努力地處理這些情況。

2008年以後,陸續簽訂了司法互助協議及投資保障協議,以及在ECFA架構下即將討論的糾紛處理的相關協議機制,這些都是為了強化台商遇有糾紛時能夠盡力協處。至於有沒有用?其實在去年發生了眾所周知的成都SOGO案,陸委會及海基會都有向對方表示關切,而陸方的台辦系統、海協會系統的確也有介入協助,所以SOGO案件為什麼能夠在短時間馬上處理,這也不能說政府的協助沒有發揮效用,其實是有扮演一定的角色。

未來,我們還是會積極進行台商糾紛的協處,例如在陸委會與海基會開會時,我還特別拜託林董事長務必將台商的服務列為海基會的重點工作,在各式各樣的服務裡當然包括糾紛協處的部分,所以我想這部分並不是分數打幾分的問題,事實上,不管是陸委會或海基會,一直都是把服務台商當作重要工作,尤其是海基會,這更是它成立的一項重要使命,我們未來也會繼續努力。

主席:王主委,我想高理事長是要你說明的,例如你們對於台商的保護有遇到什麼困難?當然我相信高理事長也很清楚,陸委會或海基會不是萬能,可以一手保護台商,但是到底現狀有遇到什麼困難?其實你也可以借這個機會向大家做個說明。

王主任委員郁琦:好,我剛才的說明其實也有這樣的意思,其實每個向海基會或台商服務中心,甚至向陸委會投訴的案子都會列管,就個案本身向陸方要求做相關的處理。

每個案子的性質都不一樣,因為有些比較單純,有些比較複雜,甚至有些須進入其司法體系。當它進入司法程序之後,相關行政部門,包括陸方的行政部門能介入的空間相對就會有限,不能因為我們台灣司法獨立,行政不能介入司法,大陸雖然在司法方面不如我們發展得好,但是當他們說他們的行政部門不便介入司法程序的案件時,如果我們還強迫他們去介入,這也說不過去,所以能夠處理的有一定的範圍。

當然有些是民事糾紛,如果是民事糾紛,當加害人和被害人都不是公部門的時候,陸方的行政部門要介入,它也只是協助,最後是否能夠得到適當的補償,若當事人雙方都是私人的時候,有時候也未必能夠處理得盡如人意。例如之前三聚氰胺的食品安全問題,有很多原因是加害人是一般的民間廠商,當他利用各種方式在推托的時候,陸委會用很多方式向國台辦施壓,他們雖然會盡力去做,但是總會面臨一些相關的瓶頸。如果糾紛是屬於P to G的情況,就是我們的台商要面對大陸的行政部門,這部分我們當然會盡力去協調,所以還是要視個案的性質,無法一概而論。有協調成功的案例,也有協調得不盡如人意的案子,我在這裡把大致的情況向大家做說明。我只能說我們會針對每個案子盡力去做,但是都會有一些本質上的先天限制,謝謝。

主席:王主委的說明恐怕不是很具體,但是由於時間關係,請陸委會及海基會儘可能針對高理事長所提的問題,包括個案及整體台商的保護,私底下向高理事長做說明。

在今天公聽會一開會的時候本席就宣告會議只開到下午5時30分,在此特別向大家致歉,因為會議要比較早結束,所以對各位感到非常抱歉。在這一場公聽會結束之後,原則上會在下個會期的3月10日舉行最後一場公聽會,主題是附帶於礦業之服務業、與科學技術有關之顧問服務業、設備維修服務業、公路運輸設備維修等相關行業。

在此向大家拜個早年,祝大家新年快樂,謝謝各位,現在散會。

散會(17時30分)

← 第十五場公聽會:金管會黃天牧副主任委員 第十五場公聽會:金管會黃天牧副主任委員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