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3 years ago

接著請金管會黃副主任委員發言。

黃副主任委員天牧:主席、各位委員。我們在對岸談服貿協議有關銀行,尤其是銀聯部分,其實不是去談公司行號營業項目登記。那是因為在1月2日的公聽會中,大家要求須有一個對照,應主席要求才把對照表放在這裡,我們不是去談對照表,不是談行業代碼的東西。

主席:副主委,我想他的意思不是質疑你們去談對照表的東西,他是質疑附條件開放的條件,因為都是行政命令,所以這個協議雙方簽訂的文本,也就是行政命令改變了,是不是雙方協議的內容就改變了?我們到底要開放什麼項目,為什麼不訂在協議裡面?為什麼要把條件寄託在行政命令中,萬一行政命令改變了,這個條件就改了。假設現在立法院同意附條件,當條件生效之後,日後它可能會改變,所以請你就這部分回答。

黃副主任委員天牧:我接下來就是要講這部分,其實這邊已經提到兩岸金融業務往來投資許可辦法是根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授權訂定的,在這個辦法第十七條,對於我們所要開放的允許範圍有做規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等服貿協議經立法院通過之後,這個才會生效。

方才嚴秘書所關心的事,包括您的資料第2頁質疑會不會做授權清算這些個資洩漏問題,完全不會,我們在報告中也特別說明了,他只做諮詢服務。您關心的這些事都不在將來「兩岸金融業務往來投資許可辦法」裡面做規範,那不是行政命令,那是授權的辦法,要修正還要先預告,還要經過各種程序,而且根據服貿協議第十六條條文草案,雙方進一步要討論還要經過一定程序的協商,這個程序非常嚴謹,這個辦法已經訂得很嚴謹了,不是像在這裡說的,隨時都可以改。

在兩岸金融業務往來投資許可辦法第十七條已經明定,我們能做什麼事、不能做什麼事,這個將來都是要等服貿協議通過之後才能做的。未來要做什麼,也有服貿協議第十六條的規範,如果通過了,也有一定的程序,所以這一定是按照公平、透明的程序做的。嚴秘書所關心的事,我們也同樣關心,我特別再跟您報告,絕對不會有如您疑慮的情況。

至於方才高理事長及高議員關心授信的問題,我們也同樣關心風險的問題,所以有關淨值的部分,大概只有1倍,目前只有0.55。所以各位關心的問題,我們站在金融監理的立場同樣會關心,在監理方面,絕對只會加強,不會放鬆。謝謝。

主席:我當然了解這些管理辦法不會是管理機關把門關起來說改就改,它還是要經過各個機關開會,也要經過公告。但是畢竟它不需要經過立法院,跟法律還是有所不同。這個狀況,當他們在提問時應該也都知道,所以他們會提出來。雖然我們會要求大家相信我們,可是這就是立場的問題,他們會想:我為什麼要相信你?為什麼不能提出一個讓我可以相信的機制。我想關鍵問題是在這裡。

← 第十五場公聽會:環保署葉欣誠副署長 第十五場公聽會:環保署葉欣誠副署長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