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請新北市營建廢棄物回收再利用協會張簡良國總幹事發言。

張簡良國總幹事:主席、各位委員。我是新北市營建廢棄物回收再利用協會暨台北市營建混合物資源分類處理場協會總幹事及台灣進口砂石協會副秘書長,我們這個行業並不是盲目反對服貿的簽訂,只不過對有關服貿的透明性、公平性、公正性、合理性、配套性等有太多的不解與疑慮。若服貿的簽訂對台灣整體經濟的成長是正面的,且是重大幫助的,那我們表示樂觀其成。如果僅是大企業大財團獲利,而中小企業、個別企業、弱勢企業被犧牲、被忽略,且更無適當的配套與輔導,若是如此,我們這個行業表示堅決強烈的反對服貿簽定。

我們是建築廢棄物清理服務業,我們是從事建築物營建及裝潢修繕工程產出營建混合廢棄物之清除、分類、處理、回收及再利用業者,我們是社會底層一群弱勢的小企業,夏天在38度的太陽下工作,冬天在10度、11度、12度的寒冷室外環境下工作,但我們深深瞭解企業除謀利外,更應為社會負該負的責任,因此同業間組織救災大隊,自921地震、納莉風災、艾利風災、88水災等數拾件天然災害中,我們協助政府及災區災後廢棄物清除使環境快速復原,盡小企業對社會應負的責任,因為這些機具是我們平常的生財機具,隨時可以調動,但我們這個行業長期被政府忽略了,成了地方稽查人員績效的最佳來源,這個行業已如此弱勢,服貿簽訂後,面對外來的競爭,這個行業將快速走向死亡。

我們絕不會為反對而反對,我們是客觀而理性的反對,為我們這個行業將被消滅而站出來大聲的說「我們反對服貿簽訂」。政府整體施政有對的地方,但亦有不週之處,對於對的地方我們應該給予肯定,但錯的地方或不同的地方也應該給予建言。就我們協會長期觀察及親身實務經歷的事實案例,我以下概略陳述正反幾個案例,即知為什麼我們這個建築廢棄物清理業反對服貿的簽訂。

有關影響環境政府施政正面案例,以下我將舉幾個我們看得到的大案子。

第一,國光石化經過環保署以五種不同專家會議,以公開透明的討論方式讓事實呈現,將該案對環保可能造成的影響,如白海豚迴游問題如何解決的部分,透過專家學者的公開討論,迫使政府不得不宣布放棄不做。

第二個案例是發生在我們身上,十幾年前、我們這群從事營建廢棄物回收清理業者在當時是不合法的,因為我們叫做砂石棧場,只要環保警察、稽查人員一來,就會喝令我們統統不要動,甚至把槍舉起來,將我們全部銬上手銬,帶往環保警察隊製作筆錄、移送法院,然後我們就要面對時間長達5年、10年的一連串司法程序的折磨。我們雖然對這個環境付出我們的心力,可說是環保尖兵,但卻是很無奈,我們只好向當時的台北市環保局局長沈世宏先生陳情,將整個緣由告訴他,對於我們的陳情他聽進去了,於是他就透過台北市政府跨局處的會議,邀集相關局處進行協商,幫我們解決掉這個長期以來會遭判冤刑的不公平問題。從那個時候開始,也就是台北市暫行要點制定以後,我們台北市同業就脫離了司法判決的恐懼,也取得法律法制化的正當性,這是發生在我們身上的案例,也許相關案例沒有發生在在座各位身上,所以你們無法體會到我們的那種感受,但這是地方政府跨局處整合最成功、最典型的案例,也是讓我們這一群最低層、下層業者感激一輩子的事情。

第三,最近發生許多企業污染環境的重大事件,媒體也不斷的在報導,環保署透過不法利得的求償來裁罰相關企業,如觀音工業區、台塑高雄廠、和平電廠及最近的日月光廠,這些企業都因為不法利得的求償而遭受最重的處罰及罰款。

接下來,我要提出三個影響環境但政府施政不週的實務案例,並提出一些建議,這幾個案例和我們反對簽訂服貿也有密切的關係。

第一,本行業之困境環保署曾以解釋函明示,清除機構清除一般裝修廢棄物於砂石棧場暫置分類係屬清除程序的範圍,暫置分類是否落地則由業者視實際需要而定。但地方稽查人員仍以環保署解釋不明確,對業者落地暫置分類仍予以處罰並限期改善,這是最明顯典型的中央政令地方不達。

第二個案例,環保署擬定類似台北市政府的營建廢棄物處理場設置暫行要點,讓全國業者能脫離司法的恐怖。但因為該業務必須跨部會和內政部協調與研議,經過研議十幾次之後,據我了解內政部對此仍持反對態度,會議最後結論是因環保署要升格為環境資源部,待營建署相關業務撥過去之後,環境資源部再自行決定,問題是這段時間全國業者要怎麼辦?難道只讓臺北市業者獨享嗎?政府是如此施政嗎?中國大陸過來投資的人又怎麼辦?開放他們過來,是要他們死嗎?我們死了就算了,還要中國大陸業者過來陪伴我們一起死。這是最典型的跨部會通病,只要跨部會,老百姓就是無奈,只有去拜神明了。各位官員,你們知道嗎?跨部會協調就是這麼難!

最後再利用一點時間說明,大家很清楚現在政府施政狀況,尤其我們在底層的人是更痛恨。政府都依循媒體、政論節目及新聞來行政,使得中央到地方的環保稽查人員及政府執行人員只著重結果不問原因,督而不導、輕案重辦、重案輕辦。新北市政府因為八里帆船碼頭污染事件及看見臺灣的影片,大肆取締相關環保產業。八里區長坑口附近有一家建興廢塑膠再利用廠,廠房是18年前的老違建,因為與八里帆船碼頭污染事件位於同一區,就被下令要拆除廠房,政府不查明原因,18年來廠房都沒事,就因為看見臺灣這部片子而有事,這就是政府看媒體辦事的範例之一。謝謝大家。

主席:謝謝張總幹事。

← 第十五場公聽會:清潔業的代表魏明德督導 第十五場公聽會:東吳大學法學院歐陽弘助理教授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