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主席:請公民覺醒聯盟王孝成發言人發言。

王孝成發言人:主席、各位委員。我們知道,服貿協議公聽會真的很無聊,大家講這麼多東西真的很無聊,現在網路上已經越來越多人在討論服貿,因為過去實在太無聊,所以現在網路上已經有民眾自製一些影片、歌曲,現在我要播放的這支歌曲甚至請到國內兩大天王難得合體獻唱,請媒體朋友好好報導,因為如果再不報導,那就太沒道理了。現在請大家欣賞這支影片。
(播放影片)

王孝成發言人:除此之外,網路上網民提供的東西是越來越多,我們看到過去幾次公聽會,尤其是上次公聽會的最後,真的是砲火非常猛烈,政府官員的回應,也讓一般網民看不下去,所以,就製作了一支抓bug的影片,也請政府官員好好省視,以後你們講的每句話可能都會被網友關注。請大家看下一支影片。

(播放影片)

王孝成發言人:我們看到剛剛鄭老師也在網路上呼籲鄉民,鄉民們也都聽到、做到了,所以就持續一直關注這個問題。我們看到網路上民眾同時也提供一些資料,現在外界謠傳說,中方所提的服貿協議台灣代表是一字未改,上次次長和很多官員對此疑慮再三重申絕對沒有這件事,但我們不知道政府官員的保證有何效力,最簡單的作法,就是請政府直接把會議紀錄拿出來,這是最直接了當可以解決這個疑慮的作法,為什麼不拿出來?到底這個東西有什麼難言之隱?

我們看這個日本的一個網站,這在網路上都可以直接搜尋到,各位可以看這個頁面,不知道政府官員有沒有看到,這個頁面上甚至放上日本締結契約的一些會議紀錄,為什麼人家敢公開,我們卻沒辦法公開?為什麼日本做得到,台灣政府卻做不到?在這個頁面下,甚至還放了和其他國家的比較,如果你仔細看清楚,頁面下還有締結的相關手續,他們連程序都可以放到網站來,為什麼我們的ECFA除了文本外,幾乎只剩下宣傳文宣?這是非常奇怪的事。

再者,政府官員一直告訴我們說準備好了,但是當我們問到負面衝擊時,政府的說法呢?政府說準備好了,這句話聽起來很熟悉,很久以前就一直聽到說準備好了,但政府官員所謂的準備好了,到底有沒有準備好?每次人家提到什麼,就說可以審查、可以怎樣怎樣,但政府最大的問題不是在執行嗎?如果只要講一句準備好了就有用,那我們台灣還會有這麼多問題嗎?這是很顯然的問題。網路上鄉民提出那麼多問題,例如第二類電信有關國安問題,難道這些東西都不重要嗎?難道我們可以全部以一句「政府都準備好了」,就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嗎?我們一再強調的是,我們不害怕開放競爭,請政府搞清楚這件事,政府官員不要再說我們害怕競爭,我們沒有害怕競爭,我們害怕的是政府偷偷摸摸的黑箱作業,甚至害怕的是,一個沒有完善評估準備的危害!真正鴕鳥到底是誰?今天政府官員對這些問題視而不見,一味的以鴕鳥心態跟我們說服貿簽了就會好,服貿有多棒!至於負面衝擊,從來沒有具體完整的說明,這樣子到底誰才是鴕鳥?甚至之前還有一個新聞,就是金華國中甚至出現以國中公民課的學習單來洗腦、教育學生選擇贊成、支持服貿,這部分還占了學習單滿分40分中的20分!這當然可能只是一個學校的事,但我們不知道是不是整個行政機關都是用這樣的方式教育民眾?行政官員在幾次公聽會下來,一再的跳針,就像剛才我們看到的網友自製影片一樣,是不是政府官員一直用這樣的心態告訴我們,而且還一直延續到學校裡都是用這樣的方式?我們都知道,王郁琦主委的薪水一個月是19.5萬,我們也都知道海基會董事長的月薪是24.6萬,他們每次來報告的內容都背得非常熟,幾乎是一字不漏,我們真的需要月薪19.5萬和24.6萬的人體答錄機嗎?他們每次都在講利益極大化、衝擊極小化,那麼以後主委和董事長來此只要放答錄機就好了,反正講的東西都一樣。

今天很多學者、老師批評的是,為什麼在此之前沒有立法的機制,其他國家都有立法的程序,我們卻都沒有。在沒有完成這個程序之前,大家一味地說這個東西有多棒,完全不去考慮風險,這樣對國家未來真的是很有幫助嗎?謝謝大家。
主席:請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黃國昌副研究員發言。

黃國昌副研究員:主席、各位委員。今天來參加第15場服貿公聽會,基本上是延續第14場服貿公聽會的發言內容和訴求。上次公聽會雖然進行到晚上7點多,但是有很多該處理的事情還沒有處理完,很多該解決的問題也沒有獲得解答。所以我依照主席的囑託,今天繼續出席這場服貿公聽會,把事情搞清楚。

第一個重點是,我們提出非常具體的訴求:「兩岸協議簽訂暨審查監督條例」的制定刻不容緩。在上次服貿公聽會上,本人就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六十一條及第六十二條的解釋適用,和陸委會主委王郁琦先生進行過3輪的詢答,依照會議紀錄的記載,王主委非常清楚地告訴我們:「當協議要送到立法院備查,結果經立法院通過改為交付委員會審議,這項作為的確是根據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六十一條規定,還有第六十二條規定,經過九十天,這也是從第六次江陳會談後相關的協議送到立法院之後,行政部門為什麼都要等上九十天的理由在此」。我的第一個問題是,這次立法院是從什麼時候決議把服貿協議從備查改為審查?這有官方的公文書,記載得非常清楚。如果按照王郁琦主委的說明,而且過去行政部門對兩岸協議的處理,由備查改為審查都有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六十二條的適用,那麼今天服貿協議到底生效了沒有?針對這個具體問題,王郁琦主委的答復是:「因為這次立法院有個很特殊的地方,就是在這個協議送進立法院的時候,朝野有一個決議,那個決議就是要進行逐條審議、逐條表決,在沒有經過公聽會之前,不會進入審議程序等等。」我要問的是,在我們這個法治國家中,有關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的解釋適用,是由行政部門或立法部門透過個案喬的方式加以處理,還是依循法治國的原則來解釋適用?如果今天是按照立法院的決議凍結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六十二條的解釋適用,請問陸委會其法規依據何在?在憲政民主的體制下,應該如何加以處理和認識?我要再次呼籲大院,立法院對不起人民,因為在2010年簽訂ECFA時,民間團體就強力提出呼籲和要求,必須將兩岸協議的審議、簽訂、監督予以法制化。過了3年,現在已經是2014年,這部法律還看不到到底在哪裡?今天大院在進行攸關台灣未來的服貿協議審查,可是到底是適用什麼樣的審查機制?大院有人知道嗎?全台灣有人知道嗎?

其次,上次陸委會報告針對開放印刷、批發、零售的流程指出:「明定許可程序應有客觀、透明的標準;主管機關應在一定時間內通知申請案審核結果;對於影響服務貿易的措施,賦予行政救濟的權利,……」當時我提出正面的質疑,請問陸委會知不知道中華人民共和國目前建立的行政救濟審查機制的時效性?知不知道什麼叫做立案難、執行難、判決難?對於正在中國打拚的台商的司法救濟權利面臨的困境,陸委會有沒有基本的掌握和認識?結果王郁琦主委回答說:「我們還是必須盡全力為台灣民眾爭取所有可能的權益及保障的措施;……在現有機制之下,我們還是會盡最大的努力爭取。」陸委會在官方報告白紙黑字地告訴大家,服貿協議的簽訂有助於客觀、透明的標準,也有行政救濟的權利。他們認識到目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行政救濟體制根本就不獨立,救濟的程序和機制是空洞化,不具有時效性。陸委會又說,他們會盡全力幫大家爭取權利,可是請問陸委會在這次服貿協議當中涉及行政審核最後的許可結果,到底爭取了什麼?不論是協議的文本還是附件當中,官方的報告必須對自己所說的話負責任。現在非常具體的問題是,陸委會到底爭取到什麼?

在上次公聽會中,本人提出若干問題,但是陸委會王主委還沒有回答。其中包括:我國政府如何確保中國中央及地方行政許可審核程序之「客觀透明」?台商在中國法院如何獲得有意義、公平、具有時效性的司法救濟審查機制?這兩個問題的回答取決於陸委會對現況的掌握,也就是台商在中國做生意,如果在行政上遭受到刁難,想要循行政救濟程序來加以救濟,請問救濟的時效性到底如何?請陸委會提出具體的數據來說服我。

最後一個問題是,在服貿協議中,所謂「簡化台灣圖書進口審批程序,建立台灣圖書進口綠色通道」之「其他承諾」,其具體審查程序及標準是什麼?這個問題在上次公聽會提出後,還沒有獲得回答。

經濟部提出的報告指出,根據國際的文獻,自由貿易的協議、外資的投資並不會影響勞工的就業。我現在舉出一份美國簽訂NAFTA之後所做的分析研究報告,其中說明NAFTA的失誤已經造成美國全國性就業人口勞工失業的衝擊。這份報告還畫出具體的圖表,清楚評估出在美國各州所造成的job loss的數字到底有多少。請問經濟部對這件事有沒有做到?中經院的學者有沒有看到這樣的分析報告?如果有看到,在官方報告中還告訴我們說,不會造成就業的衝擊,整個來說是利大於弊,還會增加勞工的就業,請問依據何在?

上次我曾經提出來,在美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時,實在無法想像聯邦政府會沒提就業衝擊影響評估,也沒向國會報告!但勞委會卻在提供給大家的報告當中提到,陸資及外資來台有助於增加並創造國內就業機會,且已經確實增加僱用本國勞工。依照經濟部委託中經院的評估報告指出,服貿協議簽署後的總就業人數可以增加,並說我國服務業具有優勢。

現在所秀出的這投影片是美國在與南韓簽訂FTA時所提出的就業衝擊評估報告,這份報告整整有46頁,非常清楚告訴大家這份評估是怎麼算出來的,在何種情況之下對於就業會有衝擊,而在何種情況之下對於就業不會有任何衝擊!這些報告在網路上都有,所以我要拜託勞委會的官員,看看別人簽訂FTA時所提出的報告內容,再回去看看自己今天所提交給立法院的報告,然後捫心自問,你們對得起人民嗎?可以清楚畫出每種產業及就業人數的影響評估,且告訴大家趨勢何在嗎?但如果沒有掌握產業現況,不知道哪些產業的勞工就業會受到衝擊時,就要談政府有任何補助與輔導,甚至說我們是優勢大於劣勢,那麼我必須不客氣地講,這是一個不負責任又愚民的政策!礙於時間關係,我先報告到這裡,謝謝!

主席:黃教授所提的問題非常具體,可否請黃教授提書面給我們?因為當中涉及陸委會、經濟部、文化部及勞委會,所以我們會請這些部會針對問題一一答復。

← 第十五場公聽會:台灣勞工陣線孫友聯秘書長 第十五場公聽會:東吳大學法學院歐陽弘助理教授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