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3 years ago

請海基會林董事長發言。

林董事長中森:主席、各位委員。今天公聽會特別指定要海基會說明的大概有兩項,第一位是公民覺醒聯盟林祖儀發言人,他說他要帶網民來請教本會,假使對方不依協議履行的時候,如果有爭議,我們要怎麼處理?事實上在協議文本的第二十條已經訂得很清楚,雙方關於本協議的解釋、實施和適用,假使有爭端的時候,是依照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第十條的規定來處理。

ECFA第十條的機制是這樣的,假使協議有爭議的時候,首先由兩會簽署一個爭端解決的協議來解決,這個爭端解決的協議,事實上已經經過兩年多的協商,在第9次會談的時候,雙方都希望在第10次會談時能夠簽署這個協議。不過在ECFA第十條規範裡面也說明得很清楚,在爭端解決協議還沒有完成簽署之前,我們可以透過雙方協商來解決,也可以透過兩岸在ECFA裡面所成立的經濟合作委員會來協商解決。

目前我們雙方的經濟合作委員會已經開過五次例會,過程都非常順暢,我們例會的首席代表就是現在在場的卓士昭次長,陸方現在是由高燕副部長代表。事實上,剛剛才在今年的12月9日到12日開過第五次例會,所以我們之間是有一個可以處理的機制,這部分在文本裡面已經有規範,這一點我在這邊說明。

另外是黑色島國青年陣線洪瑞璞小姐特別關心的,當時我們在上海為什麼擅作主張把這個協議簽下來?事實上這當中大概有一點誤會,我要特別說明一下。我們簽署協議有一個程序,第一個程序就是關於會談時要協商什麼議題,首先要經過兩岸的溝通,溝通過以後再各自完成程序。在我們這邊,議題要進行以前一定會經過政府授權,我們這邊就是經由陸委會授權。

有議題之後,我們海基會才會安排各相關業務主管機關進行一系列的業務溝通和協商談判,業務溝通、協商談判是由負責各業務的主管機關去進行業務的溝通、協商談判。服務貿易協議不是突然冒出來的,它是經過兩年多的業務協調、溝通談判,經過十幾次的談判。

這個過程我早上也報告過,它是秉持利益極大化、衝擊極小化的原則,由我們的業務主管機關在簽署協議之前,和業界做過兩年多的溝通,在這個過程當中,當然不可能和每一個業者溝通,也不可能和每一個民眾溝通,而是和業界的代表、公會、協會,或者是適當的代表進行充分的溝通。溝通完以後,在我們簽署協議之前,立法院也辦了三次專案報告,當中還有一次是秘密會議的報告,事實上我們是有做過這幾場報告。

協商談判完成之後還有一個程序,就是必須經過業務主管機關,然後到陸委會,再由陸委會報到行政院核定,核定之後再授權文本的內容讓本會去簽署協議。所以我們6月21日簽署的協議,完全是依照政府的授權去簽署的,並不是它突然冒出來,我們就擅作主張簽署協議。

以上幾項說明,請指教,謝謝。

← 第十三場公聽會:勞委會職訓局賴樹立副局長 第十三場公聽會:勞委會職訓局賴樹立副局長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