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主席:由於有多位與會者提到畜牧業,尤其是畜牧技師的問題,我們請農委會王副主委來說明。

現在請農委會王副主任委員發言。

王副主任委員政騰:主席、各位委員。聆聽各位學者專家對於服貿協議的諸多寶貴意見,我們敬表敬佩。對於特別涉及農業議題的6發言者當中,有3位是學者,3位是產業界的先進。學者專家的意見中有關心,有提醒,有鼓勵,當然也有建言。農委會站在業務執政的立場,對各位都非常感謝。我謹就這幾位先進所提出的意見和疑慮之處,綜整回應如下。

第一,對於這段期間,畜牧業的顧問服務業號稱和公協會產業團體溝通過,但究竟是溝通還是單向做教育的問題,我向各位報告,確確實實是在溝通,不但是溝通而且是雙向溝通。就連今天由執政黨邀請、推薦的3位專家代表,我們也請他們到農委會交換意見,絕對沒有一言堂的狀況。

第二,如果雙方有溝通,那麼到底產業界反映的議題有哪些?普遍講起來,對畜牧產業這部分提出的意見,主要是擔心服貿協議簽署後,開放畜牧業顧問服務業造成大量引進勞工,而零售、批發交易、經銷及倉儲的開放,會不會導致陸資壟斷農產品物流系統,包括若干陸資進入這個行業後,是否可能造成壓低薪資的情況。

接下來我會一一提出答案來說明,以顯示我們溝通是雙向的、認真的,當然也包括最後壓軸的宋永義教授所提到的問題。宋教授是我的老師。剛才他特別談到,既然我們評估畜牧業顧問服務業沒有市場,影響也不大,又何必去惹這個麻煩?我向各位報告,事實上我們很清楚,台灣不但要跟大陸來往,而且也要跟國際經貿密切發生關係。在這種情況下,即使我們農業量體比較小,知道自己的強項和弱勢,也必須一方面走出去,另一方面要評估自己是否能夠承受得了。

農委會對農業議題做了農林漁牧的各方評估,覺得以我們畜牧產業的知能、技術和產業水準,更重要是產業鏈結構來看,如果開放畜牧業顧問服務業,應該禁得起競合關係。因為到目前為止台灣在這方面的平均水準,事實上是高於大陸的。假如選定這一項開放,現在看起來雖然市場不大,但影響的部分恐怕是利大於弊。以這一項投石問路,互相給彼此一個機會把餅做大,而且農業的適度加入也不致造成整體經貿發展的絆腳石,所以我們覺得還是值得以此做為一個開始。

其次,對於幾位學者專家提到,其實這幾年有幾位相關的農業專家學者往返兩岸之間,到底他們所為何來?有沒有隱藏什麼不良動機?會不會想藉此形式,行開放大陸勞工進入台灣畜牧業之實?事實上,服貿協議內容講得非常清楚,這個部分完全沒有涉及勞工的開放。沒有藍領階級的開放,這是非常明確的。因此我們有自信,相信動機是非常單純的,單純為了經貿發展,並沒有不能見諸於人的不良動機。

也有人擔心服貿協議簽署之後,陸資會進入我們農產品物流的體系。他們來這裡投資、佈點之後,甚至有可能在建立物流通路之後,大量或專門引進大陸的相關貨品。我向各位報告,服貿協議也沒有牽涉到貨品貿易協定。有關貨品貿易協定是另外一個部分,相關的審議或管制、管理等等,是政府另外在做協談和處理的,不可能利用服貿協議來夾帶這些事情。

關於會不會因為開放畜牧業顧問服務業,造成所謂高科技門戶洞開、大量流失的問題,我向各位報告,就像宋教授剛才特別提到,之所以要括弧、註明把家禽的孵育、家畜禽的配種排除,看起來有點畫蛇添足、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其實農委會的出發點就是知道,在畜牧產業中品種是最重要的基礎。我們最珍貴的也是種原。有了好的種原,接下來如果有好的繁殖技術,就可以有良好的發展。不論是動物生產或植物生產都一樣,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關鍵,所以現階段縱然我們努力要簽署服貿協議,也不會開放這個重要的關鍵點。我們是基於這樣的出發點,更何況鄒信南總幹事也提到,平均起來台灣的經濟動物產業水準較大陸高。但是我們也不能忘記中國大陸這一、二十年來的經濟發展。有些產業呈現出跳躍式的進步,直接引進比台灣更先進的整套歐美產業鏈,包括生產技術、管理和資金。所以我們也要提醒國人,千萬不要忽略這一點。

其實最先進的動物生產技術水準,大陸恐怕不會輸給台灣。也就是說,以他現在的條件,如果想要取得動物生產方面的高科技,事實上也有滿多的管道,所以這方面我們可能要從正反兩面多方去考量和觀察。還有,廖總經理方才提醒我們,大陸頂尖的產業管理或技術階層人員,如果可以透過服貿協議提供台灣有關畜牧產業的技術服務和顧問服務,其實對台灣來說也是一個機會。換句話說,這部分我們也可以從正面來看待。

對於早上吳教授關心的,農委會是否有針對陸資投資物流做過分析,我向各位報告,農委會有做分析。其實台灣從98年開始就開放陸資做一些物流的投資。在農業這方面,根據我們調查結果一共有76個投資案。這76個案子到底投資在哪裡、做什麼事情、經營的狀況如何,我們都做了分析。我們之所以敢說,看起來影響是我們可以接受,並沒有不良的負面,當然是經過這76個案例分析後所做的研判。

我們允許陸資投資物流系統中的零售、批發、經銷和倉儲部分,卻特別禁止經營農產品批發的交易市場。也就是說,他可以經營批發和交易,但是不能經營市場。至於倉儲,也是一個很大的、重要的物流點,所以我們也特別規範投資金額不得高於50%。換句話說,我們注意到經營權和掌控權。這是正常情況下我們所做的考量和設計。如果有異常狀況的話,我們有其他相關法規,包括投審、公平會等等,當然要去注意他。

今天下午黃新田總經理和鄒信南總幹事有提出一些建設性的意見。他們兩人和廖總經理有一個共通的見解,即呼籲政府要重視配套,然後從正面來看待這件事情。就是說,有競爭,更重要的是也有合作,所以,如果能從藍海策略觀點看待畜牧之顧問服務業的開放,其實雙方可能都共蒙其利,但就是大家要有一個很好的準備,也要做好多元配套措施,這是理所當然,也是我們應該要注意的事。

總括來說,農委會充分體認到經貿立國,而我們又是海島型國家,國際往來,包括跟中國大陸的經貿來往,是必要且必然的。我們也很清楚,兩岸的這種特殊關係,加上彼此產業的量體差異比較大,所以,有些地方我們的確必須嚴謹,我們一定會步步為營,從正面看待這個事情,並做好準備,由此角度期望產官學大家一起合作。以上報告,謝謝。

主席:謝謝副主委周詳且不厭其煩的再三說明。

← 第十一場公聽會:經濟部卓士昭次長(2) 第十一場公聽會:台灣綜合研究院戴肇洋研究員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