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主席:請台灣綜合研究院戴肇洋研究員發言。

戴肇洋研究員:主席、各位委員。很高興有機會接受邀請來參加今天的公聽會。關於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何去何從,最近確實產生了許多爭議,其實我對於此事一直抱持著正面的態度。大家可以回想一下,過去我們也曾和其他國家談自由貿易,包括1980年代我們和美國談貿易自由化、90年代加入WTO等,當時大家好像沒有這麼關心,這一次卻引起大家的關切。雖然大家各有不同的看法,但基本上,我是抱持著比較樂觀和正面的態度。其實大家關心、重視是一件好事,因為重視,我們才能找出我們真正需要的東西;因為重視,我們才能知道我們的競爭對手是誰、我們需要採取什麼因應策略。

這次我們談判的對象是中國大陸,不僅地理位置相當接近,雙方之間也有許多政治或其他方面的因素存在,但再怎麼說,我都認為服貿協議會有正面的影響。

從早上到現在,我聽了很多前輩的發言,有些我就不再贅述,在此謹就四個角度來看這個問題。首先,從市場競爭的角度來看,或許大家沒有注意到,最近主計總處公布了臺灣的貿易條件指數,這個數字不斷在惡化當中,何謂貿易條件指數?亦即我們出口1元的產品,能夠換回多少進口的產品。假設2000年是100元,目前就只剩下70元。由於臺灣是一個缺乏資源的國家,很多東西必須仰賴進口,但即使國際原物料價格持續上漲,業者卻因為害怕失去市場而不敢漲價。因為我們是以代工為主,缺乏品牌,導致貿易的競爭力持續下降,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是不是要自立自強?我剛才講的是製造業,其實貿易條件指數也包括了服務業。大家可以觀察到,我們服務業國際化的進程非常、非常慢,所以如果能夠開放服務業,會對我們臺灣的競爭有力所幫助。

接下來,我們來看一下我們的競爭對手──韓國,雖然韓國的指標也在下降,但是下降的速度沒有像我們這麼快。我們每次講到貿易就會提到韓國,因為它是我們的競爭對手國。韓國在2003年公布了FTA的藍圖,距今剛好10年,這10年來,他和許多國家簽署了FTA,包括歐盟和美國。明年中國大陸很有可能會和他簽署FTA。一旦簽署之後,他們就囊括了全球幾個主要的經濟體。倘若日本也和他簽FTA,其自由貿易涵蓋度可達8、9成以上。反觀我們臺灣,雖然過去我們有和幾個國家簽署貿易協定,但比例還不到0.5%。儘管之後我們兩岸有執行ECFA早收清單,但也只不過是5%、6%而已,比例不高。如果我們再不努力開放、加強FTA的洽簽,我們的市場就會全部被韓國搶走了。

我再舉一個例子來說明,當年的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就像今天的臺灣和大陸一樣,兩國之間僅隔一個水道。但是新加坡獨立之後,採取開放的態度,引進許多國際的資金和一流的人才;反觀馬來西亞就相對保守。時至今日,我們可以從一件事情來觀察,請問馬來西亞有哪一所大學很有名?新加坡有2所大學擠入全球百大。請問目前新加坡的競爭力為何?當年新加坡的國民所得和馬來西亞是一樣的,但目前新加坡的國民所得卻是馬來西亞的3倍,這代表什麼?代表開放能夠提升競爭力。

第二,我們從產業結構轉型的角度來看,臺灣要不要轉型?我們一直在說以前的時代怎麼樣,但那都已經過去了,現在我們的鄰國包括大陸和東南亞國家都進步得很快,如果我們再不思轉型,未來將何去何從?我一直在講一句話,沒有夕陽產業,只有夕陽企業。我一直強調,絕對沒有夕陽產業。請問衣服是夕陽產業嗎?不是!現在衣服可以做到具有防水的功能。此外,當年我們開放麥當勞來臺的時候,大家罵聲連連,結果麥當勞卻促成了臺灣飲食產業的進步。其次,便利超商也是一例,剛才有人說便利超商導致雜貨店的消失,但其實也有很多是雜貨店轉型為便利超商。除此之外,早上有幾個殯葬業者提到殯葬文化的改變,他們用更好的禮儀方式來服務,讓我們的文化得以提升,上述這些都是開放的結果。如果不開放,要怎麼引入國外先進的東西?臺灣產業走到今日,必須以服務業為先鋒,用創新的思維來經營,這樣我們在國際上才會有競爭力。

第三,從企業經營的角度來看,服務業和製造業的性質是不同的,服務業有一個很重要的性質,製造業有產品可供比較,品質好壞我可以看得出來;但服務業是無形的,它比較的是創新、服務品質和信賴感,如果我們的服務業夠強,我們會怕人家來競爭嗎?以理髮為例,即使這家店離我家很近、很方便,但我認為它不夠好、對它沒有信賴感,我寧可到很遠的店家去,因為它會讓我覺得有安全感。同理,如果我們服務業的品質能夠不斷創新,內涵不斷增加,何必懼怕外界的競爭?所以從企業經營的角度來看,我認為只要公司夠強、能力夠強的話,不用怕人家來競爭。

第四,從國際大環境的角度來看,WTO多邊談判的進展停滯之後,國際間的區域整合越來越盛行,其中亞太地區為全球進展最快的區域。我畫了一張圖,把亞太地區畫成幾個圈圈,從這張圖你可以發覺臺灣逐漸被邊緣化,東協擴大到東協加一,TPP談判已經在進行,RCEP也正在推動,請問我們臺灣在哪裡?上述幾個組織我們都沒有參與,我們好不容易才和紐西蘭及新加坡簽了自由貿易協定,既然我們參與多邊組織不容易,那雙邊組織是否應該加速進行?如果連這種低標準的協議都沒辦法和大陸簽的話,未來更高標準的協議要怎麼推動?想要和美國那種先進國家談自由貿易,他們要求的開放程度是非常高的,我們連最低標都無法開放,要怎麼和先進國家談?當初大陸是以開發中國家的身分加入WTO,而我們是用已開發國家的身分加入,所以大陸有很多項目還不如我們,在這種情形之下,如果我們對自己都沒有信心的話,請問我們將來該怎麼辦?對此,我覺得很感慨。

儘管服務貿易協議引起許多爭議,但對於這件事情我還是滿肯定的。在座有很多政府官員,我認為未來政府在推動服務貿易協議及相關政策時,有幾件事情一定要去做。我們有必要讓業者了解,未來我們服務業的整體戰略為何、國家的整體戰略為何、未來的開放方式為何等等,不要突然丟出這個議題,讓人有措手不及之感。除了戰略之外,我們也要知道我們有什麼戰術、各行各業的優劣點為何,這些都要讓業者知道,因為業者恐怕沒有時間去分析。透過研究分析,我們可以幫助業者了解,未來該行業開放之後會面臨到什麼樣的困境、會有什麼樣的優劣勢、可以利用什麼資源等等。這些都是未來政府部門該做的事。有了戰略和戰術之後,我們還要提出配合措施,例如要如何補貼、救助和輔導弱勢產業,因為服務業之中有99%是中小企業,我們要幫助這些中小企業脫胎換骨,這樣的責任是很重要的。服務貿易協議從6月討論至今,已經紛紛擾擾四個多月了,以上是我個人整理相關資訊之後的淺見,期盼能就教於各位,謝謝!

← 第十一場公聽會:世新大學口語傳播研究所張正忻研究生 第十一場公聽會:農委會王政騰副主任委員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