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現在就請政府單位做個回應,請陸委會王主任委員發言。

王主任委員郁琦:主席、各位委員。聆聽了一天各位學者專家及業界先進的高見,各位殷切的叮嚀,我們都謹記在心,我相信其他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就各位在相關產業所提出來的問題,待會就會有相關的回應。

陸委會在此針對大家對國家安全的憂慮來做個回應,首先,在現行的規定中,對於陸資來台,事前就要進行聯合的審查,而是否會影響國家安全,本來就是審查的一個重點,像過去陸資來台投資審查的過程中,也是基於類似的考量,所以就沒有讓他們進來,縱使陸資已經進來台灣了,如果後來的運作上真的可能影響到國家安全,則根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規定,相關的機關也可以對其做出輕則裁罰、重則要求撤資等做法,所以我們對國家安全的重視,與段委員以及所有提出此項疑慮的學者專家及業界代表一樣,即我們都是非常重視的,包括在資通訊產業中,其實過去政府對於中國製的通訊產品的使用,就有非常嚴格的審查,現在我想用台大鄭秀玲教授的簡報中關於國安的部分來做一個簡單的回應。鄭教授過去比較少涉入政治,而且他具有經濟的專業,所以在社會上是有相當的影響力,他的一些說法如果沒有經過釐清,事實上很容易對民眾造成誤導,所以我想用他的簡報中關於國家安全的部分來跟在場所有人做個說明。

首先,鄭教授簡報第17頁關於國安的部分有4點,第一點就是會重傷印刷出版業,會危害言論自由,其主要的論點就是受到上游的中資印刷廠,以及下游的中資發行通路夾擊,生存與言論自由都受到嚴重威脅。關於上游的印刷業,在這次的服貿協議中,是不能夠讓其獨資進來的,必須跟台灣既有的印刷業者合夥,而且合夥股權不能超過50%,至於下游的通路業,批發零售業雖然已經開放,而服貿協議尚未通過之前開放陸資的部分,已經將圖書的批發零售業的部分開放給陸資進來,同時之前也有陸資試圖要進來台灣投資,但是經濟部投審會的聯審機制都沒有一件准許,所以現在是沒有任何一件陸資圖書批發零售業在台灣經營,各位可以想像一個出版業要出版一本書,上游找不到一家印刷廠願意幫他印,下游找不到一個通路願意幫他賣,這是很難想像的事情。

現在網際網路發達之後,任何人有什麼意見、言論、想法、著作,透過網路隨時都可以跟全世界來傳播,所以台灣的言論自由不會因為這次印刷裡面有50%限制的印刷業開放,以及現在已經開放的圖書批發零售業,再加上至今沒有一家陸資批准進來台灣的情況之下,而會影響、危害到台灣的言論自由。

鄭教授第二個國安的考慮,是無法保障個人的網路、電信和金融隱私,而他引用交通大學資工系教授林盈達表示,經濟部的官員會說我們只開放較不重要的第二類電信,但對許多人而言,上網通訊的重要性大於電話通訊,而我們要開放的就是網路服務這一塊。當然鄭教授可能會說這是林教授的講法,而非他的講法,可是這次在網路服務所開放的的項目是跟一般人所用的網路沒有關係的,雖然今天沒有NCC官員在場,但我可以幫忙說明一下,因為我對這一塊還算有相當的了解,這次服貿協議中第二類電信所開放的部分,包括傳呼中心(call center)、傳真存轉、數據交換網路,數據交換網路指的是X.25及ATM那種現在已經很少人使用的技術,這跟我們現在一般人使用的網路服務是一點關係都沒有,且在上次內政委員會的公聽會中談到網路電信服務這一塊時,相關業者講的很清楚,這次服貿所開放的業務占整體相關電信服務的產值是微乎其微的,所以其影響並沒有那麼大,更何況這部分其實都有相關的法規來加以監督。兩岸協議監督聯盟賴中強律師也表示,兩岸銀行各自在對岸設據點,面對雙方金融監理機關的業務檢查,則客戶信用資料、財務資料在兩岸主管機關間流傳,很難避免。我想任何一項業務如果到一個地方去做生意的時候,受到當地主管機關的檢查,尤其高度管制的金融產業,這是非常合理的現象,但若據此推論兩岸之間的主管機關會互相流通資料,這點實際上是沒有任何的基礎,因為我們的金融機關對我們境內金融機構做檢查,跟他們的機關對其境內機構做檢查,不必然就等於這兩個機關之間要進行資料的流傳,更何況我們的確有相關的法律對於資料的跨境傳輸來做規範。

第三個疑慮就是中國網路監控,危害我網路中立。我們對中國在電腦服務上開放資料處理服務(入口網站經營)、資料庫服務(網站代管)等項目,中國業者會配合其政府,嚴密監控我網路’且提供使用者的個人資料與傳輸內容給中國政府。事實上,資料處理服務根本不等於入口網站經營,還有’資料庫服務根本跟網路代管是兩碼子事,網路代管是所謂C-Location,這部分是NCC主管的業務,所以跟經濟部主管的資料庫業務根本是兩碼子事,縱使今天資料處理的服務以及資料庫服務如果陸資有可能來經營,也都必須遵守台灣的法規,也就是說,今天所有的行事作為都必須符合中華民國的法規,所以如何去配合中國大陸來嚴密監控我們的網路呢?如果把這樣的資訊傳到大陸去,就違反了我們的法律,我們的政府就可以根據相關的規定來加以處罰,所以這樣的推論是出於一個沒有事實基礎的無端憂慮。

第四個疑慮就是交通運輸大規模開放,影響我國家安全。裡面提到若中國業者藉故關閉台北車站或雪山隧道,交通癱瘓帶來的國安衝擊可想而知。我實在無法想像台北車站跟雪山隧道會賣給一個陸資,更別提現在台北車站跟雪山隧道是屬於非賣品,然後現在政府的政策也沒有要將其民營化或是要賣給誰,若這樣的假設及憂慮並沒有奠基在事實的基礎之上,其實很容易造成民眾無端的憂慮,這也是一個我們比較擔心的部分,當初政府在推動兩岸直航時,也有人憂慮大陸的軍機會不會跟著民航機後面來突襲台灣,這樣的說法也都甚囂塵上,事實上,在兩岸進行三通之後,自然而然這些謠言就這樣煙消雲滅了,我們對於國家安全的重視,大家都是一樣的,政府也非常小心翼翼的在面臨國家安全的把關上,用非常謹慎的態度來加以因應,但是對於一些國家安全的憂慮,基本上必須奠基在事實之上,還有,任何對於政府善意的提醒我們都是非常的重視,但若沒有這樣事情的存在而過度的憂慮,只會引導民眾做出一個與事實不符的憂慮,以上做一個簡單的回應,其他的部分,相信其他主管機關會再說明。謝謝。

← 第九場公聽會:台灣勞動與社會政策研究學會張烽益執行長 第九場公聽會:中華民國髮藝美容造型技術指導員職業工會全國聯合會陳英玉理事長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