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主席:請中華民國髮藝美容造型技術指導員職業工會全國聯合會陳英玉理事長發言。

陳英玉理事長:主席、各位委員。很感謝主席給我這個發言的機會,我是代表中華民國髮藝美容造型技術指導員職業工會全國聯合會來這裡發言,其實經濟部有一個數據,就是針對台灣家庭美容美髮支出的一個數據,95年時是659億,100年的消費支出是603億,由此可以看出這是有消退的情形,所以若簽定服貿協議,對美容美髮業界來說是一定會有衝擊的,事實上,國內的美容美髮業是滿競爭的,但在國際自由競爭的過程中,我想這仍是我們必須要去面對的一個問題,以台灣的美容美髮技術來說,其實是受到國家肯定的,而很多先進提到,我們很怕大陸來取得我們的技術,為何不能把我們這麼優良的技術公開讓大家來做一個競爭?相信在公平的競爭之下,一定會有良性的互動及競爭,強者恆強、弱者恆弱。

我想服貿協議的推動是自由貿易過程中必須要走的一條路,在此情況下,對於相對是弱者的部分,應該做什麼樣的補強,則是政府、領導者未來要去衡量、考慮的,也就是說,對於這些弱勢團體,如何透過國家的協會、公會跟商業工會,把這些勞工朋友做一些訓練,做個能力上的提升,讓其技術更具競爭力,這是未來我們要再加強的地方。

目前我們最擔心的就是勞工的問題,如果政府在服貿協議中的監督是採嚴格、謹慎的態度,只要是違法的陸資、中資進來,希望除了有一流的法律外,還都能夠澈底去執行,若發現有不可行的時候,就儘速去看看要如何補強,這是未來我們應該關注的一個點,畢竟我們還是必須朝國際化的方向來走。

再來,在美容美髮業界,不是只有高價位、中價位,甚至還有低價位的服務,如果技術方面是可以被肯定的,則未來是不怕與人競爭的,因為只要一害怕競爭,將來就有可能會被淘汰,尤其美容美髮業是一個朝世界潮流趨勢走的行業,在國家辦理比賽的過程中,台灣都獲得很大的肯定,甚至都能夠得到很好的名次,所以為何怕人家會進來跟你競爭呢?除非是自己準備得還不夠。其實政府能夠給勞工及企業主最好的保障就是讓其達到一個良性的互動,包括在推動服貿的過程中,未來企業主若有遇到任何的問題,政府是否能去了解相關的問題,然後來做個補強,甚至當勞工的福利真的受損時,能否給我們這些弱勢團體或是快要沒有辦法生存的團體提供一些訓練或是補助,我們希望未來可以朝這個方向來走。針對這次的服貿協議,我想大家都是為了台灣好,也為了下一代好,所以我們應該共同去努力,把相關的困難點來做一個克服。謝謝!

← 第九場公聽會:台灣省洗染業職業工會聯合會黃國旗理事長 第九場公聽會:翻譯業者洪維劭老師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