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主席:請臺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葉大華秘書長發言。

葉大華秘書長:主席、各位委員。接在理事長後面來談有關服貿對美容美髮產業的衝擊,我今天的發言身分有兩個,一個是針對臺灣的青少年族群,因為我們知道服貿的衝擊攸關未來,臺灣16到29歲這一代、甚至30歲的年輕人,他們未來的就業處境的發展。另一塊,我的身分是建教生的發言人,建教生聯盟在這次的服貿爭議上也看到了美容美髮同業公會面見了江院長,後續發酵引發想要修正建教專法的爭議,我等一下的發言僅就這兩部分進行回應。

第一點,根據經濟部提供的書面報告指出,臺灣美髮美容業的市場已經飽和,而且發展有限。臺灣美髮美容的技術基本上發展得比中國好,這點前面發言的業者都提出來了,因此,開放技術比較差的國家來臺灣投資,我左想右想大概只有兩個理由,不是要學技術就是要搶市場,當然,資金的轉移後面會有財團的思考,不過如果就學技術的層面,就目前官方的說法,因為目前不開放藍領勞工,所以很難有技術移轉的問題,不過要提醒的是,連業者都說了,短期內服貿開放中資來臺的影響有限,但是將來長期搶市之後就很難說了。中國老闆有可能透過兩岸人才交流等各種名目引進學徒式的建教生,相較臺灣美髮美容業者,他們進用建教生的進用成本可能幾近於零,這部分會不會造成排擠本國建教生就業及實習的機會呢?相關部門有沒有做過相關的評估?將來中國經過長期的搶市之後,可能獨資日增,目前雖然不開放藍領勞工進來,但是依據服貿協議第十七條「承諾表的修改」條款講得很明白,3年後就可以隨時修正,而且只能高,不能低於之前承諾書的要求,也就是說,將來3年後,中國方面想單方修正開放藍領勞工,不僅針對美髮美容業,還包括其他開放的服務業,我們將來想踩煞車、走回頭路,回不回得去?我覺得官方對於這部分一直沒有做到資訊透明的說明。也就是說,我們現在幫年輕人想的不是現在進來的衝擊而已,更要評估未來3年、10年後,修正之後、開放後,萬一單方想要調整修正承諾書時,這個機制跟將來對於已經造成的傷害衝擊的補償到底要怎麼處理。另外一點,現在美髮美容業是建教生最大宗職場見習雇主之一,以目前臺灣一年建教生將近2萬到1萬多,今年大概1萬5,000人,在這當中排名前三名,美髮美容業是第二大的雇主。

在服貿爭議中,美髮業者開了第一槍,為什麼?理由很簡單,想趁服貿的亂局下修今年我們好不容易通過的建教生權益保障法,去面見院長或遊說的業者或學校,基本上都是屬於比較大型連鎖業,我們必須講,對於中小型個體戶美髮美容業要進用建教生的門檻其實很嚴格的,所以會去面見的都是大型連鎖業,他們用的這些美髮建教生是最多的,因此,願意從事美髮美容業的基層穩定勞動力越來越少,不只是少子化的問題,有很大部分是目前連成年勞工都很難想要進入美髮美容業從事基層的設計助理或美髮業者,能賺到錢的大概都是金字塔上面5%的業者,大部分基層勞力的供給來源是建教生,如果現在中國進來搶市,它可能帶來兩種人,一種是高薪挖角的設計師,另一種就是壓低進用成本進來的基層設計助理,也是我剛剛再三強調的,中國會不會用各種人才交流的名目引進學徒制的建教生,這部分我們完全沒看到相關部會有任何這方面的評估和說明,在這當中,本國的建教生和中國可能利用各種名目引進的基層設計助理是我們所關切的。相關的業者一直趁這個局勢希望再下修回原來建教專法所保障的建教生的基本權益,這部分我們就會思考難道要再讓美髮美容業者去背負這樣的惡名,重蹈覆轍去降低、剝削基層建教勞工的勞動成本嗎?

除了美髮美容業,如果在這一波挾這個態勢下修我們建教專法,是不是其他服務業也可以比照辦理?那我們要勞委會訂那麼多勞動條件的法令幹嘛?乾脆廢掉好了,反正全部自由化,由各行各業自行去與中國相關的業主、要進來的人去談他的勞動薪資就好了,我們何必要有國家的機制呢?所以我們的立場是堅決反對相關的業者透過服貿協議,挾帶修法、魚目混珠,建教專法是為了解決45年來建教合作制度淪為剝削弱勢建教生的良方,絕對不是為了終結建教合作體系而制定的惡法,這部分絕對是可受公評的,也希望相關委員能夠站在這個上面去把關我們下一代的勞動條件,尤其是這一些弱勢的建教生,還有想學一技之長的青少年。

另外,假如開放後對本土產業與從業人員的衝擊高於開放效益,我就不知道為什麼要開放美髮美容業這樣的服務業,唯一開放的理由就是可以藉由試水溫、占市場,最後形成市場壟斷,最後我們擔心的是市場壟斷,難道我們要為開放而開放嗎?前面有位發言的前輩提到說壓力團體要好好把關,保護主義到底在保護誰?我覺得他的提問很好,我要回應說,保護主義難道只有保護弱勢者嗎?絕對不是。保護主義也要保護我們自己所謂的臺灣競爭優勢才對,假如優勢不保護住,日後形成壟斷後,蠶食鯨吞,就不是沒有競爭力的問題,到時候是連你要競爭的機會都沒有了,我們難道不去想想南韓大規模的保護主義,他們保護的就是南韓人民最基本的競爭優勢,臺灣在做什麼,我們可以捫心自問。

最後,臺灣目前16到29歲的年輕人口總計有456萬人,有將近七成的人會投入服務業,我們如何思考他們未來的勞動處境,開放後他們被迫要面對中國老闆,我們有什麼配套措施去跟他們說,要他們好好跟這些中國老闆相處、做生意打交道,你們上一代有能力去跟中國人工作,但是那是出於你們的意願,但是這一代和下一代為什麼要被迫接受?如果大部分七成的年輕人都要投入服務業,你們如何去畫一個大餅告訴他們不用擔心,我們會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或更好的薪資競爭力,可是卻不用去擔心他們所面臨可能越來越低糜的青年貧窮勞動條件,這部分是我要提出來質問的。所以希望能夠站在更多下一代年輕人的發展立場,好好地去思考,服貿協議思考的不是上一代、這一代的利益,還有下一代他們未來發展的空間與公平正義。

主席:謝謝秘書長,請相關機關和我們大家共同思考我們下一代的未來,現在15歲的建教生未來能有什麼保障,保護主義不光是保護弱勢,也是要保護臺灣繼續擁有優勢的產業。

← 第九場公聽會:桃園縣美容美髮商業公會楊鄧今華創會理事長 第九場公聽會:婦女新知基金會林實芳秘書長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