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主席:請金管會黃副主任委員發言。

黃副主任委員天牧:主席、各位委員。以下謹就金管會對於此次服務貿易協議,有關證券期貨業我方所承諾事項,以及在座的業界代表及專家學者所提建議,提供金管會的意見。剛才兩位學者提出了兩個很好的講法,我就以之做為引言,周教授特別強調國內的金融機構很重視風險管理,沈教授特別強調雖然大陸的商機是有風險的,但是希望政府還是給業者一個機會,讓業者自己去判斷如何去承擔並管理此一風險。我想金融機關是受到主管機關高度監理的,這和一般產業不太相同,所以,金管會對兩岸金融的開放也抱持著做好風險管理之下的開放。我在前一場公聽會中提到,兩岸互設機構的開放是起始於監理合作,我們於98年4月26日在南京簽署了兩岸金融合作協議,其中關於互設機構有三原則:互惠、市場秩序及競爭特性,就是考量到兩岸金融的發展及規模不相同,絕對不可以一對一,必須考量市場秩序、競爭特性及互惠原則,所以後續我們在98年年底簽銀行證券保險監理合作備忘錄,乃至於在今年1月29日簽證券期貨監理合作平台,都是本於此三原則,在互設機構的前提之下,與對方諮商談判。所以,此次服貿協議中有關證券期貨,我們從對方得到的,與我們同意給予對方的內容,也都符合此三原則。

方才業界代表提到,我們的券商在大陸設24個辦事處,到目前不能營業,但這次我們給了三個全資全照的51據點有控制權,至於其他在金融改革試驗區,目前有7個,可是據我們的了解,不止是7個,在這7個或更多試驗區中,只要安排得宜,因為對方的股權不限於一個,雖然我們是49%,可是對方的股東如果是兩個的話,我們還是有控制權,所以,不論是券商、基金公司或諮詢公司,我們都可以取得控制權,而且是全牌照,這對我們台灣的證券期貨業者是一個機會,期貨雖然是只有49%,可是目前大陸開放給外資的,最多也只有香港的49%,所以,我相信我們的機會還是有的。

至於我們提供給對方的條件,我也在此回應黃理事長及林理事長的指教,我們非常感謝他們對國內金融發展的關心,不過,我們此次對於大陸證券期貨業者沒有提供任何實質來台經營的機會,只有設立代表辦事處,它沒有任何機會升格為分公司、子公司,它只能蒐集商情。其次,有關QUDI,剛才業界代表說過,這不是實質投資,就像外資投資台灣的股市一樣,由現行的5億提高到10億,而且對於QUDI來台投資股市,是不是有可能控制到特別的產業?我們都有嚴格的規範,超過10%都要到投審會提出申請,而且不能擔任董監事,不能有控制力,甚至我們在證交所、櫃買中心設有線上監視機制,所以,我們對於陸資來台投資,其實都做了完備的防範機制。

另外,關於有無可能削價競爭及個資洩漏的問題,我想因為對方沒有來台營業,所以目前應無這方面的顧慮。林理事長所提有關銀行的部分,我們對於大陸的投資授信及資金拆借曝險額度是淨值的一倍,目前依據我們最新的資訊,整個的曝險是0.49,約一半左右。

有關陸資來台參股銀行,在股權上,由於銀行法第二十五條中對於股權比例的規範是核准制,超過10%以上皆須經核准,所以不太可能會有控制力。同樣地,我們同意研議大陸證券期貨機構參股我們的證券期貨機構,大家顧慮到是否有控制力?也是不會,因為兩岸證券期貨業往來許可辦法中會有規範,目前其比例還在修正中,將來也不可能允許其有控制力,因為如有控制力,可以廢止其許可。因此,從現階段來講,此次服務貿易協議有關證券期貨的諮商過程中,我們已儘量替業者爭取到最大的機會,我們也儘量考量台灣證券期貨市場的現況,對於對方的要求,我們也合理地給予一些東西,但是也不會立即影響到國內證券期貨市場的穩定及業者的商機,希望服貿協議能早日在立法院通過。誠如方才業者所言,香港已類似比照我們的條件,得到大陸的許可,希望我們能儘快掌握商機,讓業者能到大陸有所發展。

以上謹就各位先進所關心的部分作一簡單說明,我再次代表金管會特別感謝在座的學者專家及業者,各位提供的意見,雖然我們覺得都做好了大部分的準備,不過,我還是要說,政府機關面對民意,還是要很謙卑地傾聽並虛心檢討,我們會好好地去做,謝謝大家給我們的提醒,謝謝。

主席:謝謝相關首長的回應。請教在座的專家學者,是否需要第二輪的發言?如果沒有的話,謝謝各位寶貴的意見,各位的發言,我們將予以歸納整理並彙集成冊,並送交本院全體委員,也會送給各位出席者,所以即使本院委員無法親自到場出席會議,但是每一位委員還是可以從公報中了解各位的發言內容,也可以檢視所有的影帶。再度謝謝各位的出席和發言。現在散會。

散會(16時36分)

← 第六場公聽會:海基會林中森董事長 第七場公聽會:主席張慶忠開場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