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主席:請台商代表沈柏勝董事長發言。

沈柏勝董事長:主席、各位委員。我是台商,在1993年投資中國天津受害的台商。1992年底,我被天津市政府農場局騙到天津去投資,結果在1993年中,我們台方根據合同、根據法律規定已經把全部資金、設備及技術送到天津,而在1993年底驗資完成之後,全部財產就被天津市政府掠奪一空,當時是由天津市政府出面掠奪台商財產,這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這件事歷經20年,這期間無論我們怎麼陳情,到法院去控訴都不受理,也不理你,掠奪台灣人無罪,沒有任何協商餘地,這就是我過去20年在天津投資的下場。

我再介紹另一個案子,有一位名叫黃清根的台商,他可能已經65歲,現在好像中風了,他也是在1993年到天津投資2,300萬人民幣開設工廠,之後他跟當地工廠購買30萬人民幣的貨品,但法院到他的工廠告訴他:你不用還那30萬,因為我們現在要查封你工廠的所有資產。結果法院不允許他付30萬貨款,直接把他2,300萬人民幣的工廠查封起來去賠償這30萬的貨款。中國如此肆無忌憚地掠奪台商,這是多麼可怕的掠奪手法!
本人要在這裡表達,我全力反對、嚴正反對通過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為什麼?去年,101年8月,我們就曾非常嚴正地表達反對之意,我們遊行燒五星旗,並且召開公聽會以說明我們為什麼反對兩岸投資保障協議。兩岸投資保障協議從簽訂到現在,有哪一個台商得到保障?由幾個人在辦公桌上簽一簽字,就決定了一百多萬台商在中國的命運。什麼命運?如果不簽兩岸投資保障協定,台灣百姓在中國還有一個虛的、空有的,但至少它是空有的,什麼內容?就是依法保障台灣同胞的合法權益,還有台灣同胞投資保護法及其施行細則。可是當兩岸投資保障協議簽訂之後,那裡面的內容改變了現狀,中國的強盜掠奪台商不再是犯罪,不是掠奪,也不是搶劫,那叫做發生經濟糾紛,可以進行協商。多麼可怕的台灣百姓的命運!就這樣簽了幾個字,全部的命運都改變了。你們到中國去,沒有一丁點的保障,什麼時候他想掠奪你,只要他一拍板,我要你的財產,你的財產就歸共產黨那些強盜所有。

我在中國20年,看盡了中國人民怎樣被共產黨掠奪,中國人民怎樣去天安門陳情卻被共產黨的武警、公安爆打的情景,我看遍了20年。我也看到很多我週遭的朋友,以及在座的幾位代表,在投資中國之後,財產被全部掠奪了。被掠奪之後,他還來個相應不理,無論你去哪個部門陳情、投訴,統統沒有效果。

我們反對兩岸投資保障協議,我們反對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不是因為我們受害而反對,也不是因為反對而反對,是因為我們現在正在跟一群無恥的、不懂法律的、無法無天的中國強盗打交道,再這樣打交道下去,台灣會一天一天慢慢的進入那個境地,這是我們和中國打交道20年所看到的結果。

為什麼我們去年會反對兩岸投資保障協議?我們不是為了反對而反對,也不是因為我受害了而反對,而是我們真的在跟一群無法無天的強盜打交道;如果我們今天是跟美國、日本、澳大利亞、英國簽所謂的FTA、TPP,縱使要簽百分之百的開放,不要說我是台商,即使我是一個普通的台灣百姓,我都不用有絲毫的考慮,就可以同意百分之百的開放,因為我們可以得到來自國際相應的百分之百開放。這就是我們對兩岸投資保障協議和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看法。謝謝。

← 第六場公聽會:全國金融業工會聯合總會黃玉炎創會理事長 第六場公聽會:中華民國期貨業商業同業公會賀鳴珩理事長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