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主席:請金管會黃副主任委員發言。

黃副主任委員天牧:主席、各位委員。剛才有幾位專家學者尤其是立法委員針對今天的議題提出了很多指教,雖然我們覺得金管會已經做得很審慎,但我們還是要很謙虛的聽取各位對於開放風險的這些指教,我們一定會遵循各位的意見,在未來的監理上審慎規劃,一定會好好去處理各位對我們的期待,這點特別要代表金管會向各位委員、各位專家學者報告、致謝以及致敬,各位對金融發展的關心我們真的要非常謙虛的接受,而且要感謝大家對我們的指教。

以下就彙整幾點向各位報告,第一點,大家關心我們對大陸的風險曝露,其實我們金融監理機關對銀行的曝險非常的重視,而且這個曝險不是單一的曝險,是彙整的曝險,英文叫Large Exposure,就是「大額曝險」,根據兩岸金融業務往來許可辦法的規定,國內的銀行對大陸的投資、授信和資金拆借,整個比率不能超過上個年度決算淨值的一倍,換言之不能超過淨值。不能超過淨值是什麼意思?淨值就是資本加上累積的盈虧,表示這個盈虧是要由股東去承擔,不會牽涉到存款人,所以用淨值做標準是這個意思。到去年我們最新的資料顯示,目前國內銀行在大陸整個曝險只有淨值的0.49,還不到一半,所以我們其實已經非常審慎的在監督了,這是第一點要向各位委員和各位先進做的報告。

第二點,在股權管理部分,剛才段委員特別提醒,我們這一次對大陸參股我們的銀行有10%、15%和20%的規範,他擔心我們的銀行被控制。我向各位報告,我們銀行法第二十五條已經對股權的管理有非常嚴格的規定,超過5%以上,每1%就要申報,超過10%以後,10%、15%、20%、25%這些都要用核准去審查。對本國銀行的股權變動都要這樣審查,遑論大陸的銀行來參股我們的金融機構。它的股權變動超過1%以上都在金管會銀行局的監督之下,而且都要審查,不是自動許可,所以各位擔心大陸的銀行是不是會透過現行的參股機制來控制我們的銀行,我可以向各位報告,我們金管會已經在法規上做好了準備。

第三點,委員也提醒我們OECD條件放寬的問題,這個放寬其實是雙方互相的,本來是互相綁,我們去、他們來都要有OECD的經驗,現在取消之後,不要用OECD的經驗對我們也有好處,我們進入大陸市場也更方便。但是沒有OECD的經驗不是說就沒有審查,我們是用實質審查它國際經驗的方式來做處理,這部分我們的審查空間更大,所以各位比較可以不需要去顧慮。

第四點,有關聯徵中心的問題,我們在報告中已經有說明,只要是大陸的銀行在台灣設分行,它要成為聯徵中心的會員或者它將來因為授信需要蒐集資料,第一,它的會員資格必須要經過我們的審查,所以到目前為止,目前在台灣設立的什麼中國銀行、工商銀行,都還沒有成為我們聯徵中心的會員。第二,如果它要求我們授信客戶的資料,授信客戶當事人必須要簽署同意書,所以這個部分有嚴謹的程序。大家擔心資料會不會外洩或是移到國外去,這在聯徵中心都有一套規定,它在線上監視你的資訊是不是會移送到國外,如果有的話,就會撤銷它的權利,甚至撤銷會員資格,影響它在台灣生存競爭的情況,因為銀行是以信譽為第一,它如果膽敢違反聯徵中心的規定,金管會絕對會嚴格去處理,所以各位可以不用擔心我們資訊外洩的問題。

第五點,剛才有些委員提醒我們,是不是這一次的開放只允許我們的銀行去福建,其實不是,福建只是讓我們在分行或子行在設支行的時候更方便,這個做法超過WTO的規定,是對我們的優惠,不過台灣的銀行在大陸所有其他省分都還是可以設分行,並不是只有在福建才能夠設分行,在其他地區也可以設。

另外,有關村鎮銀行的問題,為什麼要開放村鎮銀行?因為我們進去大陸市場比較晚,所以在大都市來講,我們的競爭利基上已經減損,而村鎮銀行基本上對資本額的要求小,獲利比較快,而且擴充據點比較快,所以我們的銀行才選村鎮銀行做為一個利基。我也向各位報告,不是只有台灣選村鎮銀行,新加坡也在進攻村鎮銀行,英國的渣打銀行也在進攻村鎮銀行,所以不是只有台灣在進攻村鎮銀行,村鎮銀行只是給國內銀行一個選擇的機會,當然它們會注意各位委員所提醒的風險問題。

有關在大陸獲利的問題,其實在座有很多銀行在大陸經營的分行都有獲利。我舉個例子,譬如國泰世華的汪國華顧問,就我瞭解,他們的獲利相對來講是非常亮眼的,如果有機會的話,也可以請汪顧問來做一個說明。至於金管會有沒有定期和我們的銀行溝通,回答是有,金管會大概每年一、兩次,可能是我們過去或是他們回來,金管會都會和我們在大陸經營的這些銀行做定期的溝通,瞭解他們在經營上的困難,我們也會定期在銀行監理合作平台上,和對岸的銀監會交換經驗,交換監理上一些需要解決的問題,這些都是不斷在進行的,不是說簽完服貿協議之後就什麼都不做了,監理是互動的。

最後,我想總結一下,大家今天關心的兩岸不對等、是不是透明,其實在98年4月份兩岸金融合作架構協議中就已經定調得非常清楚,我們不是名目上的對等,而是實質對等,是針對雙方不同的金融競爭情勢所做的一個考量,所以兩岸的金融交流絕對會在對等互惠和安全的情況之下進行。
我也向各位報告,金管會的國際化不是只有要銀行去大陸,我們希望銀行布局亞洲,布局全世界,這是金管會最重要的一個方向。我們去大陸最重要的是服務台商,讓台商能夠得到台灣地區金融機構的扶助,能夠創造雙贏,以上報告,謝謝。

← 第五場公聽會:台灣大學經濟系許振明教授 第五場公聽會:黃天麟前國策顧問(2)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