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主席:請田委員秋堇發言。

田委員秋堇:主席、各位學者專家、各位同仁。當時簽ECFA的時候,我親眼看到一位媒體朋友在電視上說:「中國對我們讓利是讓到匪夷所思,真的是讓到不可思議。」,和我一起看電視的朋友說:「共產黨又不是慈濟功德會,它憑什麼對我們讓利讓到這種大家都覺得匪夷所思的地步?」所有的協議就像公司和公司在簽約,兩邊當然都在打各自的算盤,在協議上看起來它讓你占了那麼大的便宜,這表示它在別的地方會收回來,這個就是我們講的另外一本帳嘛!我覺得剛才全國金融業工會聯合總會的韓仕賢秘書長講得非常好,他講了一個要點,就是不要報喜不報憂,我們的政府就是報喜不報憂,你只報喜,那人民就只好負責憂的那一塊,就像剛才段宜康委員所講,大家就用想的,越想就越煩惱。

我告訴大家一件事情,前不久我才和一位從中國流亡出去的牧師,一位地下教會、家庭教會的牧師見面,他告訴我,在中國宗教統戰單位的官方刊物上竟然大剌剌的列了一個統戰績效,就是他們透過宗教的管道去遊說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要她在台灣總統大選的時候站出來暗助馬英九,也就是選邊站。她當然就是講92共識,這在台灣是言論自由,但是中國把它曝了光,說這是他們運作的成果。我只是要告訴大家,我記得昨天有位國民黨的委員來這邊說:「這個是經濟,我們不要去談政治。」問題是你現在面對的是誰?是共產黨政府耶!你不和它談政治,人家步步可都是政治盤算。

我今天講一個最基本的,台灣現在有這麼多家銀行到中國去,我們政府有沒有去把這些分行經理找來,問他們在中國吃了什麼苦頭,遇到什麼問題,這個服貿對他們現在所吃的苦頭、所遇的問題有解決到沒有?你講幾個實例來聽聽,這些分行經理遇到的哪些問題在簽了服貿以後就可以迎刃而解,有沒有?譬如講一個最簡單的授信徵審評估,在台灣,銀行要貸款出去有非常嚴謹的一套授信徵審評估,你的抵押品、擔保品和公司帳務的資料都要很清楚,在中國你有辦法嗎?有很多大陸企業都和中國政府有關係,你要不要給它的後台面子?「我要借1,000萬,你憑什麼只貸給我500萬?老兄啊!看我們這麼不夠分量?這麼看衰我們?」接到這種電話你怎麼辦?好,你看他的面子給錢,本席只要講一句話,誰料想得到薄熙來會有今天的下場?中國的政治是千變萬化的。所以本席的意思是,今天大家在討論服貿,我拜託政府官員、拜託大家,真的不要報喜不報憂,也不要把服貿說成有百利而無一害。我非常驚訝剛才有聽到一些把服貿說成有百利而無一害的論述,我覺得再聽下去好像會變成直接統一也沒關係。這麼棒,這麼好,那就直接統一好了!如果兩岸的交流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為什麼不直接統一?我們還可以把國防部解散,把外交部解散,立法院也可以解散,行政院也可以解散,我們人民也可以省下很多錢!所以話不可以講成這個樣子,對不對?

剛才吳惠林研究員提到中國的地方債和企業債都非常嚴重,我們的政府有委託國際公正單位去對中國這些債務危機做一個非常澈底的瞭解嗎?我也沒有看到啊!吳惠林老師來我們立法院的公聽會把話都講白了,剛才我看幾個官員上台,沒有一個人講到這個問題,所以你只會讓人民更憂心、更煩惱而已。

今天我們絕對不是「逢中必反」,本席覺得非常厭倦,只要我們有任何的疑慮就說我們是「逢中必反」,在民進黨執政的時候,我們也一樣希望能和中國好好交流啊!我昨天講了,今天吳惠林研究員也講了,諾貝爾得主Joseph認為最重要的是要透明,可是我們今天看不到透明。本席再強調我昨天講的話,我們不是反服貿,我們是反黑箱,我們是反報喜不報憂,謝謝。

← 第五場公聽會:立法委員段宜康 第五場公聽會:金管會主管黃天牧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