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主席:現在繼續開會。請臺北大學經濟系王塗發教授發言。

王塗發教授:主席、各位委員。今天來參加這場公聽會,其實我的心裡很沈重。雖然今天談的是金融服務業,但是我們曉得,政府6月份跟中國簽署服貿協議以後,引起國內中小企業包括印刷業、美容業以及學術界和勞工團體的反彈與批判,馬政府的國策顧問郝明義先生甚至辭掉「國策顧問」頭銜以示抗議,立法院王院長也認為簽這個協議事實上和之前簽ECFA一樣,是行政部門專擅。大概因為這樣得罪了馬英九,所以祭出「鍘王計畫」,引爆九月政爭,到現在還繼續在追殺。不過還是有一些抱馬英九大腿的人,認為簽署服貿協議對臺灣會更好。到底是不是對臺灣更好?其實,只要看看簽署ECFA之後對臺灣的衝擊,對於服貿協議對臺灣的影響,就可以瞭解過半了。

因為服貿協議事實上是根據,ECFA文本第四條服務貿易的條文,雙方透過按照ECFA特別設置的「兩岸經濟合作委員會」密室磋商後所簽署的協議。服貿協議就是要進一步落實ECFA,讓「一中市場」的建構往前邁進一大步。
ECFA究竟是什麼東西?基本上ECFA其實是中國跟它的地方特別行政區香港、澳門所簽署的特殊經貿安排CEPA的翻版。因為ECFA第十條的爭端解決機制是由雙方透過協商解決,或由雙方特別設立的「兩岸經濟合作委員會」以適當方式加以解決,這完全是比照CEPA的爭端解決機制。

其實臺灣和中國同樣都是WTO的會員國,爭端解決本來應該透過WTO的場域,但是它把WTO的爭端處理機制抽離出來,放到這裡面,視為「一個中國」內部事務來處理。對臺灣而言,基本上已經是放棄主權,實質「港澳化」。

ECFA同時也是要建構「一中市場」的開端,因為它要求臺灣與中國進一步的經濟整合,雙方商品、人員、資金、服務與資訊全面自由化。一旦經濟整合以後,中國所講的政治上的統一就水到渠成,這也符合馬英九「終極統一」的主張。因此可以看出,ECFA基本上是要把臺灣推入「一中市場」,以落實中國「以經促統」的戰略,便於中國和平統一臺灣的糖衣毒藥。

簽ECFA的時候,馬政府一再強調這是對臺灣經濟發展有利的事,可以促使西進的台商回臺投資,減少「錢進中國」,也有助於吸引外國人直接來臺投資。所以就去找中經院評估,說可以讓我們的經濟成長率提高1.65%至1.72%,並增加就業人數26萬人左右,未來7年累計可增加的外人直接投資資金流入將達89億美元。

如果真的可以增加26萬左右的就業機會,臺灣的失業率應該從4%以上降到2%以下,但簽署ECFA後,3年來臺灣的失業率一直維持在4%以上的高檔,甚至超過5%,一直都是亞洲四小龍中最高的。各位可以看看這是多麼嚴重的問題!

此外,經濟成長率則是從2010年的10.76%下滑到2011年的4.07%,2012年再降到1.32%,今年要「保二」,結果與當時的評估完全相反。而且,簽署後還造成另一波臺灣企業西進潮,使臺灣的資金、技術、人才大量流失。

根據2010年投審會的資料,核准赴中國投資金額高達122.3億美元,創歷史紀錄,比前一年增加102%,2011年再度改寫紀錄,達131億美元。說外資要來臺,7年累計將達89億美元,事實上也沒有。聯合國的資料告訴我們,2011年全球211個國家或地區中,臺灣吸引的外資是全球倒數第二,金額為負19.6億美元。

ECFA簽了以後,台商真的回來了嗎?其實是去投資更多、掏空臺灣更大,外資來的則更少。所以是對臺灣有利嗎?其實已經反映出是對臺灣不利的。那麼,要進一步落實ECFA的服貿協議,你覺得它會對臺灣有利嗎?

剛剛講過,服貿協議是根據ECFA而來的,說要開放11個服務業領域,包括商業、通訊、營造、配銷、環境、健康和社會、觀光旅遊、娛樂、文化及運動、運輸以及金融,其中以金融服務為重點。表面上看來好像只有11個領域、64大項,但對照轉換成國內行業別分類方式(當然,產業分類可粗可細),實際開放逾一千項行業,可說是「生、老、病、死」一網打盡,「食、衣、住、行、育、樂」無一倖免,對本土中小企業的影響非常非常大,相關行業受到衝擊的就業人數超過400萬人,其結果當然會造成實質薪資繼續下滑。

我們看看,簽了ECFA以後是不是薪資下滑?目前已經退到16年的水準,服貿協議的影響當然會更大。如果說ECFA造成製造業的空洞化,服貿協議簽了以後,將會造成服務業的空洞化,其影響更大。政府說我們服務業的產值占GDP 7成以上,就業人數占6成以上,除了金融服務大企業比較多以外,大部分都是中小企業,它的衝擊是非常非常嚴重的。

你說銀行可以西進,就像過去台商一樣,成功的當然會獲利,可是不要忘了,這裡面有很大的風險。我們認為金融業西進中國,對臺灣的衝擊將更甚於製造業西進的影響,因為製造業者去那邊萬一投資失敗,其損失僅限於投資額度,且完全由該投資業者自行承受。可是金融業不一樣,銀行業的投資資金大多來自社會大眾的存款,包括你我的存款在裡面,這些資金遠超過其自有資金十幾倍或好幾十倍,萬一那邊風險增加,出了問題以後,可能火就燒回來,造成擠兌潮,甚至金融危機,影響國家經濟安定。所以其影響事實上是比製造業的西進還要來得大。

另一方面是開放中資進入臺灣金融服務業,各位看看,中國四大國營銀行中,任何一家的資產都超過臺灣所有銀行資產的總和。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對等開放的話,持股比例是多少,如果是50%─需要到50%嗎?各位要瞭解一個事實:兩邊是不對等的、不對稱的,臺灣的產業包括銀行業,大部分都是民營居多,是一個自由競爭的市場,但中國是以國營事業占重要地位,而且政府介入非常深,不是自由競爭的市場,所以兩邊是不對等的。你如果要取得那邊的經營主導權,起碼要有50%以上的股權才有辦法。但是中國來這邊可能不到百分之二、三十的股權就可以取得主導權,所以這樣的不對等開放對臺灣是非常危險的。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各位要瞭解,中國銀行界的呆帳在國際上是有名的,基本上是非常高的。國際上有很多評比指出中國可能有爆發金融危機的問題。這部分我就不多說了。

儘管自2011年以來,中國金融緊縮和關廠倒閉潮持續擴大,但是2011年10月行政院還將「國銀在中國總曝險額度」上限往上調高為「淨值一倍」(即100%)。若以當時登陸中國設立分行或辦事處的本國銀行計算,總曝險額度高達新臺幣1.2兆餘元。今年9月14日中央銀行公布本國銀行國家風險統計,全體國銀對中國曝險金額再創新高,達308.5億美元(約新臺幣9,207億元),已快接近上限。這豈不等於要把臺灣推向中國的火坑!

最後我要做個結論,簽署服貿協議就是要進一步落實ECFA,深化「一中市場」,加速臺灣與中國的經濟整合。簽署服貿協議就是要把臺灣推到即將被中國「和平統一」的虎口,對臺灣的衝擊可說是巨大無比!今天若不擋下服貿協議,就等著明天被「和平統一」吧!

我在這裡奉勸張委員,你辦這個公聽會當然是很好,我們希望有本土意識、臺灣國家意識的國民黨委員,不要再為了服貿協議的問題,去抱馬英九的大腿來鍘掉王金平院長。謝謝。

← 第五場公聽會:立法委員段宜康 第五場公聽會:立法委員黃文玲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