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主席:請交通大學資訊工程學系林盈達教授發言。

林盈達教授:主席、各位委員。剛剛石主委提到開放的三項裡並沒有ISP,我要向各位說明,這三項開放裡的第二項-數據交換,就足以讓對方取得經營網際網路機房的資格,所以你的資訊是不對的。剛剛石主委也提到NCC有在持續溝通,但事實並沒有,其實我在一個月前就講了第二類電信開放的事,NCC並沒有人提供資料給我。我現在可否要求石主委提供我完整的資料,而且要一次給足,不要再給第二次,否則當我回覆後才又給第二次,到時說法又變了!可不可以?請提供我資料!

撇開技術層面不談,我要問幾個問題:第一,剛剛石主委說產值很小,影響不大,那麼開放的意義何在?不如不要開放,既然影響不大為什麼還要開放?開放並不會讓台灣賺更多!第二,剛剛石主委說台灣是小開放,中國則是大開放,若是如此,中國圖的是什麼?為什麼要讓利給我們?第三,若台商已跑到中國投資,先福建省再全中國,深陷泥淖,他們會不會反過來對台灣政府施壓,要求再開放更多,搞不好連第一類電信都要開放!

第四,剛剛石主委說有50%的投資上限,有經營公司的人都知道,只要取得數個董事席次即可興風作浪,換一個機房主任有什麼問題?當然沒問題,又不是要換執行長,若有經營公司就知道這個道理;第五,試想像美國會對阿拉伯世界國家開放第二類電信、網際網路嗎?我們現在做的就有點像美國開放阿拉伯世界投資其國內的網際網路電信事業,或者印度向中國說可以投資其網際網路事業,我們可以想像嗎?答案是不可能的,但我們現在卻正在做這件事!所以請石主委提供我詳細的資料,而且一次給足,好讓我來回覆,謝謝。

← 第四場公聽會:台北市影片商業同業公會陳俊榮理事長(2) 第四場公聽會:教育部體育署長何卓飛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