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主席:請桃山人文館林瑞霞館長發言。

林瑞霞館長:主席、各位委員。剛剛有委員提到台灣現在的經濟正處於危機之中,但台灣在過去一百多年來有二次完完全全脫離中國,那是台灣最輝煌的時刻,一是1895年,這50年來台灣的水可以生喝,大家可以再去看這段歷史;一是1945年國民政府來台以後,當時是絕對反共、不跟中國touch的年代,台灣的經濟發展是四條龍之首。但是現在真正的問題出在哪裡?我們要去想清楚!我們今天不是反對國際化、反對競爭,而是國際化不等於中國化,1983年我去英國的鞋店,他們東西都很貴,我說有沒有較便宜的?他說有,於是指了地上角落,說這是義大利與台灣的,讓我覺得很難過,但經過25年後,台灣不再削價競爭,而是讓品質得以提升,所以made in Taiwan是絕對有競爭力的,但今天談到中國的產品就是黑心,所以這是台灣向上提升或往下沉淪的關鍵,這不僅是經濟、物品,還包括人文、民主、法治、生產都要全盤考慮,所以台灣由四條龍之首變成末,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不要歸結到那麼簡單的原因。

第二,剛剛聽了官員的說法後,讓我心裡很難受,就像剛剛田委員所講的,不能與人民站在對立面並企圖修理我們,我們今天抱著如此大的熱情,難道我們都沒有學問嗎?我若沒有學問、沒做過研究,我敢坐在這裡嗎?所以我要說的是,主觀的期待不等於客觀的真實,事實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我是台大三民主義研究所畢業的,國共戰爭我研究了很多,我不希望國民黨繼續失敗下去。我們到底有沒有做好防範?一再對我們說已做好準備,萬一出問題會救我們,不要再說這些了,人都已經沉下去,要怎麼搭救?再講到談判,對方說要一中架構,我們就跟著說一中架構,你們在過去所表現的,要如何給人民信心呢?能否真正拿出台灣人的骨氣、智慧,對不合理的壓迫表達抗爭?你們要如何給我們信心?謝謝。

← 第四場公聽會:通傳會石世豪主委(2) 第四場公聽會:交通大學資訊工程學系林盈達教授(2)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