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主席:請田委員秋堇發言。

田委員秋堇:主席、各位學者專家、各位同仁。我今天坐在這裡聽了好幾位國民黨籍立委的發言,覺得非常的遺憾。今天早上柯文哲醫師已經講的非常清楚,我們不是反服貿,我們是反黑箱。服貿有多黑箱?今年8月24日中時電子報報導,王金平院長在一場演講中,因為服貿的問題,指責行政部門專擅很要不得,他說行政部門觀點狹隘,聽不進外界意見等,會阻礙國家進步。行政部門應注意溝通,未來立法院審查服貿協議、貨貿協議,要協商先談妥才能走下去。所以我的意思是說,最近我們又對王金平院長有更多的了解,就是馬總統要用國民黨內部家務事、用考紀會,來把王院長的立法院院長位子拔掉。老實講我可能見識淺薄,識人不多,這些考紀委員幾乎百分之百我都不認識,但他們就可以這樣把我們的立法院院長從院長的位子上拉下來。而我都沒有看到王院長口出重話,但他竟然會在服貿的消息曝光之後說行政部門專擅很要不得,幾乎是我所聽過他最重的話了。所以我們就可以想見,服貿的作業到底有多黑箱。我在聽國民黨委員發言的時候,我滿沈痛的想到一件事,就是民進黨長期以來,一直想在立法院推動幾個法案,其中一個是台灣與中國締結條約處理條例,還有一個是中國人來台投資條例。這兩個條例事實上都在程序委員會一再、一再、一再的被阻擋,連來到立法院好好被討論的機會都沒有。兩岸的協議,包括中國對我們台灣的投資多麼的重要,我們大家都知道,但為什麼這兩個法案連被討論的機會都不給呢?民進黨執政的時候,立法院就組了一個兩岸事務因應小組,但國民黨執政的時候,因為屆期不連續,兩岸因應小組要重組的時候國民黨就一再的阻擋。我的意思就是說,今天會有這麼多爭端出來,事實上是因為我們整個兩岸談判的過程,法治化、透明化出了問題。如果說談判的過程法治化、透明化就沒有問題,談判出來不會連王金平院長都忍不住說了重話。所以說今天不是藍綠的問題,也不是民進黨逢中必反的問題,而是人民對你這個政府,代表台灣人民去談判,你有沒有真的站在最大多數人民的立場去談?方才林中森董事長和王郁琦主委都談到一定要創造利益的極大化和損害的極小化,問題是我想請教一下,你們所謂的損害極小化是什麼意思?就是還是有人受損啊!這個沒有講清楚,我也不知道你在談判的過程中,用這些所謂極小的受損去換極大的利益,是誰的極大利益?是誰的受損?這些事情事實上我們都還搞不清楚嘛!不然國民黨的立委在立法院占絕大多數,若他們不同意,我們朝野協商根本簽不下去。為何會簽出二十場的公聽會、簽出逐條審查、不能包裹表決,就是因為連國民黨的委員都會覺得推不下去。若今天國民黨委員全盤接受,沒有經過這些公聽會,沒有經過這些討論,他們回去也很難面對選民。我不知道代表去簽字的林中森董事長跟我們的陸委會王主委有沒有想過這些問題。事實上一個最現實的問題就是,今天為什麼正式代表中華民國的陸委會主委沒有辦法上談判桌去簽字?為什麼服貿協議是一個民間機構海基會的董事長林中森去簽字?就是因為中國不承認我們是個國家,他不承認中華民國政府。所以你還說服貿協議裡面沒有政治性嗎?事實上當然有,中國在整個國家的規劃,他的意圖是非常明確跟清楚的。那我們呢?我們的政府回來講的清楚嗎?今天多少學者專家拋開他們的事情來這邊講,我從早上聽到這邊,不要說什麼,光關乎我們全國人民健康的醫療人員來這邊的發言,我就看到幾乎沒有官員針對他們的擔憂來做回答。所以我希望接下來的公聽會,我們的官員可以真的面對我們的學者專家,而不是詞窮的時候就用那種冷嘲熱諷的態度來回應人家,我覺得那樣就很不應該了,謝謝。

← 第四場公聽會:通傳會石世豪主委(1) 第四場公聽會:立法委員尤美女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