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主席:請通傳會石主任委員發言。

石主任委員世豪:主席、各位委員。非常感謝大院特別安排服務貿易協議相關衝擊影響的公聽會,讓本會有機會就主管業務在服務貿易開放過程當中所設的各項議題在此和各位溝通及對話。

我們非常感謝今天業界代表和林教授提供許多相關資訊,如同剛才所談到的,所有有關資訊安全、國家安全的各種考量,在任何國家確實都被視為非常重要的事務,因此,我們也要基於事實與現行技術的實際狀況來逐一面對並且討論。

首先,有關這次服務貿易協議涉及的三項我國所開放的業務裡面,我們提供給大院的資料,固然是早了一些,也就是在5月間所整理完成的,可是較諸來自網際網路協會所提供的9月中旬的資料,大體上並無太大的變化,亦即這三個產業的發展情形非常穩定,尤其是剛才我們有很多意見交換的所謂傳真轉存的服務,其總業務量在目前國內是占500萬元左右;而在存取網路服務的部分,全年的營業額是300萬元左右;至於數據交換通訊服務,全年的營業額是3.48億元,占全部二類電信522億元的極小部分,涉及的從業人員一共是72人。開放這三項業務會導致的衝擊,我們都評估在合理的範圍之內,而且我國絕大多數的二類電信業者所經營的項目是跨多項的,並不集中在這三項,所以影響已相對分散。

其次,有關這三項業務目前與網際網路之間的關連部分,本會自今年7月開始即陸續以新聞稿的方式向外界澄清,這三項二類業務跟各位所熟悉的網際網路,就如同兩條河流匯集在一起,但是河水絕對分得清清楚楚,可說是「涇渭分明」。目前這三項特殊業務之所以叫做「特殊」,並不是因為中國大陸方面十分關切,而是它原來的業務項目就叫做「特殊二類」。也就是說,早在我們開放電信業務時,就區分為一類電信和二類電信。而剛才學者專家所提和通訊保障監察有關的部分,在我國是歸屬於一類電信,所以二類電信絕對不可能以我們目前所熟知的通訊監察方式去跟調查局或是刑事警察局合作而做全線監聽,更不可能跟另外一個政權有這方面的合作,這點我一定要向各位清楚說明。

第二點,目前我們的網際網路內容服務業者、平台服務業者以及接取服務業者,幾乎都可以在開放的IP定址網路裡面輕易取得他要接取的通路,而不需要經過這三項的接取業務才能提供服務,這是在民國八十年代時所提供的業務型態,所以這個技術型式,可能存在於20年前,但現在已經普遍沒有這種應用型式了,所有的網際網路平台服務業者、內容服務業者都可以直接在開放的IP定址網路裡頭,直接取得他們所需要的資源,直接向用戶提供相關的服務。

關於我們所換得的幾項陸方開放的業務,剛才已經有來自業界的一個簡單說明,我們看到陸方所開放的項目包含因特網接入服務,就是我們所熟悉的ISP業者;其次是呼叫中心服務,是以設置在對岸的離岸基地上,由提供者從外頭撥入服務之後提供語音服務為主,還有離岸中心增加1個試點城市,而且可以持股達到100%;另外,在線數據處理與交易服務是陸方的特殊定義,它特殊限定在經營電子商務網站,這一點在我方目前所取得的交換條件上面,是遠優於中國大陸開放給世界各國的條件,而我方的持股上限到達55%,也就是完全控制,這雖然只是在福建省,可是大家都知道,只要電子商務的網站在福建省可以看到,就等於在全中國大陸境內全部都可以看到,目前兩岸電子商務的總體業務量非常龐大,但我國業者始終礙於無法在大陸作商業呈現、大陸的使用者無法看到我們網際網路所提供的電子商務的商品目錄跟各項內容,因而無法拓展業務,這時候我們已經可以在控股55%的情況之下,在福建省設點,也就是說它所開放的網際網路的網頁內容,全中國大陸境內全部都可以看到。以上是兩方所開放內容的主要介紹。

至於這些產業在我國的影響評估,如同剛才所說的,在經濟面向及就業面向的影響是非常微小,如同剛才林董事長跟王主委都一再強調的,我們這次開放的是服務業,不是開放勞工,所以在就業市場的影響裡面,對電信業而言幾乎是沒有。

另外,在其他的面向上,可能最重要的就是資訊安全了,資訊安全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議題,任何國家都非常重視,我個人在2007年還在擔任NCC的資訊長的時候,就接受了我們研考會所開設的一個訓練,我們希望政府的高階首長都要對資訊安全有一個最基本的概念,當時我們的技術人員就可以實地示範在無線的情況之下,控制在場副首長的電腦,不止是畫面,連我們按的哪一個按鍵全部都可以清楚地瞭解,當時我國既沒有開放二類電信,也沒有開放一類電信,什麼電信都沒有開放,就已經可以達到這種程度了,所以資訊安全非常重要,我想全世界每個人都知道!就像林教授所提到的,資訊安全這個議題天天強調、時時強調、每一秒鐘注意都不為過,它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議題。但是我再請各位注意一下,在事實上它到底跟這次開放的3項特殊二類服務有什麼關係?這件事情在2007年的時候,在技術上就可以完全掌握另外一台電腦上所呈現的情形,而且資訊安全有來自於制度面的、來自於技術面的以及來自於行為面的,大家都知道,如果一個網路的使用者非常不小心自己的資訊安全,任意上到危險的網站,甚至常常任意開啟一些釣魚的電子郵件,讓自己自曝於危險情境之下,那就跟政府開不開放特定產業完全無關,這是一個基本的事實。

至於我國在這3項開放的業務上面,又作了什麼樣的防護措施呢?容我再簡單跟各位說明。我國並沒有開放一般民眾所使用的任何語音服務,這3項服務都是特定用戶先去租取一類的設備,然後透過一類的設備才提供給特定用戶專用於國際傳輸,絕對不是在開放的網際網路情境下一般民眾所使用的網路傳輸行為。在這個基礎瞭解之下,政府除了持續監管電信業者所使用的設備,我們也禁止大陸來臺人員進入電信機房,這都是既定政策,而且持續在執行當中。另外,我們還額外增加了以下的要求:一、陸方投資者必須是在大陸或海外上市的電信業者,確保陸資具有上市公司的水準,並且要注意它的基本國際規範,因為它有在國際上活動;二、陸資持股不會超過50%,所以不會有控制的情形;三、陸資不具有控制力,也不可能對我們董事會的財務、人事方向具有影響或控制力;陸資也不會與我國的固網業者合資經營,這也是禁止事項,以防止陸資藉由與固網業者共同投資二類電信,控制我方固網業者的網路或系統,所以這種情形是不存在;陸方投資者在我國的業者必須要符合ISO27001跟ISO27011的各種稽核跟安全標準的合格證明,才可以提供服務,以確保我方業者資通安全管理的機制是符合國際水準的;陸方投資我國的業者,不可以將用戶資料或業務部門、業務功能及系統等移往大陸地區,而且我國的個人資料保護法也明文禁止所有個資的跨境傳輸,這一點我們在命令上全部都已經貫徹了;目前並沒有開放陸資直接或間接經營我國第一類電信事業,只開放市場比較小的存轉、存取跟數據交換3項特殊二類業務,陸資持股不超過50%,不能對我國的董事會財務、營運及人事方向具有任何的控制力,這一點就是以上一再跟各位說明的。

而目前在我國就這一項電信安全的部分,我們還持續加強相關的管控措施,這一點最重要的就是,我們會要求我們的電信業者要符合所有資安的規定,而且就像剛才學者專家所提到的,資訊安全確實很重要,只有政府部門、業者、民眾、所有的使用者持續關注到自己資訊使用環境的安全,才能夠完全地確保在資訊上使用的安全,它跟這一次開放的業務是永久關聯的,不是因為這項開放而產生的新問題,這個問題一直以來都存在。我們感謝林教授提醒我們在資安上面的重要性,我們會持續跟業界、學者專家、研究機構努力改善、提昇、強化我國的資安保護。謝謝。

主席:我們還有幾位首長還沒發言,那就請大家儘量簡短一點。

廖委員正井:(在席位上)先讓我們發言好了。

主席:因為委員有很多行程要趕,一共有4位委員登記發言,我們就請他們先發言,每位委員發言時間3分鐘。

← 第四場公聽會:立法委員廖正井 第四場公聽會:立法委員廖正井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