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主席:請海基會林董事長中森發言。

林董事長中森:主席、各位委員。剛才聽了大家的意見,對

於大家的憂慮和想法,我們也增加很多了解。現在個人謹作以下幾點說明:

一、有關服務貿易協議的簽署,海基會是完全依照政府授權去辦理的,而且在簽署以前,我們各業務主管機關,包括經濟部、文化部以及其他各部會,其實已經經過兩年多的業務溝通,最後才達成共識。在這兩年多的期間,每個部會都說明他們曾經跟業界的公會、協會,審慎的交換意見,並且進行協調、溝通,但是今天我們聽到很多人還是不了解,表示這個溝通必須持續加強。在此我要強調的是,依照國際慣例,相關文本在簽署之前是不能公布的,所以我們的作法是這樣-6月21日下午2時簽署,在2時15分就把文本附件全部公布在網站,並立即召開中外記者會對外說明且接受各界提問;這樣還不夠,我們回來之後,各部會還舉辦了一百多場的說明會。結果現在包括專業人士仍有許多人不了解,提出很多疑慮以及憂慮,甚至還出現很多誤解。所以在此我要再次說明,這次我們處理的過程,都是秉持「利益極大化,衝擊極小化」的基本原則,希望能夠用小衝擊換取大利益,也就是基於國家整體最大利益去做考量。但是在處理的過程當中,最後兩岸之所以能夠達成協議,一定是互利雙贏的!

二、事實上,整個服務貿易協議最大的特色就是我們只開放投資,正所謂相互開放投資項目就會相互增加投資機會,也會相互帶動服務業現代化,同時相互享受更高的服務品質。所以基本上,在這樣的處理下,我們並沒有開放他們來就業,只開放來投資。誠如方才王主委所言,大陸的金牌選手不可能會來這裡當教練,因為他不准來當教練,只能來當股東。何況不論是劇院或是第二類電信,陸方都不能主導,他們的投資只限於參股,而且持有股份不能超過50%,換句話說,拿錢來讓我們當老板是可以的,他頂多只能來當股東,不能來就業,因為我們沒有開放勞工,只開放投資,所以他們只能來當股東,而且是小股東,我們是大股東,因此,他們是拿錢來讓我們當老板;而且要不要讓他參股,不是政府決定,是由業者自己決定,只要業者不讓他參股,他就沒得參股,必須經過業者同意,他才有得參股。可見全部都是在我們主導之下來開放這樣一個服務貿易協議,是在我們完全可以掌控且有利的情形之下,這是跟業界一再協調、溝通的結果,所以要不要讓他參股,不是政府決定,政府只是開放這樣一個投資機會,必須業界同意讓他參股,他才可以參股。

三、有關運動場館的部分,倒沒有參股的問題,他是可以投資的,不過,以剛才業界的說明來看,我認為業界是很有信心的,畢竟我們技術比較高超,而且競爭力也比大陸強,所以我們絕對可以競爭得過他們,這方面剛才大家已經表達並無疑慮,真的令人敬佩。

如果未來這樣一個服務貿易協議生效,使得陸方到這邊參股,導致我們競爭不過他們,繼而造成各方面的衝擊,那麼我們的文本第八條已經明載一個緊急磋商的機制,所以絕對不會出現壟斷或是崩盤的情形,即便我們真的競爭不過他們而蒙受損害,經濟部因應貿易自由化的方案裡面,也已匡列982億做為輔導、振興、調整體質以及損害救濟之用,所以希望大家能夠勇敢向前競爭,政府必會做為大家的後盾!謝謝。

主席:報告各位,稍後所有專家學者如果還有疑問,可以進行第二輪發言,不過,要等到官員全都答復完畢之後,先請在座有登記發言的委員先提出詢問,然後再進入第二階段的詢答。

← 第四場公聽會:立法委員陳超明 第四場公聽會:交通大學資訊工程學系林盈達教授(1)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