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主席:現在繼續開會,請各部會就剛才專家學者的發言做回覆。

第一位請陸委會王主任委員發言。

王主任委員郁琦:主席、各位委員。非常榮幸能在今天下午聆聽各位專家學者及業界代表的意見,獲益良多,由於今天邀請的各行業都有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代表與會,相信等一下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會就各行業所提問題加以說明,陸委會僅就整體面及與本會相關部分做回應。

幾位文化界人士都提到很擔心在與大陸互動過程中,台灣特有的文化特色受到影響,也擔心政治上將來會更倚賴大陸等,那麼我們是否可能築起一道牆,讓大陸在文化方面完全不要與台灣有任何交流,讓台灣成為一個無菌室,不受到任何「污染」呢?事實上這種無菌室只有在實驗室中才能產生,真正一個有價值、多元受到大家欣賞、珍惜的文化應該可以有包容的精神,對於各種不同的意見,大家能共同互相容忍和諒解,雖然不見得完全同意他們的看法,但是在這樣一個尊重多元價值的環境之下,應該會讓這個環境擁有更好的免疫力。所以從政府的立場來講,我們對民間的文化交流是鼓勵的,但是對於中共政權在一些政治上的目的,我們當然會非常小心,所以每一個陸資來台投資案件都需要經過個案審查,如果是在政治文化上有特殊的敏感性,現有規定都足以將這些具有特殊目的的異常投資案件擋住,這是要向各位學者專家及業界代表特別說明的,我們一定會注意這類事情。

至於兩岸文化協議方面,我相信文化部也有在思考類似的問題,但是就政府的整體政策而言,文化協議部分目前並沒有急迫性,所以在兩岸交流事項中,相信文化部未來一定會在與相關的業界與民間有更多溝通後再決定後續要採取什麼政策。

剛才有位運動教練的代表表示支持之意,但是擔心一旦開放了運動場館的經營,如果他們來的人具有運動金牌身份的話會帶來競爭壓力,其實其他場次公聽會代表也曾提出類似憂慮,我要說明的是,這次的服貿協議及從民國98年6月30日開放陸資來台投資以來,到目前為止都是開放資金來台投資,並沒有開放大陸勞工來台灣,所以基本上,運動教練是不能來台灣工作的,僅開放運動場館的經營而已,這部份請大家不用擔心。當然,具有國際知名度的金牌選手有可能會透過專業人士交流方式來台,但是這也必須符合政府對專業交流方面訂定的法規,一旦從專業交流變質為工作,政府就有充分的理由請他離境,加以處罰,所以在現行規定下這部份絕對不會有所放鬆,請大家放心。

剛剛有好幾位代表提到文化產業中的「潛規則」問題,台灣有自由開放的環境,對於不只是大陸、全世界各地來的文化產品,基本上我們都是採取自由、包容、開放的態度,而相對地大陸因為意識型態的關係,的確存在著若干潛規則的問題,這也是未來不論是文化部或陸委會要跟業者一起共同努力和大陸溝通的地方。以台灣圖書進口大陸為例,相關出版業者過去也反映了很多意見,這次的服貿協議就成功的爭取到大陸要對圖書進口開設綠色通道、簡化審批程序,陸委會未來也會配合文化部,在其他文創產業方面與所有業者共同努力,雖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因為大家知道,現在大陸環境特殊,在文化思想方面,他們有著非常難以溝通的部分,但是站在政府的立場,我們未來一定持續往這個方向來努力。

最後,有關二類電信的部分,剛才台灣網際網路協會楊据煌副總講得非常清楚,這次第二類電信特殊業務開放的三種業務,其實對整個二類電信相關產業的影響是微乎其微的,我覺得楊副總已清楚說明現況。至於林盈達教授所提的許多疑慮,一方面讓我非常敬佩他在專業上的努力,另一方面我也覺得這當中有很多想像的scenario,若是電影,它一定是一部引人入勝的電影。當然,我相信在場許多文創產業人士,或許可以往這邊再來思考。我們要強調,從科學的角度來看,我們必須很精確的講,這次服務貿易協議所開放的三項業務-傳真、存轉、網路存取和數據交換,到底對這個產業的影響有多少,而不要無限上綱到什麼入口網站、ISP等等,因為這些並不是這次服務貿易協議所開放的項目。所以就這次服務貿易協議所開放的項目來說,剛才楊副總已經提到了,有很多人已經好久好久沒有收到傳真,所以不知道什麼叫做「網路傳真存轉」。其實這就是我們把傳真送到這個中心,由這個中心幫我們發給其他人。對不起,我家裡已經沒有裝傳真機了,我前一陣子為了一個公務,才趕快上網去買一個fax modem裝在電腦裡,因為基本上已經有愈來愈多人根本不用傳真服務,所以隨著科技演進,有些目前開放的業務,其實對現有的電信產業相對來講,衝擊很小。我們可以說,這些擔心是可能的,也可以分享和了解這樣一個憂慮存在的可能性,但是它和這次服務貿易協議所開放的這三個業務是沒有關係的。剛才林教授提到兩個例子,一個是華為中心的設備被擋下來,一個是中國移動要投資遠傳也未獲准許。我覺得這兩個例子足以說明政府有在扮演我們的角色,也就是說,當我們認為一個通訊的產品或者一個通訊的服務有可能造成國家安全疑慮的時候,政府一定不會忽視這樣的事情,讓它任意的在台灣運作,我們一定會盡好把關的角色,讓我們認為有國安疑慮的這種服務或產品,不致產生真正國安方面的影響。所以我認為就事論事是很重要的,我們當然擔心很多事情,但是這些疑慮必須要落實在事實的基礎之上,也就是說,我們必須思考這次服務貿易協議所開放的這些業務,實際上對這個產業的影響到底有多少?我們當然了解國家安全的絕對重要性,沒有任何人可以忽視,在很多地方當我們認為有危險時,我們就要保守一點。這也是為什麼在華為的設備這件事以及中國移動要投資遠傳的這件事上,政府會採取保守態度的原因所在。所以林教授適足為我們說明了政府其實有在做好我們的工作。當然,我們不敢保證每一件事都不會有漏網之魚,畢竟對於制度的設計本身,一定會有人試圖想要突破,所以這就需要政府和民間專家共同來努力。也因此,所有專家對我們的提醒,我們一定會謹記在心,如果真的有這樣的疑慮,而且這個疑慮,基本上不是出自幻想,而是有一個非常具體的事情時,那麼我們一定會採取適當的措施來因應這樣的行為,以維護國家安全。謝謝。

← 第四場公聽會:交通大學資訊工程學系林盈達教授(1) 第四場公聽會:經濟部卓士昭次長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