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主席:請台北市影片商業同業公會陳俊榮理事長發言。

陳俊榮理事長:主席、各位委員。針對政府簽訂的兩岸服貿協議,我們是非常樂觀其成的。既然政府要做這樣的工作,而這已是不可後退的路,我們就要想辦法來幫政府找出問題,並幫助政府找出利基,讓各產業能站得住腳,能夠與對方談判。

台北市影片商業同業公會是由製作公司與發行公司共同組成的,一部電影的組成包括製作、發行及院線;其中的兩個主要因素-製作、發行,都在本公會裡面。在製作方面,除了後製公司有公會以外,還有演員工會,待會兒楊理事長也會發言。這些都是重要的成員。

當大陸開放,兩岸的腳步愈來愈快的時候,我們看到一個很大的市場在旁邊,它和我們同文同種,我們很有機會可以去那邊拼一拼,希望能夠把我們過去多年來在台灣所受的教育,所學到的國際觀,在大陸一展鴻圖,而這是他們所缺乏的。

過去以來一直是我們長期的貿易伙伴,尤其是在電影占最大宗的美國好來塢,就美國本土市場而言,我們根本去不得,在美國這麼大的市場裡面,請問我們有幾部華語電影可以進去?相當、相當的難!它的或然率幾近於零!現在終於有這樣一個機會,我們當然很高興政府能夠有這樣的腳步去做它;可是在做的當中,我們也希望政府要看一看台灣現在的狀況,包括從美商在台灣,我們所得到的鑑戒是什麼?將來從大陸來到台灣,會不會也發生一樣的狀況?可是這個狀況與美商是不一樣的。因為台灣與美國沒有任何民族情懷,可是大陸與台灣有很濃、很濃的民族情懷,有政治角力的考量,有很多很多民族性的考量,這是與所有歐美國家所不同的。

於電影方面,我們和大陸之間所發生的不平等處,雖然我們現在一年有15部影片可以進口,但因台灣是個自由的地方,如果你今天搭配得好,而且遇到審查的空檔,三天之後很快就能拿到准演執照,就可以馬上去放映,不管你的內容是什麼,只要不傷風敗俗,因為台灣主要是針對它的籍別。反觀大陸,在電影的審查裡面有各個關卡,從劇本到許可令,拍片完成後要檢查,檢查之後,還有技術檢查,上片時還有檔期令、准許上映令,以各種「令」來阻擾各國影片登陸。既然政府要簽兩岸服貿協定,就要把這個當作一個考量。台灣的檢查是這麼快,可是我們要進去大陸卻這麼的慢。此其一。

第二,在台灣只要影片進來,海關報稅就是一個很簡單的動作,它按照你所申報的影片價格是多少,就可以來報,可是台灣到大陸的影片就不一樣,從中影的進出口公司進去,其本身所charge的人民幣20萬元是一個鐵價,再來還是要交給中影公司去發行。今年年初一部「阿嬤的夢中情人」,我們在大陸第一次嘗試海峽兩岸同步上映。當時大陸方面告訴我們可以製作2,700個拷貝,相較於台灣只要600個,這是不是非常好的訊息?每一家只要賣10張票,就有27,000張票,再乘以大陸票價50元人民幣,那就有多少錢!可是結果出來了,我們聽到有所謂的一日遊、所謂的半日遊,更有所謂的根本不遊,政府必須瞭解有這樣的狀況。過去的台灣就有如在一個池塘裡,因為大家都認識,所以可以很方便的搭著小船釣魚,現在要面對的卻是這樣一個大汪洋,裡面有各色各樣的魚可以讓我們捕捉,而政府則是在沒有告知任何資訊的情況下把我們丟下去,如何捕、如何抓都是需要考量的。

至於為何不做不行呢?我們鼓勵政府要做。因為自海峽兩岸開放以來,台灣受限於種種政治考量和政治角力,以大陸影片進到台灣為例,台灣的公司若要代理進口需先抽籤,而且只有10個籤,但是掛上香港合製、香港合作、香港公司出品、香港演員演出名義的影片卻都可以從大陸引進台灣,所以現在雖然有15部的限額,可是大家不相信,因為大家眼中看到的大陸片這麼多,而且千萬不要相信「大陸影片沒有人看」這句話,以大陸的資金再加上有這麼多的人才到那邊發展,大陸的影片只會愈來愈好看。最後,我要以美商發行到台灣引起的情況做為大家的鑑戒。台灣現在所有影片的總收入幾乎有80%都是美商好萊塢發行的,台灣所有院線放映總廳數約有600個,幾乎全為美商所控制,請政府有關單位想想看,如果10年後大陸的資金全部進來的話,屆時的情況會變成戲院的資金是大陸人的,老闆是大陸人,影片要大陸人製作,那還有台灣的東西嗎?這些相關的從業人員要如何安排?如何轉業?台灣的文化又要如何保存?這的確是需要政府關心的事。以上為個人淺見,謝謝!

← 第四場公聽會:主席張慶忠開場 第四場公聽會:閻鴻亞導演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