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主席:請台北市體育運動教練職業工會林志儫理事發言。

林志儫理事:主席、各位委員。我代表台北市體育運動教練職業工會在此表示意見。其實以我個人的經驗,從早期的運動員,到後來也開始去一些協會、工會、辦比賽,甚至從事運動場館經營等等。體育運動事業是一個內需人口的活動,我們所從事的是在地人會去參與的事情,其實它不太能夠拓展太多的事情。我大概一年會往返大陸四至五次,大都是參加訓練、參加研討會或是參訪等等,我看到中國大陸所有運動員都是國家在管理,包括師資認證等相關事情,都是以政府的角度在經營、管理這些人,包含我們看到的場館。

今年我也去了一次上海,看到他們的運動中心,其實對岸的運動產業也正不斷的思考一個問題,就是他們要如何突破現在由國家在管理的窘境,然後要怎樣去創造運動產業的規模。希望運動企業化,跟台灣的運動員在講一樣的事情。問題是,當我們開放這個東西之後,它可能有比較大的資金流量或相關的東西進來,我們接受到他們來的所有經營管理人才,都是政府規劃管理的人員時,我們要如何去完成、建構它的區隔,也就是這些人究竟來幹嘛?還有,他們過來的人,可能都是世界冠軍等等,頭銜非常好聽,就好像我們家的小朋友送去學跆拳道、武術,就要跟朱木炎學,可是這個金牌選手究竟有沒有這樣良好的運動員素質?有沒有這樣良好的水準?還有他到底是抱什麼樣的心態?既然是世界冠軍的選手,為什麼他要來台灣教拳?我覺得這是我們可以去思考的東西。

就運動本身的發展來說,我覺得台灣的運動人可能在技術層面及資源層面是弱勢的,但是我們整體的水準相對來說,是比較高的。如果這份協議可以在一個平行的狀態下,讓我們真正按照理想的狀態去做的話,其實台灣運動人才的輸出與拓展是非常有未來的。我比較擔憂的是,來的會是什麼樣的人,因為我們沒有辦法去控管,只知道他們會來投資運動場館,他們會來出錢,占50%的比例,做相關的事情。但是他們為什麼要來這邊?既然內地市場有這麼大的需求,他都沒有辦法真正建構出一個很像樣的企業,卻轉投資到這麼小的市場來經營這個場館?就我個人來看,其心可議!

其次,對於相關的法律規定,我們都會說要輔導、要去做,上級單位也都給了我們很多資源與支持,希望讓運動產業可以在台灣發揮得更好,可以有其他的方向。可是就上述的角度來看,運動場館的經營如果開放下去,它的經濟規模體究竟能創造什麼樣的未來,這是我很懷疑的地方。以上報告。謝謝。

← 第四場公聽會:台北市影片商業同業公會陳俊榮理事長(1) 第四場公聽會:台北市影片商業同業公會陳俊榮理事長(1)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