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閻鴻亞導演:主席、各位委員。兩岸服貿協議既然在社會上引起這麼大的爭議,召開這樣的公聽會當然有其必要;但我個人認為,這三天所舉辦的公聽會,從籌組到整個進行,都顯得非常的倉促,事實上並沒有代表性,包括我個人。我並不是說在座各位沒有代表性,而是代表性不足。

我自己比較關心的是文化部分,兩岸服貿協議看起來是雙方經濟上互相的流通,但是大家也都很清楚,即大陸市場遠遠大過台灣的市場。他們為什麼想要簽一個服貿協議?如果這個服貿協議簽下去,是對台灣有好處的話,而且是台灣好處大過對大陸好處的話,他們為何會想要簽服貿協議?很明顯的,他們希望在社會上、政治上、文化上,對台灣施加影響力,而不是在經濟上面。所以,台灣未來如果對大陸市場愈來愈倚賴時,那麼台灣在整個政治上,就必須更倚賴大陸、更倚賴中國,我覺得這將會產生致命的影響。

所以,這不僅是經濟問題,它也是一個文化的問題。文化部在兩個月前,曾經承諾過要提出服貿協議衝擊影響評估報告,當時說的期限是8月30日,都已經超過一個多月了,這個報告一直拿不出來。我建議這個報告出爐之前,也就是這個報告能為大家所檢驗之前,立法院不應該逐項審議服貿協議的內容,因為我們還沒有看到一個全面性的文化上的評估報告。我也不禁要質疑文化部的效率為何這麼差!

有關劇場部分,大陸可以到台灣投資音樂廳及劇場,惟其持股不超過50%,所以在文化部的說帖上寫著「因此不致於對台灣造成影響」;而經濟部的報告上也寫著「就目前劇場演出節目而言,多由專業的藝術評審委員決定,不具藝術價值與不符合台灣核心價值的節目,都由市場導向直接反映在票房上。」我覺得這是一個錯誤的判斷,因為台灣現在經營劇場及音樂廳主要都是官方,私營的劇場及音樂廳非常非常的少,主要是因為整個市場的關係;而這個劇場並不包括電影院,指的是表演藝術、演出的劇場。在一個由官方營運的劇場裡面,表演藝術的確是由專業的藝術評審委員決定;私營的劇場,其實是老板決定的。未來若中資進來經營劇場、音樂廳,那麼在這裡演出的節目,到底是誰決定?其實是中國那邊決定。我覺得這對台灣的整個文化會產生非常惡劣的影響。

文化部的這份報告也說了,文化部將利用各種協商談判的機會,持續與陸方商議簡化或解除審批制度。因為大陸任何的出版品、表演藝術節目到台灣來,不需要經過審批,可是台灣所有的節目到對岸都要經過審批,所以在台灣賣座的電影,很多在對岸都沒有上演的機會。文化部承諾將持續與陸方商議簡化或解除審批制度,將利用各種協商談判的機會;問題是,這個服貿協議是第一次,也是最重要的一次協商談判機會,而文化部在這個協議當中,沒有任何說話的餘地,也沒有人進去參與這個談判,等於我們已經放棄了最重要的談判機會,還說我們以後還可以再協商談判,我覺得這是非常荒謬的事情。基於以上的立場,我從頭到尾,徹底反對這次服貿協議在文化方面的條款。

另外根據可靠的消息指出,台灣政府已經跟對方展開兩岸文化協議作業-內部談判,由於這一次海峽兩岸服貿協議的簽定及後續的風波,都是因為黑箱作業,事前沒有跟台灣民間溝通所引起的。所以我呼籲政府正在進行的兩岸文化協議,必須與台灣民間及文化界先行溝通,也就是以後的任何談判不能像今天這種公聽會一樣,以馬後炮、急就章的方式,要大家來為政府背書,它必須先展開廣泛的溝通。

就這次服貿協議相關的事項來說,今天出席者當中,代表劇場界的只有我和傅鉛文,但他還沒有出席,就表演藝術界來說,這是嚴重不足。其實台灣有很多的藝術經紀公司、很多的表演團隊都曾到過大陸演出,或曾邀請大陸團隊來台演出,他們的經驗非常寶貴;但不論是在公聽會或服貿協議的簽定過程中,完全沒有被諮詢到。我覺得這部分是嚴重的不足,也是我說這次公聽會沒有代表性的原因。謝謝。

← 第四場公聽會:主席張慶忠開場 第四場公聽會:台北市影片商業同業公會陳俊榮理事長(1)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