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主席:請許委員添財發言。

許委員添財:主席、各位學者專家、各位同仁。本席認為如果這類的經濟議題都不能透過協商、達成共識、團結對外的話,那麼台灣大概沒有希望了!為什麼會造成沒有共識還硬要通過,連經濟議題都比拳頭的情況呢?到底動機何在?台灣的教育水準這麼高,民主開放,大家都有自主性,為何不能就此經濟民生議題進行理性的探討呢?在此,本席不禁要請問陸委會的主管官員,在草簽之後迄今,請問你心裡的想法有無改變?是否認為確有當初思慮不周,但是不能放手只能修正之處?如果完全都沒有,那麼這幾個月以來,你們不是把所有的意見都當成耳邊風,把全民都當成瘋子嗎?你們當初是籠統的、概括式的接受,這中間不可能沒有一點都不能改變或讓你動搖的吧?可是本席也對此存疑,因為林中森先生雖然做人溫和,卻言語嗆毒,居然對媒體表示「半夜也要讓它過」,這是不可以的!因為這是經濟議題,如果經濟繼續沈淪,台灣經濟被破壞,將來不論藍綠都會遭殃,以醫療服務業為例,兩邊的水準如何,大家都很清楚,你們為什麼不聽聽業者的意見呢?或許台灣有部分地方需要他們,那你們就要好好跟業者溝通,告訴他們因為真的供應不足,所以只開放某些部分且有具體作法,等業者和消費者有了共識,那些部分就可以開放。基本上,國內醫療業者在健保的限制之下,競爭非常激烈,有些地區缺少醫院,卻連衛生所都礙於利益集團的關說不敢開放,對內是如此嚴苛,既不公平又不合理,那怎可以簽訂協議為由對外開放呢?本席講得很務實也很合理,希望你們仔細想一想。

主席:今天召開的是公聽會,之後還會針此進行審查,屆時就能有更多時間讓相關政府官員針對委員的質疑做說明。
現在請陸委會王主任委員發言。

王主任委員郁琦:主席、各位委員。我平常對於田秋堇委員的問政非常欽佩,也知道田委員在外界的風評都很好,所以我其實是滿尊敬田委員的,但是在這場公聽會中,我覺得我們陸委會的立場和我的想法被田委員扭曲了,還把我們沒有說過的話說成是我講的,甚至說了一次還不夠又講第二次。田委員說我們陸委會不准立法院進行逐條審查,等一下我可以把說過的話講一遍讓大家公評。我很尊敬田委員,因為很多地方對田委員都有正面的評價,我也知道田委員是一位問政認真的委員,既然是問政認真的委員,那麼大家就必須公正客觀的看這個是如何處理的。

在服貿協議簽署後,有好幾位立委打電話到陸委會來詢問協議簽署後的審查程序該如何進行,所以我就請本會同仁研究、整理過去的例子,擬出一份說帖,我現在把說帖上的結論一字一字唸給田委員聽,請委員聽聽看我有沒有這樣講。又,如果我沒有在任何地方說過那樣的話,我希望田委員以後不要再這樣說,因為您是一位非常理性的立法委員。說帖上的最後一段是這樣寫的:「本於相類的事務可以有相類似處理模式的思考,立法院以往對WTO案、FTA案及ECFA等既然都是以廣泛討論、全案表決的議事前例來處理,對於內容是同屬經貿議題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建議立法院可以參酌審查FTA案、WTO案及ECFA的議事慣例,採廣泛討論、全案表決的處理方式。」,所以我們是「建議」,我從來不會說「不能」,身為一個行政機關的首長,我難道吃了雄心豹子膽敢對立法院做這樣的指揮?這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我希望田委員諒察,不要把我沒有說過的話塞到我的嘴裡,我是非常尊敬您的,所以您也一定要用同等態度尊重行政官員。好不好?本來我是不想澄清的,但因為田委員說了兩次,所以我一定要藉此機會加以澄清。謝謝!

← 第三場公聽會:立法委員黃文玲 第三場公聽會:立法委員田秋堇(2)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