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主席:請黃委員文玲發言。

黃委員文玲:主席,各位學者專家、各位同仁。剛剛整個公聽會圍繞的部分,就是有關於醫院開放、醫院服務業的部分;還有社會服務,包括老人、身心障礙機構的部分等等。這些開放到底對台灣有什麼利處?其實,我們可以看得出來,最重要的問題還是在於不對等嘛!剛剛有非常多的學者專家在講,為何社福開放的部分,台灣是全面開放。為什麼中國對台灣就只有開放福建跟廣東兩省。

再從其他的部分來看,就是剛剛講的投資金額的部分,剛剛衛生福利部的次長講,這個部分沒有限制,只有董事比例才有三分之一的限制。既然這個情況,如果大陸的資金都來台灣、來蓋醫院,這樣是好的嗎?剛剛田秋堇委員也講到,台灣並不是缺資金啦,台灣沒有缺資金,但是大陸缺的是技術,他是要來掏空我們台灣醫療人員的技術,我們政府有想到這些防範的措施嗎?根本沒有在想嘛!就一味地在開放而已。

針對陸資合夥申請醫院的健保費用,到底怎麼算,你們有去想過嗎?你們有去深深地思考這個題嗎?還有審批權的問題,你們都說這個部分,最後我們還是可以審批。可是我們台灣目前都沒有任何的限制,而大陸是限制重重。你開放他進來,他們會不會用其他的專業技術人員的部分進來台灣?難道你們這個部分,都不用跟大家說明嗎?我們沒有看到今天陸委會行政機關提出任何一個比較確確的數據,讓我們所有的醫療院所能夠比較安心,光光技術人員的部分,事實上我們大家都很清楚嘛,都可以用其他拐挖抹角的方式、用技術人員的方式就可以進來。你也不用開放護士、開放這些醫師,他們就用專門技術人就可以進來台灣,不是嗎?不是這個樣子嗎?這樣的話你們騙說護士不用進來,醫師都不會進來,這個不是騙人的嗎?我們政府為什麼就這個部分,不敢面對大家,跟大家講清楚講。

社會福利跟身心障礙機構的部分,更是很清楚,我們台灣是非營利,而中國是營利的機構,這個部分,如果中國可以來台灣合資合夥,這個怎麼講呢?為什麼我們都沒有看到你們官員,在這裡面跟我們民眾說清楚,跟我們醫療機構的專家學者說清楚。我們也要求你們公聽會應該廣發所有醫療機構來參與,為什麼我們就沒有辦法廣發所有的醫療機構來參與?

葉委員津鈴:主席、各位學者專家、各位同仁。本席不同意剛才國民黨委員所言,好像認為我們在野黨都是為了反對而反對,簽署ECFA時,執政黨告訴大家這可以為我們增加20萬個就業機會,提高2.5%至3.4%的GDP,可是三年過去了,失業率還是這麼高,連GDP保2都有問題,所以現在大家對於簽署服貿協議也有疑慮,怕台灣人都會如同那位司機朋友一樣,生活不下去只好自殺,請問政府官員有沒有想過開放台灣最基礎的服務業會對台灣造成多大的衝擊?本席認為今日與會的業者代表都是高階人士,連你們都有這麼大的危機感,何況是那些低資本、低技術的行業?本席真的不知道他們要如何面對這樣的服貿協議,如果不退回重簽,本席相信一定會哀鴻遍野,不知道要增加多少自殺人口!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可以簽署這樣的協議嗎?居然還反過來怪我們在野黨,抹黑我們只會杯葛,要知道,就算是杯葛也是很費精神的。你們應該好好的跟業者溝通,嘗試訂出對人民有好處的協議,所謂協議當然是互動的,但是本席看了這次的服貿協議後覺得雙方根本就不對等,我們是完全開放,人家卻設了很多關卡,這樣烏魯木齊的條款你們也簽得下去?這根本不需要我們國人花那麼多薪水請的高官去簽署,實在教人生氣!

← 第三場公聽會:立法委員田秋堇(2) 第三場公聽會:立法委員田秋堇(2)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