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接下來請陳委員其邁發言。

陳委員其邁:主席、各位學者專家、各位同仁。今天本席除表達個人一些意見之外,也提出一些詢問就教於今天列席本會的所有貴賓,目前在台灣不論醫療資源或是醫療人才的養成,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提供國民維持基本健康的醫療照顧服務,此為憲法保障國人的醫療基本人權,這也顯現在教育部對醫學系學生人數的控制上,其實,整個提供醫療服務市場的供需,總的來看,就是要滿足本國人在醫療上的基本需求,本席認為這是政府長期要努力做的事情。

這次跟中國簽署的服貿協議中,在醫療服務這一塊是採取雙向開放的方式,我們對中國開放的範圍,包括在財團法人醫院服務,剛才我的前輩醫師蘇清泉委員有特別提及,台灣人在中國開醫院大概都賺不到錢,衛生署的說帖中也說到,我們在中國的醫療人員越來越少,問題出在哪裡?大家若到中國各地的醫院走走就很清楚,就是碰到服務貿易中相關的貿易障礙,包括人為的及行政的貿易障礙,譬如儀器的檢查、消防設備,以及行政上審批制度所造成的貿易障礙。到中國投資設立醫院不僅不賺錢,甚至連蓋醫院都很困難,這才是最大的問題。

舉例來說,台灣人若根據服務提供模式(3)「商業據點呈現」到中國投資開設醫院,假如將來中國政府把這些貿易拿掉,台灣人所開設的醫院是否還有利可圖?本席認為,當然是有利可圖,潛在的風險是我們的人才與資金都會跟著過去,長期來說,將來國內醫師與醫療技術的品質相對一定會下降很多,因為醫療服務業本來就是資本密集、技術密集及人才密集的產業,根據中國的十二五計畫,也將此列為他們未來要積極推動的重點產業,所以,在可預見的將來,這個問題還是會發生。

另外,開放財團法人醫院雙向服務,其中有規定未持有台灣身分證明之自然人擔任董事會董事合計不得超過全體董事的三分之一,至於中國的資金可以進來多少,在相關的醫療法規中並沒有任何限制,這樣一來有可能會變成三分之一的中國資金與三分之一的中國董事,以長庚為例,目前該院在大陸有投資,所以,每次內部人員調動時,就有台灣的醫師被調到中國去服務,譬如總醫師或是年輕的主治醫師,甚至住院醫師或是其他比較低階的醫療服務人員,都有可能被調到中國擔任醫師的工作。由此可見,中國來台投資財團法人醫院,可以藉由雙向合作或是以模式(3)「商業據點呈現」到大陸設立醫院,就可以把國內的醫師輾轉派到中國擔任醫師的工作,屆時國內醫師的人力當然會大幅減少。基於上述,針對服務提供模式(3)「商業據點呈現」,即到中國投資開設醫院的部分,對財團法人醫院是否該設限?本席認為,對這些財團法人醫院應該設限,要求他們不得前往中國投資開設醫院,或對其內部人員調動的比例給予限制;他們若想藉由台灣優秀的醫療人力前往中國從事醫療服務的工作,就直接投資財團法人醫院,屆時可以控制財團法人醫院董事會董事席次的比例,而董事會也可以做成決策,要求在進行內部人員調動時相關人員必須到中國提供醫療服務,所以,本席所擔心的問題最後還是會產生。

這些問題反映出衛生署、經濟部當時在跟中國談判時我們的出價與對方的喊價,到現在我們仍然不知道他們當初到底出了什麼價,對方又喊出什麼價,雙方談判的過程如何,為什麼會談出這樣的結果?在此我要很不客氣地講,在醫療服務業這一塊,相關部門所談的結果只得到一個喪權辱國的協議,也是一個完全不對等的協議內容,根本沒有考慮到國內醫療服務業這一塊到底有哪些強項!以中國對我們開放的醫療服務來說,連我們要到哪裡設立醫院,地點的選擇都必須經過中國衛生主管部門的審批與同意,殊不知他們可以做很多政治上的考量,或是以國家需要為由,反正審批與同意權都在他們的手中,所以,這種開放完全是不對等的作法。

除模式(3)「商業據點呈現」有許多爭議之外,還有跨境交付服務的部分,包括醫療租賃業等等,中國的醫療租賃業可不可以直接將醫療器材租給台灣的醫師使用,因為協議的第一項、第二項都不做限制,所以,能否使用服貿協議第一種跨境交付服務的模式來做處理?不無疑問。

其實,目前國內各大醫院的醫療器材都是向業者租賃而來,主要是基於成本的考量,甚至包括醫療器材的檢查也都是由租賃業者負責處理,這幾乎是各大醫院營運的常態,但在模式(1)中都沒有給予限制,不知道相關部門當初是怎麼跟人家談的?到底是怎麼出價的,請衛生主管機關能詳加說明。

主席:繼續請學者專家進行第二輪發言,第一位請台灣區醫療勞動正義與病人安全促進聯盟林秉鴻副秘書長發言。

林秉鴻副秘書長:主席、各位委員。剛才衛生福利部許次長在回應各位學者專家的問題時指出,他們會請律師或會計師對現有財團法人醫院進行稽核,但我們認為這完全是黑箱作業,我們建議應由民間團體參與,因為財團法人醫院也是由各界捐助而設立,所以,要有醫勞盟、醫改會或督保盟來參與稽核財團法人醫院的會計與資金流向。舉例來說,長庚醫院會去買台塑四寶的股票,未來中資若參股進來,而且股權的比例非常高,他們就可以要求購買中國工商銀行或中國建設銀行的股票。

老實講,我們真的不知道政府為什麼要引進中國的資金?現在台灣四、五、六大皆空,人力資源極為缺乏,實在很慘,像台東全境醫院,在今年7月就沒有婦產科醫師看診,即便是有醫療器材,但既沒有人員值班,也沒有醫師幫忙婦女接生小孩,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不知道政府要在偏遠地區蓋一個蚊子醫院做什麼?

最近商業周刊裡面一篇文章提到有所謂的鳳梨酥效應,自從兩岸簽署ECFA以來,台灣賣鳳梨酥餅店的門市全部下掉50%,因為導遊都把來台觀光的陸客帶到中資參股的禮品店去消費了,也就是說,陸客來台消費的錢全部又回流到中國的口袋裡去了。同樣的道理,今天你們希望中國能到我們的偏遠地區蓋醫院,但中國的業者可以選在日月潭、太魯閣或是墾丁的渡假飯店開設醫美健診,他們也不用捐助台灣設立什麼非營利性財團法人醫院,或是配合國際醫療專區的法規,就這樣很輕易地將陸客在醫療上花的錢很快地又回到自己的口袋,從這種一條龍的經營方式來看,未來他們還是會鑽漏洞。

這次服貿協議的簽訂,在醫療方面我們並非擔心競爭力的部分,主要還是牽涉到為國民健康把關的問題,我曾遇到一位不會講英文的大陸醫師,在此我要秀一下在大陸醫院門診的用藥,即「優康德香港腳浸泡劑」,製造廠商為陝西家樂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要成份包括烏梅、蜈蚣、山七、地伏子,有阿婆用這種含有蜈蚣成份的製劑來泡腳,結果整個腳都泡爛掉了,在藥的包裝盒還註明注意事項:對本產品過敏、外傷性皮膚破壞及嚴重糜爛者禁用,類似醫藥安全方面的問題,我們到底要如何把關?值得大家深思。我們認為,醫療並非服務業,它乃是一項專業,跟軍警、教育一樣,是屬於與國安議題有關的行業,政府一定要做好嚴格把關的工作。

← 第三場公聽會:立法委員田秋堇 第三場公聽會:立法委員蘇清泉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