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接下來請陳委員超明發言。

陳委員超明:主席、各位學者專家、各位同仁。剛剛聽完中華民國台灣省在大學聯招能考上醫學院的第一流人才的發言,本席有幾個問題提出,誠如段委員所言,為何只有董事的限制,卻沒有資金比例的限制,但是,本席再回過頭想想,你們都認為台灣的技術是第一流,台灣的人才比他們還厲害,請問,一旦大陸來投資我們的財團法人醫院,差別會在哪裡?醫院設立的越多,因為有競爭,服務不是應該越好嗎?還是因為他們來台投資會將我們的健保吃掉,所以大醫院就吃不到呢?你們身處於台北、身處於都市,因為有許多大醫院,所以不會有感覺,像我們苗栗這種落後地方的民眾,想要到台大、長庚或榮總這些大醫院住院,還得要去拜託、要去排隊。所以我們不要有那種認為自己厲害卻又怕人家來的想法,本席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奇怪的道理,台灣的優質條件在哪裡?台灣的競爭力在哪裡?為何聽到大陸人要來就怕得要死?為何談到這件事就將意識形態掛在其中?

至於我們到大陸投資對中資的影響會有多大,政府也有幾點要做檢討,譬如目前台灣人到大陸投資醫院的經營狀況如何?他們在對岸碰到什麼樣的困難?陸資到台灣來會對我們真正產生的影響是什麼?大家都害怕他們進來,只提到他們是一條鞭、只提到他們的資金很龐大,其實,我們應該要有雄心,服貿協議一定要通過的原因,不是為了其他,只是為了創業、為了替台灣開拓市場,進而支持台灣的企業,不然,台灣根本找不到錢。

本席認為,你們這些醫療機構的觀點相當錯誤,大家以為醫生是救人的事業,其實,醫師賺錢賺的比別人都還多,聽過剛才幾位的發言,既然你們認為台灣的醫療產業很好,為何沒想過將台灣的醫療與大學及醫療學院連結成為一個產業,不再把它當成救人的事業,現在已經沒那麼偉大、沒那麼崇高、沒那麼神聖了。既然你們有這麼好的技術條件,為什麼不擴充我們的醫學院,對人才再做訓練,使醫療成為台灣的特殊產業?舉個例子,雖然在大陸是以國營企業為主,但是,你們必須要了解一個現象,大陸的私人企業、私人醫院是掌握在哪裡?像是福建省莆田市這個村莊的私人企業就佔了中國大陸百分之八十幾的比例,你們那麼厲害、那麼有能力,而且服務態度又那麼好,根本不用害怕,勇改的接受他們的挑戰。本席剛才聽到的幾乎是一面倒的意見,如果連你們這些菁英都這麼害怕,台灣還有什麼前途可言?請永遠記得,一定要面對我們所碰到的問題,中國大陸非常的大,世界各國像是美國及日本都無法避免與它接觸,為何我們卻反而越來越保守、越來越想要關上我們的門呢?
另外,各位業者剛才也提到,台灣輸出到那邊的藥品品質良好,其實,他們進來的藥品,我們敢買嗎?為什麼你們這麼的害怕,本席認為,台灣都被你們講得好像非常沒有前途,尤其醫學系的學生可以說是全國最優秀的人才,如果連你們也有這樣的思想,根本就沒什麼可做了。事實上,生技業人家也會做,不是只有我們最厲害,他們也可以請世界各國的人才合作研發,你們不要一副自己是多麼的厲害,而人家就好像要來偷我們的東西一樣。你們要有開放的心來面對中國大陸,反攻大陸必須要仰賴你們,如果你們是這個樣子,將來要如何反攻大陸?本席現在不是提出批評,只是希望大家的思維觀點能夠有所改變。

剛剛本席提到了莆田市,當地敢與國營企業競爭的私人企業佔了七、八成,大陸的確是有許多的潛規則,既然你們說有許多醫師到大陸去執業,本席希望衛生署能做個調查,大陸的薪資有多少?醫師的薪資有多少?台灣的薪資又有多少?清楚的做個比較之後,大家就能了解所有的情況。既然開放台灣到對岸設立醫院,我們當然可以要求在那邊設立高等級的醫院,不要怕!你們是台灣的精英,沒什麼好怕!加油!不要常常想得好像台灣就要倒閉一樣,改變一下觀念,而且不要有政治因素存在,對於台灣政治的狀況,我們大家都很清楚,所以最重要的是考慮自己如何壯大台灣,不要只會保守不前、只會關起門來自我吹噓,卻不敢跨出門口,謝謝。

← 第三場公聽會:立法委員田秋堇 第三場公聽會:立法委員蘇清泉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