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主席:請田委員秋堇發言。

田委員秋堇:主席、各位學者專家、各位同仁。服貿協議已經簽署完成,海基會、海協會都已經簽署完畢,今天我們在討論什麼?我們不是討論一個正要簽卻還沒簽的協議,而是討論一個已經簽好的協議。

對於今天早上許多學者專家的發言,本席是越聽越煩惱,幾年前本席擔任立委時,台灣是四大皆空,現在則是五大皆空,大家是否知道已經快要六大皆空了?除了內外婦兒以外,我們已經找不到麻醉醫師,同樣身為女性,本席非常了解,現在的高齡產婦越來越多,所以有很多人都是剖腹產,但是,許多的婦產科醫師告訴本席,沒有麻醉科醫師、沒有小兒科醫師在旁邊待命,他們根本不敢接生。剛才柯醫師與潘醫師也提到所謂的假日兩岸飛刀手,單是婦產科醫師就有400人,而我們全國婦產科醫師的平均年齡是53歲,也就是說,7年後我們的婦產科將會全面崩盤。然而,我們宜蘭的情況更慘,婦產科平均年齡是57歲,3年後全面崩盤,而且在蘭陽溪穿過中間一分為二的溪北陽明醫院已經宣布,一個禮拜只接生3天,如果連溪南的婦產科醫師也開始出現狀況的話,以後沒有排到醫師的宜蘭婦女一旦開始陣痛,她的先生可能就要立刻開車,而且走雪山隧道就不能遇到假日的塞車狀況,以後誰敢生小孩?這個問題還不嚴重嗎?

剛剛潘醫師提到了螺絲釘效應,現在看起來這個螺絲釘好像是輕輕的割在牆上,但是它會越鎖越緊,等到台灣的醫護嚴重缺乏人力時,台灣的社會就認為讓中國的醫師與護士到台灣來執業也算是OK。本席在衛環委員會擔任召委主持婦產科醫師聽證會時,婦產科名醫謝豐舟醫師公開表示,再這樣下去,以後台灣人要請獸醫來接生。所以本席想請教陸委會王主委與林中森董事長,你們剛才發言時所做的那些報告能夠解決現在發生的這些問題嗎?有多少的學者專家都表示問題只會越來越嚴重?諾貝爾獎得主JosephStiglitz對於自由貿易的主張有三點,首先,任何貿易協議必須是對等的;第二,貿易協議不應該把商業利益放在國家利益之上;第三,最後的談判過程必須透明化。誠如剛才李俊俋委員所言,你們沒有將談判過程的紀錄送到立法院來,我們要如何審查?

4年多前陳雲林到訪台灣,引起全國嘩然,其他協議本席都姑且不提,只講毒奶粉事件而簽署的兩岸食品安全協議,本席永遠記得在簽署該項協議的前一天,11月3日,我們對葉金川署長提出質詢,因為江丙坤不懂食品安全的問題,他要簽署的協議內容一定是葉署長代為準備,當時葉署長也回答說是,因此本席表示既然是葉署長準備的協議內容,我們就放棄言論免責權,召開秘密會議,請他先讓我們看過協議內容,然而他就是不肯,沒想到,第二天竟簽了一份令人腦充血的協議,而且是七天自動生效,當本席看到那份空無一物的協議內容,就知道那只是芭樂票。完成簽署的第二天,11月5日,葉金川的運氣不好,又被排到衛環委員會來備詢,當時本席就表示,他們簽署的協議根本是芭樂票,雖然我們12家廠商求償7億元,但是本席可以保證,他們一毛錢也求償不到。4年多過去了,我們12家廠商求償的7億元,最後真的是一毛錢都要不到,葉金川竟然還對本席說,有簽總比沒簽好,真的嗎?

當時簽署的食品安全協議,其實只是將炸彈的引信拔掉,讓我們全國人誤以為兩岸已經解決了毒奶粉事件,事實上,根本完全沒有解決,那些受害廠商就像被強暴的婦女一樣,只能躲在角落哭泣,根本拿不到求償,本席去對他們表達關懷時,他們還不斷的拜託本席,不要將他們的名字再次提起,只求世人忘了他們曾經是毒奶粉的受害者。後來再次質詢時,本席就當著賴幸媛的面痛罵葉金川,散會後賴幸媛跑來問本席為何如此生氣,本席告訴她,國會要求先審核協議內容,民進黨甚至願意扮黑臉,讓國民黨為台灣人民多要一點東西,他們卻都不肯,結果她脫口而出,中國不肯啊!為什麼?因為中國不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所以台灣不可以有國會,如果兩岸的協議在國會逐條審查,只要被修改了一個字,也就證明了台灣有國會的存在,這是不可以的事情。為什麼國民黨、陸委會要去配合中國,讓台灣在實質上變成沒有國會,而且不是一個國家?

王主委,因為今天是公聽會,本席不能對你提出質詢,但是,下一次你就必須答復,為什麼朝野協商已經簽定服貿協議要逐條審查,不能夠包裹表決,而你竟然公開對媒體表示不可以?你憑什麼來指揮國會?為了簽署服貿協議,聽說你們和中國開了五十幾次的會議,但是,包括國民黨的委員在內,我們竟然連一次都不知道,而你竟然公開表示,經過朝野協商決定服貿協議不可以逐條審查?所以本席合理懷疑,王金平院長之所以會被馬英九總統追殺,與他當時簽下服貿協議朝野協商可以逐條審查有非常大的關係。馬英九總統為什麼急著要這個……

主席:不要談論與服貿協議無關的議題。

田委員秋堇:主席,再給本席一點時間?

主席:不可以,你已經偏離了服貿的議題。

田委員秋堇:主席,30秒?

主席:不要偏離主題,好嗎?

田委員秋堇:何謂偏離主題?主題就是台灣的前途、台灣人民的安危、台灣人民的福利。馬總統急著要在明年APEC上海會議時舉行馬習會嗎?否則,為何急著要簽定服貿協議?本席認為,王郁琦主委與林中森董事長應該要好好的答覆這個問題,為什麼開了幾十次的會議,我們的國會卻連一次都不知道?為什麼我們不可以逐條審查服貿協議的內容?針對這個問題,請王郁琦主委等一下提出回答。

主席:請葉委員津鈴發言。(不在場)

← 第三場公聽會:立法委員蘇清泉 第三場公聽會:立法委員陳超明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