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主席:現在繼續開會。

進行委員發言,因為今天登記發言的委員比較多,原則上,每人的發言時間為6分鐘。

第一位請段委員宜康發言。

段委員宜康:主席、各位學者專家、各位同仁。我們舉辦公聽會是希望聽取各位的意見,另外,也希望政府能夠做妥適、清楚的評估與說明。不過,我們的公聽會進行到現在,這些相關機關所提出來的說明,其實都只是講他們想要講的話,本席認為,這樣不只完全沒誠意,也令人感到失望。
任何一項協議的簽訂,雙方簽訂協議後絕對是各有利弊、各有所得,而且要承擔各自的風險。對於我們所要承擔的風險,完全避而不談,本席認為,這就代表著我們政府機關的心虛。以本席剛才在席位上所提的問題而言,任何一項協議的簽訂,一定會有它的原因,條文為什麼會這樣訂定、誰提出的要求、可能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當然都必須要提出說明。

對於開放陸資投資醫療院所的規定,為什麼只規定自然人擔任董事的上限,卻不規定資金的上限?道理是什麼?我們開放對於財團法人醫院的投資,到底是開放既有的醫院,或者是新設的醫院,關於這點似乎也沒有清楚的說明?無論是投資設立財團法人醫院,或是投資財團法人醫院,錢是不能帶走的,也就是說,不能賺錢,既然不能賺錢,他們為什麼要來投資?難道他們是來協助台灣的醫療設備,或是來台灣做醫療奉獻嗎?本席認為,應該不是這樣,既然不是這樣,他們的目的又是什麼?難道我們沒有做過評估嗎?這樣開放之後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難道我們沒有做過評估嗎?他們要的是什麼?如果不是要來營利,他們要的一定是別的,譬如醫院經營的技術、醫療人才養成的經驗或是我們的醫療人才,他們總是要一個東西吧!你們是否做過評估、是否要做個說明?

關於老人及身心障礙照護機構的部分,目前我們的身障機構並不能營利,未來他們過來投資身障機構、投資身障機構之後,是否可以營利?我們的機構主要是接受政府的補助及社會的捐助,其中又以政府的補助為大宗,未來對於陸資來台投資的機構,政府是否要給予補助?如果他們可以營利,政府要不要給予補助?這是另外一個問題。

對於49床以及29床以下小型老人及身障機構的開放,規定陸資的投資比例不能超過50%,然而財團法人醫療院所的一般規模可能都比社團法人或私人醫院大,但是,我們對於規模比較大、影響層面比較廣的醫療院所,卻反而沒有規定投資的比例,雖然只能有1/3的自然人董事,但是,其他2/3難道不能去找人頭嗎?這樣的問題,我們不會想不到吧?在台灣社會找人頭擔任董事,可以說是一種常識,我們不要講人頭那麼難聽,即使持股是零也是可以擔任董事。如果他的資金在理論上可以達到99.99%,而台灣的資金只有0.01%,這樣也能稱為合資的話,即便他只有1/3的董事,一樣還是可以控制這家醫院。

如果照我們政府的規劃,未來設立自由經濟區之後,對醫療院所會有什麼影響?在自由經濟區設立之後,財團法人醫院是否能在自由經濟區裡設立醫院?它是否能夠營利?既然是在自由經濟區裡,它是否能夠營利?或是未來它只要在自由經濟區裡設一個櫃台,這個櫃檯就是一家公司,它就可以媒介中國大陸籍人士到台灣來做醫美、健檢以及治療等等,凡事只要透過這個媒介即可,這樣將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本席所提問的這些問題才能稱為後續的評估,你不能只是一昧的說目前沒有這個規畫,讓大家看到的只有眼前,眼前就已經有這麼多問題,更何況是未來?你們這是負責任的評估嗎?關於這部分的協議簽訂之後,對於台灣未來的影響是什麼?對台灣未來整個醫療系統及長照系統的影響是什麼?是否有讓任何數字的評估?很抱歉,沒有!你們到這裡是白做了這場報告,本來主席是打算把時間安排在晚上,其實,這樣的報告只要安排在半夜就好,何必還安排在白天!

← 第三場公聽會:衛生福利部許銘能次長(1) 第三場公聽會:立法委員李俊俋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