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請衛生福利部許次長發言。

段委員宜康:(在席位上)主席,許次長發言的時候,是否能夠說明,談判最後達成這樣協議內容的原因是什麼?為什麼是這樣的規定?

許次長銘能:主席、各位委員。今天各位學者專家及團體代表都提出非常多關於服貿在醫療及社服等相關產業的建言,不過,大家著墨較多的還是醫療服務業這個最主要關切的點。的確,在醫院服務的部分,包括社會長照服務在內,幾乎都是屬於非營利機構的設計,然而,大家擔心的是陸資進來之後,這些非營利事業是否會變成營利的機構?其實,大家可以不需要擔心會變成這樣的情況。

第一、我們開放的是財團法人醫院,資金進來之後是帶不走的,在這裡面只能夠投資,無論是解散或是有盈餘,董事都不能分得任何相關的資金,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也只能夠做投資,所以當初我們在開放的過程中,僅針對財團法人醫院的部分開放讓陸資過來投資。至於大家擔心陸資的進入是否會造成營運過程中產生營利的現象,也有人質疑對於財團法人資金的運用是否有相關的稽核制度?有,之前的衛生署,也就是現在的衛福部,對於所有的財團法人,也包括社團法人在內,每年都會定期邀請會計師、律師與醫療的專業人員到各個醫院清查資金的運用及收入與支出的相關會計報表,一旦發現有異常的部分就會請他們提出改善的措施,直到改善完成為止,我們才會同意。至於違反相關規定的部分,必要時得依相關的醫療法律,進行相關的規定處置。在這樣嚴格的把關下,醫院是不太可能變成營利的機構。

第二,關於開放台灣的醫師到大陸執業,過去的確有類似的情形發生,根據我們這幾年來的統計,99年時有四百多人申請良民證到大陸去行醫,但是,100年時人數已經大大的減少,最主要是因為台籍的醫師到大陸的薪水及各方面的執業內容並沒有很明確的相關誘因。未來對於台灣的醫師到大陸執業的原因,我們會去加以了解,是否會影響醫院整體的營運、是否會造成醫院的醫師人力缺乏。至於醫院的醫師人力或護理人力不足,其實,我們在五大皆空或四大皆空的問題之下,也提出了所謂的十二項策略來解決五大皆空的問題,包括醫療糾紛的處理及醫療法第八十二條之一醫師在醫療過失的相關刑責,都在我們提出的策略中去尋求解決。在護理人員的部分,我們也提出了十大策略,對於護理人力的留任及護理人力的衝突等等,都有相關的配套措施。同時,針對是否開放大陸醫事人員到台灣執業的問題,至少到目前為止,甚至是未來,我們在政策上不會承認大陸醫事人員的資格,也不會讓他們到台灣執業。除此之外,對於陸生來台的部分,我們也限制陸生來台從事醫事人員的學習與訓練。總之,在醫事人員這個部分,只要涉及人民的生命與服務的品質,我們都有非常嚴格的把關。
針對長照這個部分,大家顧慮到是否會有營利化情況產生,其實,我們目前開放的是小型,而所謂的小型就是49床以下的老人機構、29床以下的身障機構,這些都是屬於小規模的機構。目前以身障機構而言,29床以下的身障機構,在台灣只有6家,未來若是陸資要來台設置這樣的機構,負責人一定要是台籍人員,而且他的出資不能超過50%,所以大概僅能挹注資金,沒有營運的權責,我們也希望透過這樣的方式,讓台灣在這方面的服務能夠更加多元。

至於醫療器材或所謂物流等相關產業是否會產生壟斷的情況,其實,根據我們的投資審議的相關規定及辦法,每一個進來的投資都必須經由審議小組進行審議,而且在審議方面還要透過衛福部提供相關的意見,遇到比較特別的投資狀況,也都會做嚴格的把關。

我們認為,在未來整個服貿的開放過程中,醫院與所謂老人服務業的部分,對台灣的衝擊與影響,其實是相當的有限。對於醫療器材的租賃以及相關醫療器材的檢測,尤其是檢測服務的這一塊,事實上是有非常嚴格的認證。如果沒有取得食品藥物管理署的認證,它就無法在台灣經營這樣的服務業,相反的,如果它能取得認證的話,也就表示它的相關水準與品質是等同於世界級的標準。目前台灣大約有16家到18家具有醫療器材檢驗服務技術的業者,其實,這些業者對於台灣產業也能提供相關驗證上的資助。總之,未來有關投資的部分,我們一定會再做極為嚴格的審核與把關。以上做一個簡單的回應與報告,謝謝。

主席:許次長,剛才段委員特別詢問這次將醫療衛生項目列入服貿協議的動機、理由?

段委員宜康:(在席位上)不是,譬如對於老人及身心障礙機構的投資,為什麼規定持股比例不能超過50%?為什麼對醫療機構卻沒有做同樣的規定?這兩者規定不一樣的原因是什麼?

許次長銘能:對於投入醫院資金的部分,其實政府設有一個機制可以隨即審核它的財務報表。

段委員宜康:(在席位上)我們怎麼會知道你們的審核標準是什麼呢?

許次長銘能:這方面的標準……

段委員宜康:(在席位上)本席只是以此來舉例,你只要說明為什麼是這樣子?是誰的要求?是我們的要求,或是中國方面的要求?為什麼會呈現這樣的狀況?這樣才叫做說明,對不對?

許次長銘能:以目前的狀況來講,大陸對於台灣開放的部分,無論是獨資或是合資,事實上,已經開放到非常大的層面,反過來,他們當然也會要求我們相對等的開放,但是,我們不可能在醫院的部分也採取相對等的開放方式,在這樣的前提之下,目前我們也只開放財團法人醫院,甚至連社團法人醫院及私人醫院都完全不開放,相對於大陸而言,我們在醫院開放方面可以說是已經限縮得相當多了。至於資金與董事方面,我們希望掌管經營的董事人數不要超過三分之一的限制,因為我們的醫療法有規定,董事的部分、非醫療人員的部分及三分之一的部分是有其相關法律的限制,所以我們也希望董事的人數不能太多,因為他們絕對不是由大陸的醫事人員到台灣擔任董事的職務,而且他們在台灣也不可能有執業的情況。

其次,關於社會福利的部分,因為經營的規模比較小,所以在投資方面,當然是希望不要超過50%的限制,仍然由我們自己來主導經營社會福利機構。

段委員宜康:(在席位上)你這樣的講法,本席聽不懂。在規定上是否可能出現一個狀況,譬如醫療院所的董事不超過1/3,但是資金比例卻超過50%、60%,是否有這樣的可能?

許次長銘能:有可能。

段委員宜康:(在席位上)這就是你要講的重點。

許次長銘能:的確是有這個可能,但是……

段委員宜康:(在席位上)既然大家提出了質疑,你就應該要回答。

許次長銘能:是。

段委員宜康:(在席位上)不要搞得好像我們在對你提出質詢一樣,人家已經不止一次地提出疑問,你就要誠懇地回答,難道不是這樣嗎?你不能只講你要講的話!

許次長銘能:是,關於委員剛才所提的問題,我們的確是對資金沒有設限,只有對董事做了相關的設限。

段委員宜康:(在席位上)所以本席要問為什麼?為什麼你們對於老人及身障機構提出這樣的限制?那麼醫療院所的部分呢?

主席:先讓許次長準備一下資料,休息之後再開始下一輪的發言。

現在休息5分鐘。

休息

← 第三場公聽會:立法委員段宜康 第三場公聽會:立法委員段宜康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