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主席:接下來請台灣醫療勞動正義與病人安全促進聯盟林秉鴻副秘書長發言。

林秉鴻副秘書長:主席、各位委員。其實,兩岸服貿的議題在衛福部的醫事司及民進黨的黨團都開過會議,我也都曾上台做過報告,現在我就擷取之前參與所提的意見在此發言。

醫務管理學會要求政府開放代訓大陸醫師及醫事人員,所謂的代訓就是代替大陸醫院訓練大陸來的醫師與護士,其實有些醫院是要支付代訓費給幫忙代訓的醫院,以大陸總共有二十五省而言,一個月代訓一省,可以輪2年都還有剩,雖然醫院是可以賺錢,但是台灣勞方的薪資將會被壓榨到所剩無幾。第二點,私立醫療院所協會也要求開放到大陸取得醫師、護士及其他專師執照的台籍人士優先認證,問題是他們的學制與認證相當奇怪,而且造假的文憑很多,甚至醫師國考都有題目流出的舞弊現象,所以這主要是資格的問題,因為無法確定他們的資格,一旦開放可能會影響到我們的醫事人員品質。舉個例子,我在美國認識一位幫人家帶小孩的大陸醫師,當時我曾問他為何不去考USMLE,也就是美國的醫師執照認證,這是對全球開放的認證,只要你有實力通過認證就可以去申請擔任他們的住院醫師,結果他直接了當的回答看不懂英文,請問,像這種素質的人才你要如何使用?如何與他們開放對等?

剛才提到在400名兩岸飛刀手醫師中有200名是婦產科醫師的問題,其實,並不是台灣的醫師不願意留下來,而是因為醫療糾紛這個問題,國家並沒有替我們解決,醫療高風險的科別全由醫師自行承擔責任。再加上司法對於醫療的干預太過嚴重,連教授的研究費都會被干涉,這樣醫師如何能放心的在台灣行醫?最後就變成他們去對岸賺取資金再回來賠給大家,這是一個需要解決的奇怪現象。

我們之所以反對兩岸服貿對大陸的開放,除了主要的素質問題之外,對岸畢竟是一個用500枚導彈瞄準我們的國家、它畢竟是一個與我們敵對的國家,這個問題也沒有解決,怎麼就先來談這些問題呢?根據我們醫勞盟對於兩岸服貿協議的立場,提出下列幾點主張:

第一,反對政府企圖以服貿做為任何解決醫療崩壞以及健保財務困境的手段。

第二,依照現在的服貿條款而言,其實台方最大的收益者在於企圖擴張又受限於法規不得從事財務操作的財團法人醫院。過去財團法人也有無限制擴張,卻是引起醫療崩壞與血汗醫療的元凶,甚至是造成現在國家健保財政負擔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強烈要求政府在簽訂服貿協議之前,應立法強制財團法人醫院除了目前公開的檢視報表之外,需要接受外部第三方會計稽核,並依照國際醫療會計準則規範,從嚴規範財團法人的資金流向,使財團法人醫院回歸於法人的公益性。

第三,對於包括中國在內的醫療開放協定,必須在一個完整的國家醫療健康及產業的戰略目標之下思考,除了中國以外,需要考慮周邊國家、甚至全球醫療產業的競合,這個戰略目標必須是國家層次的醫療健康與產業的願景,沒有願景的論述與現階段的做法都是支離破碎的短視近利,徒然空耗了台灣優質的醫療國力。

第四,針對外籍醫事人員執照認可,也必須站在全球菁英爭奪戰的高度來規劃,目標應該是放在各國的醫療頂級菁英,而非針對特定國家或是特定的富二代、官二代或醫二代來量身訂做。

第五,在醫療產業方面,中國醫療市場對台灣醫療產業的最大助力是中國醫療的後台市場,包括醫藥物流、中藥的原料市場、新藥研發、醫才醫藥證照的取得及長照事業等等。這些台灣的優勢產業項目,目前中方不是尚未開放,就是實務上諸多刁難與限制,然而,需要政府替民間產業積極爭取的項目,在此次的服貿項目中卻完全付之闕如,所以請針對需要談判的項目進行談判。

← 第三場公聽會:萬芳醫院潘建志主治醫師(1) 第三場公聽會:海基會林中森董事長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