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主席:請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教授發言。

柯文哲教授:主席、各位委員。其實任何一個政策的考量都很簡單,只有兩個原則:一、你希望50年後的台灣是什麼樣子?二、你現在的所作所為是否朝那個方向前進?在回答第一個問題前,我們先來檢視一下台灣的醫療現況。作為一個在第一線實際臨床工作者,我至少可以舉出好幾個目前看到的問題。比如急診暫留人數爆滿,台大醫院急診隨時有150人左右在等待住院;「四大皆空」更是大家天天在討論的問題,其實「四大皆空」空的是初期照護,因為專科醫師的人數並未減少;至於醫療費用則是每年都在快速成長,因為在目前的健保給付制度之下,醫療費用根本控制不了,如果要控制,就必須「家醫」、「分級」、「轉診」、「論人計酬」,衛生署原本要推DRG制度,可是推動到一半就停掉了;有人問台灣的醫療有無不平均的現象?當然有啊!台東縣縣民的平均壽命比台北市民少8年以上就可以看得很清楚。本來醫療和教育就應該平均發展,因為這是窮人最後的一個機會。就我們在醫院實際運作來看,醫療人力架構必須重整,目前的現況是主治醫師做住院醫師的工作,住院醫師則做實習醫師的工作,而實習醫師做的卻是歐巴桑的工作。其實我今天是替醫勞盟的張理事長代打,我認為醫師納入勞基法是遲早的事,因為美國擋了差不多8年,最後住院醫師的工時限制法還是上線,臺灣目前專科護理師限制很多、醫師助理則完全沒有立法的情形下,醫療人力架構的問題還是沒有辦法解決。我剛才講了這麼一大堆在講什麼,你們知道嗎?如果我們目前有這麼多問題,我現在問政府,服務貿易協定實施以後,對目前這些問題有幫忙,還是沒有幫忙?這就是重點。

我剛才很仔細看衛生福利部的說帖,我對衛生福利部的說帖有幾個回應,第一,以前馬政府不是說,簽定ECFA以後國民經濟會成長,結果呢?我沒有看到。就是因為ECFA沒有成功,政府已經失信於民了,現在再提出服務貿易協定,老百姓第一個反應就是不信任,有一些懷疑。事實上,今天所謂服務貿易協定,作為醫界第一線臨床的醫生,我不是反服務貿易協定,我是反黑箱,到底裡面是什麼東西,我都不知道,就包裹式地簽定。本來逐條討論、開放討論是必要的,在政府已經失信於民的狀態之下,當然更要討論。

另外,餅不要劃太大,政府聲稱大陸市場怎麼樣怎麼樣?我就明白問一句話,臺商去大陸開醫院,有哪幾家是賺錢的?請問廈門長庚的帳已經plus了嗎?大陸有很多潛規則造成台商生意都是看得到吃不到。衛生福利部的說帖裡面講,我國醫療機構屬性都是非營利性質,醫療財團法人都是公益法人,所以大陸資金進來,我們都有規範它。講這一句話是睜眼說瞎話,如果臺灣的醫療真的是非營利事業,為什麼醫院愈開愈大、愈開愈多?醫院雖然沒有賺錢,但是周邊事業都在賺錢。所以講我國醫療事業是非營利性質,所以大陸資金來會受到良好的控制,寫的人到底自己相不相信?就我們目前看到的,高階的醫療人才跑到大陸去,現在不是假日飛刀手一大堆?禮拜六、日飛到大陸開刀的,我認識好多人都是這樣;低階的醫療人員薪水更降低,我也知道衛生福利部的說帖是說,我們沒有開放大陸專業人力來,坦白講,只要服務貿易協定一簽下去,擋也擋不住,我認為就是螺絲釘戰術,什麼叫螺絲釘戰術,就是螺絲釘先輕輕釘下去,然後愈鎖就會愈緊。事實上,服務貿易協定一簽定,臺灣高階的醫療人才會跑到大陸去,而低階醫療人才薪水會再降低,因為大陸的人會跑過來,所以薪水會再降一次。

最後講到長照,衛生福利部也說,我國長照資金不足,如果大陸資金進來補充會改善。坦白講,如果長照這麼重要,政府就要自己做,不要老是想敵國會幫你,那是不可能的事。我的意見是一個國家最基本的教育與醫療,再怎麼資本主義國家,這兩項還是要維持一個程度的社會主義,因為醫療與教育的平均是給窮人最後一個機會,是保障人民最後的一個機會,所以在所有其他服務貿易協定裡面,這兩項是特別要逐條討論的,教育當然也包括文化。目前臺灣的醫療狀況一大堆問題,政府常常想服務貿易協定對我們有什麼幫忙?我坦白講,這是不負責任的政府,因為如果是重要的、困難的,政府自己要扛起來做,而不是講,長照很困難,大陸資金進來我們會改善,這是不對的。就好像都更,都更為什麼失敗?其實都更要成功,一定要政府自己扛,放給私人建商去做是不會成功的,這是很清楚的道理。

我把今天講的話做一個結論,我們不是逢中必反,我們認為醫療人權是人世普遍價值,也希望中國大陸的人民有更好的醫療。在這個前提之下,其實我們今天反的是黑箱,到底服務貿易協定裡面的條文是什麼?講清楚一點,到底要怎麼做?大家都搞不清楚。所以我不是反服務貿易協定,是反黑箱作業、反包裹表決。我的訴求很簡單,特別是醫療與教育這兩項,教育還包括文化,逐條討論、開放討論,就這樣而已。謝謝!

← 第三場公聽會:陸委會王郁琦主委 第三場公聽會:萬芳醫院潘建志主治醫師(1)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