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主席:請台灣醫療勞動正義與病人安全促進聯盟蘇柏熙理事發言。

蘇柏熙理事:主席、各位委員。首先要說明的是,我不是醫師而是急診專科護理師。大家都知道醫勞盟對醫師勞動相當關注,但其實醫療盟也關心護理相關議題,今天請各位容許我在此報告一些護理人員的心聲和小故事。

台灣的護理和護理教育曾經仰賴於宣教士和修女,讓台灣的人民受到廣泛的照顧,經過這一百多年,台灣的護理已經從一片蠻荒走到能由台灣自己培養出護理博士,這段時間護理的發展已經和世界接軌,可是在和世界接軌的今日,台灣護理的職業環境卻落後到令人不可置信的地步,台灣護理的過勞、變相工時、畸形班表都是壓榨護理人員悲天憫人特質衍生出的怪異現象,並因此造就了護理職業環境出現血汗、血淚、血尿和血便的情形,如果我們只是站出來為護理人員發聲,那只是為這個行業考量而已,但是護理能把健康的衛生觀念廣泛推廣到全民,試想,如果一個照顧人的人有上述現象,那對全民的健康有到底有什麼益處?或許有政治人物會說開放對岸護理人員來台,可以協助台灣的護理人員照顧病人,也可能認為這樣可以拓展台灣的商機,姑不論當年如何失去大陸的歷史教訓,僅以這種只挺財團不挺全民健康和利益的態度來看,由不得我們會有將來可能衍生劣幣驅逐良幣危機的疑慮。我幾年前到中國大陸參訪過他們的醫院,據我所知,他們的護理人員甚至連注射點滴時加藥品的IV Bag都不認識,以他們這樣的環境,一旦開放,台灣的護理人員很有機會可以到大陸去發展,我記得李司長曾經在9月中對台灣護理產業公會林監事提出的「會不會有台灣和大陸的台資醫院以內部輪調方式將資深護理人員調到那邊去」問題表示這不會造成影響,可是李司長可能不知道,台灣早在五年前就曾經經歷過把資深的、有經驗的護理人員調到中國大陸去的事情,讓這些護理人員必須面對三至六個月遠離家人的日子,目的是為改善他們那邊的醫療品質,可是此舉卻使台灣民眾無法享受到好的照顧,台灣的護理職業環境若不能獲得改善,台灣的護理只能淪為選舉的騙局,一再地告訴我們要達到1比7,卻在贏得選舉後說達不到,使得台灣全民的健康一再遭受威脅,其實醫療崩壞和護理崩壞是在告訴台灣人民一個警訊,如果再放任這樣的情況繼續爛下去,未來台灣每個人的健康都會崩壞,我們會再也找不到醫師和護理師。以上是我的意見,謝謝!

← 第三場公聽會:陽明大學環境與職業衛生研究所劉宗榮教授 第三場公聽會:陽明大學衛生福利研究所黃文鴻教授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