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主席:請台北榮總教學研究部醫學研究科郭正典主任發言。

郭正典主任:主席、各位委員。今天說要來這邊談這件事情,我覺得滿震驚的,因為就像剛才高雄醫學大學那位先生講的,其實所有行業,包括錢都可以開放,但是生命其實是非常嚴厲的,不能隨便開放的。就像我們要去美國執業,那是不可能的,因為你一定要從頭再來-從實習醫生開始學習,直到取得證照。即使在國內,臺北的醫師要去臺中行醫也是不行的,跨區醫療必須經過臺中醫師公會審核通過才行,因為這牽涉到生命權。所以我們把醫院列入服務業是一個很大的錯誤,因為醫院是生命業,不是服務業。

已經有不少人講過,如果開放的話,我們的人力會到中國去,這個說法沒有錯。我們現在有「五大皆空」的問題,相關醫療人力不足,護士也缺少,即使現在沒有開放,已經有些醫院偷渡去中國投資了。不少醫師在兩岸之間像「飛行醫師」一樣,假日到中國去開刀,然後再回來臺灣。所以如果真正開放的話,我想我們的高階人力會移到中國去,臺灣「五大皆空」的現象將更加惡化,這是沒有錯的。

也有人擔心對岸的人會來「吃健保」。現在各行各業全部開放中國人來這邊經營和移民。中國人只要來設置一家900萬投資額的公司,就可以讓一個老闆帶三個員工,每個人還可以帶三個家眷,總共十六個中國人來,各行各業這麼多人來臺灣。我們的健保能不能負擔得起?這是另外一個問題。

其實我更擔心的是我剛才講的醫院的部分。我們讓中國人來臺灣開醫院,雖然有規定未持有臺灣方面身分證明文件之自然人擔任董事會董事合計不得超過全體董事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說,我們容許董事會有三分之一的非臺灣人(即中國人),只要再加上六分之一的心在中國或者配合他們的人,一下子就超過半數了。而且條文中並沒有限制董事長身分的規定。

如果某所醫院是中資醫院,我相信有些人去看病一定會覺得不自在。要是再牽涉到更多問題,心理上更會有所顧忌。譬如我是比較傾向臺灣獨立的,我敢去中資醫院嗎?搞不好兩下就不見了。所以這是生命的問題。其實這個問題目前已經存在了,現在很多醫院的照護人力,那些阿嫂或看護工其實已經開放給東南亞各國,中國也包括在內。如果真的要讓一個人的生命受到威脅,並不需要醫院高階的人,光是一個看護工就夠了。

目前的條文還沒有要開放醫師人力過來,但是護士人力已經有企業的醫院當局在考慮了。如果引進中國護理人員,臺灣護士的薪資將會下降。如果醫師也過來,當然就整個下降。除了薪資下降以外,還有生命權的問題。雖然現在還沒有,但是按照這樣的開放趨勢,也許有一天我們也會開放中國的醫師來臺灣行醫。屆時你到醫院住院,面對的都是東方面孔,不會曉得他是不是中國的醫師。所以我覺得把醫療當做服務業來處理,和其他企業放在一起,其實是非常嚴重的對生命的威脅。

另外,我們現在非常重視生醫科技,政府也有相關條例予以促進。有人說生醫科技是臺灣未來的重點產業-之前是兩兆雙星,接下來就是生醫科技。現在臺灣在生醫科技投資這麼多錢和這麼多人力,研發出不少成果,如果開放中國人來投資醫院的話,譬如三分之一好了,以後生醫科技的智慧財產權、專利權和技術授權的利益可能至少會有三分之一流入中國人手裡。我們一些高科技可能就會因此而被移轉到中國去。即使目前董事沒有超過一半,他們還是可以發揮影響力,我們的生醫科技可能就過去了。我們整個筆電產業已經被連根拔起,移到中國去了。生醫科技方面,現在很多上市公司好不容易經過人體試驗開發出的藥品,馬上就可能被中國拿去,因為他們將掌控至少三分之一的智慧財產權。如果還有其他的影響力,就整個移過去了。

所以我覺得我們今天錢跟人都受到威脅。人的部分我剛才提到生命權的問題。讓中國人來擔任我們的醫院管理階層,而且人數達到三分之一,影響力甚至超過其他臺灣人,變成二分之一,甚至變成董事長,將會使我們的生命權受到威脅。其次是臺灣未來的生物科技產業有可能因此而被移過去。假設長庚醫院有三分之一的董事是中國人,長庚醫院和醫學院的研發成果將有三分之一被中國人拿走,甚至是偷走,這樣臺灣產業的前景在哪裡?所以我希望各位不要以為醫療是服務業。醫療其實是一個生命業。不要隨便把你的命交給中國人。謝謝。

← 第三場公聽會:主席張慶忠開場 第三場公聽會:中華民國醫療器材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賴調元常務理事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