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賴調元常務理事:主席、各位委員。我代表中華民國醫療器材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發言。

  這是我對兩岸服貿協議做第一次發言,看到服貿協議的內容,事實上涵蓋範圍非常廣泛,同時服務業佔醫療產業或我們目前從事的產業中比例是很高的,據我所知,這與在大陸地區發展的情況是完全不對等的,我們從事這行業有三方面,第一是租賃業,第二是經銷代理業,全國聯合會主要也就是從事所有醫療相關用品的經銷或買賣,也就是我們過去所了解貿易的行業,與生產製造業完全是兩回事,第三,我們從事的是一種通路業,目前在日用品或醫療用品已經慢慢形成通路,已經建構了服務平台。

  就剛剛三方面而言,目前在大陸方面,第一個是並不完整,第二個基本上則是大型或是國有企業,與目前台灣現狀是以中小企業為主的商業模式或競爭模式,以及取得生意機會的情形是完全不同的。

  其次,在決策過程,亦即我們產品或生意要推廣時,事實上經過的路徑是完全不同,目前在台灣大部分是以中小企業為主,商業交易模式是開放的平台,也就是在取得機會的同時,決策者的模式是不同的,基本上是符合資格後,就以價格來決定是否取得該筆生意,但是在大陸的情況則是大不相同,人治色彩濃厚,我們在醫療法規等條件都不了解,或是過程都不同的情況下開放,未來將會有較大的衝擊,原因就是在決策的過程中,大陸的考量是比較長遠的,要維持生意一定會先考慮是否賺錢,如果大陸的政策是以資金導入,以長期策略考量來看,那進入這產業的門檻是相對非常低的,也就是說他可以忍受比較長遠的虧損來取得市場占有率以及長期服務的機會,這樣對我國中小企業發展將有致命性的障礙與影響。

  第三,在經銷方面,過去在許多管理階層,無論產品內容、公司內容或代理內容,常常都是以香港、新加坡或台灣作管理人才的發展,但過去20年來,台灣人到大陸後,因為對岸是屬於人治社會且不開放的情況下,許多規定受到層層審批及考驗,要在行業中嶄露頭角,是相對困難的事,以上報告有關在長遠的策略上,顯然在決策的過程是不同的,再者在競爭上也相對是弱勢的,第三部分,如果要開放的話,雖然國家有國家的考量,但從長遠來說,我們應該知道,一旦開放後要再取消是不可能的,因此是否可以以對等方式辦理。在租賃業、通路業及經銷業上面的內容裡看到只有台灣開放,但對岸卻沒有開放,這一點是比較細節的部分,希望政府部門是不是審批這部分,要從小而大,而不是從大而小,這應該是不可為的,以上報告,謝謝。

← 第三場公聽會:主席張慶忠開場 第三場公聽會:主席張慶忠開場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