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主席:第一輪的發言到此結束。

請問各位學者專家以及業者代表,是不是還有高見?

請中華民國貨櫃儲運事業協會孫義順理事發言。

孫義順理事:主席、各位委員。因為方才發言時間不太夠,所以我在這邊再補充2點。第一,在開放之前,我們在台灣要做經營管控及安全管控,在大陸我們要去做保護措施,現在針對保護措施再進一步追述。我們在第二章義務與規範第八條緊急情況的磋商,還有第三章爭端解決這兩部分,我把它們併起來一起講,雖然有訂這些機制,可是當有一個計畫訂在那邊,假設沒有去真正的落實推動執行,等於沒有計晝、沒有方案。所以,這邊雖然有訂到緊急情況磋商,比如說,一方提出來以後,最快多久,另外一方要有一個回應。因為他如果一直規避,或是拖延協商的話,等於是沒有用的。所以,是否要明訂期間,最慢何時要磋商來落實條款?另外一個爭端的部分,所要講的內容與剛才葉委員講的有點雷同,就不再追述這個部分。另外一個要補充的是,不管開放甚麼產業,比如說大家認為開放這種產業對我不利,或者對我有利,事實上也不要高興得太早。很多人絕對會在有利中真正找到有利,很多人可能沒有辦法享受到真正的有利,而是完全靠公司自己的管理,如何經營、策略為何?十幾年前,我們在大陸當總代表的時候,去跟大陸說我要投資碼頭,大陸說,很簡單,我不缺錢,你有多少量帶過來再說。同樣的,這5、6年來我們全台灣加起來的總貨櫃量過不了1,400萬teu,所以我認為這個開放以後,有貨最大。業者對你有好處你才會跟他合資,沒有好處你是不會跟他合資的。這裡面涉及兩個觀念,第一,針對大陸已經掌控的貨。假設你現在是在服務它,你可能要小心,因為它可能會進入到你的經營體系來,跟你合資,假設你不同意,不好意思,我找別家合作,就去了,所以你的量大的貨可能會不見。第二,因為現狀沒有開放,所以很多貨沒帶進來。假設開放以後,有新的大量的貨進來,那個就是商機。大量進來也可能不是大家就可以享受到,可是至少有部分的公司或團體可以享受到這個部分。所以,開放與否,不要因為開放而高興,也不要因為沒開放而高興。很多都是一個正面在那邊,完全要靠你公司自己、你的能力夠不夠,才有辦法去分食這個大餅。以上補充,謝謝。

← 第二場公聽會: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高為邦理事長(2) 第二場公聽會: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高為邦理事長(2)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