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主席:請葉委員津鈴發言。

葉委員津鈴:主席、各位學者專家、各位同仁。本席從早上很用心地聽到現在,這讓我感觸很深,這一場公聽會的準備實在非常倉促,沒辦法讓業者作充分的準備,然後好好地把他們行業裡面所顧慮到的一些問題提出來,所以很可惜的,有可能因為沒有充分的準備工作,讓我們在服貿協議簽了以後,造成一個很大的遺憾跟傷害,這是本席覺得非常可惜的地方!在這裡我也順便拜託這些業者先進,後面看看能不能夠提供一些資料給我們這些立委,好不好?因為我們大家後續還要再一條、一條審查,希望在我們審查的時候能夠有更多的資訊來看問題。總之,這是公聽會一個很可惜的部分。

在聽完這些業者的立場和看法之後,本席有一個大體上的認知:那些財力夠的、屬於財團的業者,對這一次服貿協議的開放,他們沒有驚慌,反而認為是好的,因為可以擴展他們的業務;而這也使現在民間基層的中小型服務業反映出他們的恐慌,他們認為開放以後他們沒有能力到中國去投資,光是在國內現在就生存得很困難了,但是你們又把這些開放了,他們不曉得要怎麼讓自己在臺灣經營的事業可以有競爭能力,而且政府在這部分根本都沒有一個透明的解決辦法,最起碼那個爭端解決的協議,照理講應該要在服貿協議正式簽署以前,就把這部分先簽好,先讓我們的業界能有所憑、有所依靠,萬一業者到中國去投資或是他們到國內投資以後,發生問題了,能夠有一個第三方的仲裁機制出來,不要用那種協商方式,大國吃小國,我們有能力去抵抗中國那種大的趨勢嗎?有可能嗎?所以,早上我也強調爭端協議的簽署,先把它定下來,好好的簽下來,然後好好地檢視過去三年多來所簽的投資保障協議,到底我們真正解決了多少紛爭?是不是在那邊用打折式的解決呢?還是可以讓我們到中國去投資的業者可以拿回成本?這個要給我們一個正確的數字,讓我們委員來參考。另外,投資協議簽完後這段時間,我們有多少台商的反應、我們處理到甚麼程度,以及處理的內容是怎樣,我希望我們有關單位將這一部分能夠提供給各個委員來參考。還有,我們對中國來台灣投資的人員的居留問題。因為中國已經有廣告了,就是到台灣移民只要20萬美金,台幣是600萬,這個可以說是世界上最便宜的投資移民,給他們的居留時間一次就是3年,而且可以不限次數的延期,一延就是3年,而中國給我們的部分只有2年多次簽。我們是不是用逗點的方式,不要讓中國投資者來到台灣,一下子就有這種便宜的投資移民條件。他們給我們2年多次簽的待遇,我們也一樣相對的給他這樣待遇,先這樣子來做,不要一下子一次就給他們3年,然後不限次數的延期,每一簽就是3年,但是過了幾年以後他就變成我們的國民了。這真的是世界上最便宜、最便宜、最便宜的一個投資移民,這個疑慮就是在這邊。

再者,我們對他們來台灣投資的產業,沒有限制他們一定只能投資他申請的那部分,但是我們到中國去只能參與你投資申請的行業,你沒辦法再去跨業經營,這一點也是跟我們不對等,所以這一部分,我們有關單位要把服貿先退回,再跟各行業詳細的、深入的討論。

← 第二場公聽會:立法委員邱文彥 第二場公聽會:中華民國貨櫃儲運事業協會孫義順理事(2)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