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主席:現在繼續開會,請陳委員其邁發言。

陳委員其邁:主席、各位學者專家、各位同仁。公聽會已經開了兩場,我們比較遺憾的是陸委會跟經濟部的表現。今天是第二場的公聽會,從海運、公路等等到倉儲這個部分,其實業者反映了很多的問題,而兩岸服務貿易的合作或是開放,當然一定有一些會受損、有一些會受益,所以今天業者來這裡,我相信大家其實都是比較期待能夠聽到我們立法院能夠做什麼、這個東西到底最後國會要不要同意、要不要開放。另外當然就是希望行政部門能夠針對個別的、相關開放的項目,說明能夠有什麼具體的輔導措施嘛!像我們倉儲業的黃董事長來這裡,當然就是要聽到到底我們政府能夠做什麼事情,讓業者在這一波的開放當中,或是在整個兩岸服務貿易的過程裡頭,知道有哪些是政府能夠輔導、支援甚至是救濟的部分。

但是很遺憾的,從早上到現在第二場的公聽會裡面,針對個別產業的部分政府怎麼做,其實講得很少,業者的意見跟政府的意見好像兩條平行線,業者講業者的。業者滿腹委屈跟恐慌,但是我們政府卻針對個別的產業沒有任何具體措施,甚至是在對個別產業衝擊的程度方面,也沒有一個很清楚的數字──到底會受損的部分金額大概是多少?到底我們的強項是什麼?只說中國廠商來、中國的業者來,會增加我們的競爭力,用這種空泛的字眼,我想並沒有辦法說服國會支持服務貿易協議。

第二點,從總的來看,因為剛剛我們陸委會王主委也特別提到服務貿易總體的狀況,但我還是真的要提醒行政部門,因為我們既然都已經分項別、已經在討論對各產業別的衝擊,其實就比較不要再去講一些所謂總體的衝擊評估等等,這個好像是八股教條,我都比你們會背,對不對?你們都講過好幾次,而且引用的數字又是那種以偏概全、誤導的數字,說什麼中國對我們臺灣服務貿易的開放超過WTO的水準,而我們有1/3是低於WTO的水準、有1/3可能超過WTO的水準。其實我還要再提醒所有的朋友,中國對加入GATT的自由化承諾只有39%,而我們臺灣對GATT的承諾是超過六成耶!簡單來講,人家中國本來就沒有開放,這次是因為我們跟他們談,所以多少開放一點,它對所有GATT會員國的承諾才三十幾趴,而我們在加入GATT時的承諾已經超過六成,按照經濟部算給我的數字是61%!當然在這一波的開放裡頭,中國當然都會超過WTO的水準、超過對WTO的承諾,這個是很淺顯的字眼,所以我在這裡提醒陸委會或整個行政部門,不要再用這種數字誤導我們所有的業者,這好像是在騙那些不懂的人,說「你們看!我們開放的程度比WTO的承諾還要高!」其實兩個國家對WTO自由化的承諾本來就不同嘛!

再者,其實我坦白講啦,假如行政部門要講整體的,那我倒是要建議,我們服務貿易的商業模式總共有4種,包括跨境交付、境外消費、商業據點、自然人呈現,要談,你們乾脆就針對各業別的這4種服務模式好好去談,為什麼我們承諾在模式一及模式二這2部分對中國進來都沒有限制?而中國對我們這邊不是沒有承諾,就是有少數業別不受限制?這個應該是在對等的原則之下,既然我們對他們開放、不加限制,那中國為什麼對我們還有其他的限制?所以你們應該要根據不同的商業模式,好好去看各業別裡面雙方承諾的程度,這樣才是一個比較公平的作法嘛,對不對?這個才是我們在斤斤計較、為我們業者爭取權利的過程裡頭,能夠真正如剛剛王主委你自己提到的「要捍衛臺灣的利益、要壯大臺灣」,對不對?結果我們看到在模式一、模式二的部分,我們幾乎都不加限制,當他們要進來時,這根本是不設防!「壯大我們的服務業」中國都是同意,因為他們不管是「十二五」的計畫等等,就開放我們的人去那裡投資,錢去、人也去,都是模式三(商業據點)的呈現,這個對臺灣的服務業真的有利嗎?而我們去那邊都要跟中國合資,但是中國來我們這邊不是合資就是獨資,所以就長期來看,假如說今天的公聽會或者以後的公聽會,我們沒有針對個別的產業,就不同的商業模式對我們產業的衝擊和影響,好好地去作評估,坦白講,你們再講到天亮,陸委會和經濟部還是講那一套啦!第一場公聽會講這樣、第二場公聽會講這樣,第三場公聽會也講這樣,這樣下去,我們的公聽會幾乎就淪為政府宣傳用的八股宣傳會議嘛!所以我坦白講,這個並沒有達到我們國會想要瞭解「服務貿易協議對個別產業的衝擊」的目的。就我們的看法而言,既然公聽會開了,我們就希望政府部門也要好好地準備,要不然今天大家來聽一聽,有人就提早走了,因為在那邊聽不懂什麼,好像鴨仔聽雷、對牛彈琴,這種公聽會有什麼意思?

所以我要再三強調我們民進黨的立場,服務貿易這幾場公聽會既然要開,我們也希望能夠準備更詳細的針對個別產業別的衝擊評估,以及政府各種支援產業的相關配套措施,要不然從早上聽到現在快5點的這段時間裡面,這些都沒有、沒有看到啊!我們的倉儲業或者是港埠業擔心會有一條龍的服務,坦白講,我也不曉得交通部能夠針對我們的業者有哪些輔導的措施、怎麼強化他們的競爭力啊!更離譜的是,今天倉儲服務業的黃董事長來了,對不對?第三場貨運承攬服務業跟他們也有關,你們把它拆成兩場,那是不是叫這個業者要跑兩場呢?是不是這樣?所以整體的產業鏈部分,我希望相關單位能夠注意,當時經濟部應該很清楚,你們在開放的過程裡頭,一定是針對完整的產業去看嘛,對不對?你們不是切成一塊、一塊去跟中國談嘛!坦白講,我今天從我們開放的項目和他們開放的項目去看,真的就是切得碎碎的,一點都沒有完整的產業發展的策略概念!坦白講,這對我們的業者來講,我真的相當憂心我們整個的服務業未來的發展和競爭力。

我簡單講:我希望我們的行政部門也能夠好好做功課,提供更詳細的資料給國會,並且嘗試跟我們的業者及國會對話,而不是用這種零和遊戲,或者是怕人家來旁聽,或者是用其他這種八股的制式宣傳,我想人家不樂意在我們國會聽到這種陳腔濫調。以上!

← 第二場公聽會:經濟部卓士昭次長(1) 第二場公聽會:海基會林中森董事長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