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主席:所有專家學者及業者皆已發言完畢。接下來請行政官員做個回應及說明。

請陸委會王主任委員發言。

王主任委員郁琦:主席、各位委員。今天非常榮幸能夠在此聆聽各位學者專家以及產業界代表對於相關議題所發表的高見,真的是獲益良多。因為今天有一部分是屬於產業專業的問題,這部分稍後就請主管機關交通部就其專業的領域來回應大家所提出的問題。

另外,針對陸委會業務相關的部分,方才有好幾位的發言都有提到這個協議本身的內容是否對等的問題,事實上,在兩岸簽定的協議中,政府的立場應該是要為台灣爭取最大的利益,而且是否對等並不是以一項對著一項來看,否則的話這次台灣對大陸開放64項、大陸對台灣開放80項,光是這一項就是不對等了,更別提台灣對大陸開放的64項當中,有27項其實在之前就已經開放了,這次真正開放的才只有37項。

此外,大陸開放給台灣的,全部都是超過他們對WTO的承諾,但台灣開放給大陸的,其中還有三分之一其實還低於我們對WTO的承諾,除此之外,在很多的行業當中還是有差別的,比方說大陸對律師、會計師等專業服務是開放可以給台灣人過去的,可是台灣在專業服務方面,如律師、會計師等,並沒有開放給大陸的人士過來經營。在電信及營造業方面,對於大陸來台投資,其實我們設下非常多的限制,甚至被陸方抱怨我們設下了一些非常不合理的門檻,所以在簽定協議的過程中,大家都會儘可能的想辦法達到雙方最大的利益,對台灣來講就是為台灣爭取最大的利益,所以我們相信我們的經貿談判人員,他們在整個談判的過程中,因為沒有辦法一項對著一項,一定是對著整體來講,在談判中認為整包之中這一包是對臺灣最好的一個結果,而且我也相信我們經貿談判人員他們的經驗,以及對臺灣利益的堅持,這方面一定非常注意。所以我們剛剛講說這種是否對等的情形,因為臺灣跟大陸的量體差別這麼大,所以並不是一項對一項來看,而且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其實也守住我們認為很重要、我們很在乎的一些利益,我們也盡最大的努力向大陸爭取開放到最好的條件。

至於剛剛也有像最後一位曾董事長提到「有些我們只爭取到試點,但是我們臺灣卻開放全境」的問題,當然我們先不談地理面積的大小,其實就像曾董事長所說的,臺灣跟大陸真的量體不同,有些地方在爭取的過程之中,或許我們的經貿談判人員希望先爭取一個突破!舉例來講,像電子商務部分,的確現在只以福建為試點,但是以那個例子來講,今天如果電子商務業者可以到福建去設電子商務平台,之後其實它的服務對象是可以擴及全中國大陸境內的市場等等,所以或許是想要先爭取一個突破點,未來再進一步地爭取;同樣地,在我方對大陸的限制方面,我們雖然因為臺灣的面積相對比較小一點,比較沒有像他們一樣採取對地點的限制,但是我們對於陸資還是設了很多其他的關卡,譬如說港埠業、船舶貨物裝卸承攬業、拖駁船業等等,我們都有限制陸資只能用合資的方式來臺灣投資,而不能以獨資的方式為之,這就是一種對他們經營型態的限制,而陸方基本上對我們開放的項目,幾乎都是可以允許獨資經營的為主。剛剛還有提到持股比例要低於50%的要求,雖然有些經營企業界的人士提到「大陸還是有規避的空間」,這或許也是事實,但是我們必須要設下一些關卡,至少可以確保他們不是很容易地可以得到公司的經營權,而且在一些關鍵的產業裡面,更有明定不得具實質控制權的問題。

另外,當然我們必須要瞭解一件事情,就是中國大陸有廣大的市場,但這個市場跟商機當然伴隨著很高的風險,所以對於像剛剛高為邦理事長提到有一些臺商在大陸投資產生糾紛的情形,我覺得這一些情形,的確是我們政府要盡最大努力來協助我們臺商的部分,所以投資保障協議簽署之後於今年2月1日生效,到目前為止,臺商聯合服務中心到今年8月底為止,受理的案件是70件,這70件裡面目前已經協處完成的有15件,另外55件其實還在協處當中,但是在協議2月1日生效以來,目前來投訴的案件大部分都是屬於陳年舊案,這些陳年舊案相對在處理上是比較複雜一點,所以我們會盡最大的努力來協處。可是我們必須考慮到一點:假設今天政府沒有積極地在推動這個協議的簽署,是不是意味著臺商就不會前進中國大陸呢?其實也不是這樣,我們看到2000年到2008年,其實民進黨政府在對大陸的開放方面,在態度上跟現任的執政黨是有非常大的差異,可是在2000年到2008年,臺灣的資金還是不斷地透過各種管道流到大陸去投資,但是在那時候所發生的投資糾紛,事實上比現在更難處理,譬如說剛剛高為邦理事長就有提到海基會有出一本書,是在跟大家講臺商出了一些糾紛的問題,那本書就是在民國95年(2006年)出版,那時候就是因為沒有投保協議,所以一旦發生糾紛,個案上需要協處,但是個案的協處又因為兩岸的氣氛不好,所以處理起來相對就比較困難。

現在有了投保協議之後,有這樣的平台、制度化的保障,相對之下,因為這個協議對大陸也是有拘束力,所以他們就必須要更正視我方對大陸提出來的這些投資糾紛上的要求,而服務貿易協議也是一樣的道理,今天大陸既然是這麼大的市場,全世界的人都希望到大陸去做生意、去找商機,那我們基本上就希望能夠讓臺商有制度化的保障,所以透過協議的簽署,讓我們臺商在大陸能夠有制度化的保障。但是另一方面來講,當然我們也希望平衡兩岸資金失衡的問題,因為截至目前為止,合法到大陸去投資的資金已經超過1,300億元美金,但是陸資來臺灣的投資,到目前為止才七億多元美金,所以1,300億元美金跟7億元美金之間的差距是非常不平衡,當然從政府的立場而言,也希望能夠吸引更多的陸資到臺灣來投資,這樣對活絡臺灣的經濟、增加臺灣的工作機會才會更有幫助。

當然在過程之中,政府的確也有義務要做好管控的問題,譬如剛剛孫義順理事及楊曜菖理事長都有提到政府要好好把關的問題,我想這些提醒我們都會謹記在心,政府一定會在機制方面做最嚴謹的控管,萬一發生有違常的事件,只要一發現也一定會立刻地處理。總而言之,謝謝今天學者專家、各位產業界代表的指教,我們非常虛心的聆聽各位的建議,並且會做為以後改進的依據,謝謝!

← 第二場公聽會:經濟部卓士昭次長(1) 第二場公聽會:立法委員陳其邁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