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曾俊鵬董事長:主席、各位委員。基本上,我們是屬於海運、空運承攬運輸業,之前我曾擔任過公會2004年至2007年的理事長,同時也有在海洋大學教書,而我是從1995年就開始從事這個領域的工作,在此提供一點意見供各位參考。再來,目前我們公司在大陸有五十幾家分公司,從1999年進入中國大陸一直到現在,相關的工作都繼續在進行,方才高理事長有提到一些失敗的經驗,而我的經驗也不見得是很成功,但我們仍一直努力耕耘中國大陸這塊市場。

關於服貿協議,目前正反意見都有很多,但從某些角度來看,我滿贊成淡江大學李副教授說的,雖然就人口數來說台灣是滿多人的,但從經營的角度來說,台灣本身的市場是很小的,像貨運量的部分,台灣一年是2億多噸,大陸則是170億噸,兩者規模差距相當大,也就是因為如此,我們在1999年就開始進入大陸市場,基本上,我們的經營算是滿成功的,公司的規模一直在擴大,像倉儲、卡車等項目,我們也都有在做。

所以若要簽訂服貿協議,我想有兩點大家要先了解,第一,他們的體制跟我們不一樣,我們是民主的體制,他們則是中央集權的體制,兩者的差異是很大的,從這幾年兩岸簽的協議來看,其實大陸對只有我們開了一個小門,像一些協議中開放的行業,他們也限制先從福建省開始做,老實說,我不知他們為何要這樣限制,因為我在大陸從南到北都有自己的公司,所以會不會他們覺得福建就比台灣大呢?事實上並不能這樣說,像我們常常在談論很多事情時是用比例去看待,今天大陸市場規模大我們很多,他們對我們做一些讓利,這一點也不過份。

事實上,我的公司在3年前開始遭遇了一些困難,在大陸經營的成本是愈來愈高,雖然這是屬於商業行為,其實沒有什麼必要在這裡complain,而且我發現這些年來,大陸那些公司真的是亂殺價,而且在國外亂收費,出了問題就跑掉,如果讓這些產業到台灣來,對台灣本地業者將會造成非常大的傷害,基本上,我是贊成開放的,但應該要朝好的方向來做。

據統計,目前海運方面會員的家數有有六百多家,空運的部分則有九百多家,兩者相加後約有一千六百家,裡面相關從業人員則有五萬多人,創造的市場價值及規模可說是相當的大,而我們海運承攬運輸業經營的重點是在國際的網絡,這部分我們經營得比大陸好,所以我們根本就不怕,我們怕的是他們來了之後,把大陸那一套「奧步」帶來,這樣我們就真的沒有辦法了,畢竟他們的市場規模真的大我們很多,所以希望政府在這方面能夠多幫我們考慮一點。

在此舉出兩個失敗的例子,第一,以前新加坡和大陸政府曾經簽了一個蘇州工業園區的案子,最後那個案子卻是以失敗收場,當初這可是由江澤民及李光耀兩位國家元首簽定的,可見這個案子有多大,但最後這個案子卻是失敗收場,因為該區成立之後,中國就有很多的招式出來,像他們就在蘇州工業園區附近弄了另外一個園區,然後低價來競爭,這樣他們就沒有辦法競爭了。

第二個例子是江蘇有一個由新加坡投資設置的貨櫃碼頭,投資金額約有六千多萬美金,同時他們也希望我能在台灣幫他們推展相關的業務,然這個案子最後也是失敗的,因為當初他們談好的,後來也都沒有實現,所以關於這部分,相信政府會儘量幫我們去爭取,但大陸方面採取的一些動作,又該如何防範呢?畢竟兩邊的體制及規模是不一樣的,有一年我在澳門進行演講的時候,主辦單位在進行O&A的時候提出了一個問題問我,就是我在大陸發展了這麼大的網絡,而我遭遇最大的困難是什麼?我說最大的困難就是大陸太大,如此一來,人力、財力等就是問題了,再加上政府有一些有的沒有的動作,造成了很大的困難,所以如果讓他們進來了,對台灣的產業絕對會造成很大的傷害,因為從相關內容來看,好像很多都沒有限制,比方說總持股比例不得超過50%,其實那都是騙人的,因為我們從商的都知道,這個問題隨便想個辦法就可以解決了,所以如何把關才是最重要的。謝謝。

主席:所有專家學者及業者皆已發言完畢。接下來請行政官員做個回應及說明。

← 第二場公聽會:經濟部卓士昭次長(1) 第二場公聽會:淡江大學財務金融學系李禮仲副教授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