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蕭慶麟先生:主席、各位委員。我是台南人,在大陸受不公平待遇已經七年了,一直沒有解決。2002年,我在那邊買了一塊土地,簽了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書,在上面建了990平方米的房屋,2007年,大陸為了開挖道路要徵收我的房子和土地,嚴重侵犯我的人權,照理說他們拆遷之前應該要先通知和評估,可是他們沒有評估就強拆我的房屋,以致我的房屋價值到現在一直都沒辦法確定,而且還用故意隱瞞和欺騙的手段讓我簽了一個搬遷協議,都沒有提到補償方面,在縣長辦公室開的台灣蕭慶麟購地解決問題會議中,也不講原因,只說購地的事不算數也不補償,一直用推拖拉的拖延態度到現在都沒有補償我,還使出威脅的手段,建商在2011年找黑社會來恐嚇我,強挖我的屋角,要讓我住在隨時會倒塌的危房,我老婆去跟他理論時,還被用強硬手段推倒導致受傷暈倒,他們城建局的城管單位,推倒我老婆以後也不送醫,還說這是我們自己的事要我們自己去處理。事情發生已經七年,他們就是一直推拖拉的不處理,我們在那邊已經沒辦法生活下去,只能轉為經營洗車場,我們向環境保護局提出申請,他們也批准了,居委會都有證明,所有證件都齊全了,他們就是不批准,還表明就是要整死你,不讓你生活下去,想要以此逼迫我們自動放棄回台灣,這樣就不用給我們補償。

因為我是臨時參加這個會議,所以沒有事先做什麼準備,不足的部分我請高理事長補充。謝謝!

高為邦理事長:其實類似蕭先生這樣的案子太多了,這個案子還沒有向國台辦投訴,國台辦自己承認從2000年到2010年,向國台辦投訴的案子一共有28,215件,所以可見真正受害的台商案件大概是這數目的倍數,就算是10年發生28,000多件,平均下來每個月還是有235件,這顯示這種案件非常普遍。當初是政府希望蕭先生購買土地,但是徵收的時候卻完全不補償,還用黑道的手段希望他因恐懼而自行離開,這其實不是國家要的,而是有人和建商勾結,將來蓋了房子之後和官員分贓,這個其實就是貪瀆案件,說白了,很多台商的案件都是貪汙案件,但是迫害台商的案件是政府蓄意讓其發生的,因為我們追蹤了這麼久,從來沒有一個台商受害案件被真正公正的處理過,也從來沒有處罰過任何迫害台商的當地人,更沒有處分過當地的、中方的共犯結構,即公安、檢察官(院)及法官(院)等這些結構,這些從來都沒有處理過,因此,迫害台商、掠奪台商就是中國的政策,只是不好意思明說而已,不然為何有這麼多案子這麼難以處理,其實我並沒有要責備海基會或是陸委會為何解決不了這些案子,但我仍希望海基會、陸委會要面對這些事情,不要瞞住大家,讓大家做出錯誤的決定。謝謝!

← 第二場公聽會:倉儲服務業者陳泳達總經理 第二場公聽會: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高為邦理事長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