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高為邦理事長:主席、各位委員。政府一直認為簽署服貿協議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台灣能夠走出去,可是走出去的方法很多,今天簽的服貿協議其實是走向中國,以我過去投資中國的經驗和向我們協會投訴的案件,我們一直認為到中國去投資是死路一條,因為中國市場雖然大,但是個野蠻的國家,從來不是個法治的國家,雖然有法律,法制系統都很健全,但是從來不是法治國家,以最近的薄熙來審判案件為例,薄熙來在中國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高官,從他的審判情況大家就看得出來中國是沒有所謂的法治,更不要說到中國投資被坑殺的中小企業,這樣的案例實在太多了!我今天帶來了三本書,希望參加服貿協議做決定的這些官員或業者請你們看一下這三本書,第一本是我寫的「投資中國你必須知道的陷阱」,裡面收錄了本協會中的三十多個案子;第二本是海基會出版的「前進中國你不可以輕忽的前車之鑑」,如果你們不相信我寫的書,可以看一下海基會出版的書;第三本書名是「台商出逃」,裡面記述了十三個台商受害案件,如果諸位看了這三本書中的任何一本,相信你們對投資中國都會起很大的疑慮。

其實我今天並不知道要參加這一次的會議,是因為我帶一位剛從廣西回來向我投訴的台商到台聯黨團去才得知的,今天他也在場,我希望能給他一點時間讓他談一下個人的案件。在中國,中小企業根本沒有發言權,一旦發生糾紛,不要說是跟國企,就算是跟本地企業發生糾紛都沒有勝的可能,我隨便舉出三個大家可能知道的案件,一個是我個人的案件,我十幾年前在北京東邊的燕郊開發區經營一個獨資工廠,產品銷往美國,就是因為這個產品的生產技術非常先進而且獨家,且銷到美國非常順暢,以致一年之後工廠就被掠奪了,居然是法官參與搶劫,由法官帶了一批人進來說來執法,把整個工廠搬到另外一個地方去生產,現在這家工廠的主要銷售產品就是我原來的產品。搶了工廠還不算,在搶走工廠之前還先跟銀行勾結,偽造文書以公司名義把工廠抵押之後將貸得的款項拿走,所以工廠被搶走之後,不僅工廠沒有了還要賠償貸款的錢,我當初為此向海基會投訴,海基會忿忿不平,許多立法委員也認為這麼簡單的案子怎麼不能解決,可是一直到今天都解決不了。像這種指標性的案子,到今天陸委會、海基會都解決不了,你有什麼臉、什麼理由再要台商到中國去投資、去送死?!小企業就不說了,說大企業吧,大家都很清楚北京新光天地的案子,要求你以百分之五來投資就是因為中方沒有管理招商的能力,等到半年過後管理人員和招商都進場了,他認為自己可以經營了,他就出手了,先把總經理從飛機上請下來軟禁起來,然後再請黑道進來把所有台商都趕走,最後是因為這個案子的新聞鬧大了,才說是誤會一場,讓台商回來,可是案子解決了嗎?是結案但沒有解決!新光當然退出,而拿回來的錢才不過兩三成,所以不是光中小企業,甚至大企業到中國投資也是這樣的下場。郭台銘在中國投資的手機加工廠夠大吧!可是從來沒做過手機的比亞迪卻把他的生產機密偷走、把他400多研發人員挖走,然後把整個NOKIA的訂單弄走,這當然是違法的行為,但是到今天也解決不了。這些案子都解決不了我們還能送更多的人去嗎?想想看,如果我們的銀行在那邊出了問題,該怎麼辦?你們哪個官員敢保證銀行到那邊去不會出問題?你敢做這樣的保證嗎?如果無法做這樣的保證,你怎麼能讓這些人去投資?

這樣的案例很多,我沒有辦法在這邊一一解釋,但是基本上,我認為說今天是中國讓利給台灣那是一個是笑話,看看這些血淋淋的案子,看看他們對台商是什麼樣的態度,他們對台商如此狠心現在居然說會對台灣讓利,那不是笑話嗎?上次說已經有13個案子在解決中或獲得解決,我算了一下,13個案子在發生的案子只占不到百分之一的比率,而且這還是兩岸投保協議簽訂之後的成績,我還沒有仔細研究這13個案子的內容,當初投資多少現在又拿回來多少,如果你無法公布內容,我認為是丟人現眼,對台商極為不利,所以我希望政府能夠三思。

← 第二場公聽會:中國經營停車場業者蕭慶麟先生 第二場公聽會:中華民國物流協會前理事長黃仁安董事長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