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邱榮和助理教授:主席、各位委員。我是海洋大學航運管理學系邱榮和。事實上,臺灣已經在2002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但是很可惜地,這10年來,我們的業者似乎還是認為他們出不去,或許是中小企業體系的關係吧!這當然是一件比較遺憾的事情。至於這該如何處理,恐怕要另外考慮到廣為宣導、產業組織的改變等等。
關於今天的主題:服貿協議,不論你如何思考,我們純就自由貿易、雙邊貿易協定或是參加世界貿易組織這個觀點來看,其實我們就是在和另一個經濟體交往,只是它很大。就像參加世界貿易組織一樣,既然我們想走出去,參加這個團體,卻又怕別人來,在學理上好像是不合理的。至於實務上的處理,我認為政府應該多做一點輔導,關於這部分,我覺得交通部恐怕要多和業者溝通、進行輔導。很可惜地,從2002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到現在,政府所做的處理好像比較少。我不曉得其他部會有沒有這個問題,至少我覺得服務業恐怕是大家認為現階段國家較為忽略的部分。因為我們說我們要走出去,包括TPP、RECP等,有這麼多貿易協議,所以這部分應該也要處理,這是我的基本觀點。我認為既然我們要和別人做生意,恐怕還是要出去,所以協議簽得好不好、將來要如何簽,政府是不是應該要先講清楚?此外,在進行溝通時,業者也不能只說:「對不起,這會影響我的生計,我永遠都不會同意。」這樣其實就是抬槓了,有時候確實會碰到這種問題,所以我覺得政府要好好地把政策說明清楚,並與業者保持一定的互動。

另外一點我也覺得很可惜。我對海運業比較熟,但我並沒有見到政府對業者說「至2013年3月為止,WTO有159個會員,我們有開放哪些項目,也許你可以去打拚看看。」我不曉得詳細情形,也許經濟部做得多一點,但交通部從來都只是管制、監理比較多,業者經常抱怨,說他們的管制很多,好像政府不負責輔導或是做得很少,這是另外一個重點。如果未來我們真的要走向世界,與他國競爭,這部分恐怕要多施點力,因為我們沒有辦法不出去啊!是不是?另外一點,我現在在學校教學生時,必須很遺憾地說:「對不起,你們下一代也許會面臨另外一個困境,就是物價高漲,但是薪資很低。」我也會抱怨這個結構,所以這是我們需要考慮的。

從整體上來看,如果我們決定不出去,那就講清楚,也許就透過其他的方式來做。不過我想不出去是不可能的,中華民國在臺灣的經濟發展恐怕還是以國際貿易為主,所以現在要進步到另一個境界,就是對外投資。關於對外投資這部分,我覺得政府要對人民講清楚,事實上,產業界也應該知道,我們跟人家談貿易協定其實就是利益交換嘛!我們和大陸談判也是如此,不要再講他會讓利了,不會了!我覺得我們不應該這樣想。此外,也許大家會說他有別的目的,從這幾個協議簽署之後的情況來看,我覺得不會。其次,從這個協議的詳細內容來看,可以發現他不會再對我們讓利了,加上大陸新一批領導官員上台,所以我們要很清楚,世界貿易組織以及國際貿易相關協議的簽署,純粹是利益交換。
因為我對海運比較熟,所以現在我要談雙方簽署的細部內容。我看到大陸對我們開放福建省的港口建設、港口裝卸業的業務;相對地,我們就開放海運服務業、碼頭的輔助性服務。事實上,在世界貿易組織裡面,這部分還沒有開放,中國跟我們臺灣提交的承諾表也沒有。看起來,我們開放的項目似乎比他們多一點,包括拖駁船業、理貨業、船舶小修業。就項目上來講,我們是比們他多一點。另外,我們還有倉儲業,我不曉得開放倉儲業換到了什麼利益。剛才黃理事長說他等一下要嚴格反對,但是既然簽了,大家就來思考業者該如何因應。

另外一點,關於貨運承攬業,這大概都做了,事實上,2005年大陸就已經對全世界開放了。不過我有一個疑問,因為在我們簽署的協議裡面,有關貨運運輸代理服務部分,在Mode 3,對方給我們的條件是,允許臺灣服務提供者在大陸設立的合資、合作或獨資貨物運輸代理企業在繳其全部註冊資本後設立分公司。那設立分公司之後要做什麼?沒有講,所以我不曉得。我講的比較細,就文字上來看,請問設立分公司之後要做什麼?我看其他的行業都有講他要經營某一個行業。這部分沒有講,是不是一個陷阱?要不要先搞清楚?因為對外商投資貨物運輸代理服務部分,大陸在2005年就已經列了8項業務,這當然要經過他的核准,所以我不曉得為什麼我們寫到設立分公司之後就沒有下文了,這是我的疑問。其次,有關倉儲服務業,除了港區之外,其他區域應該也可以吧?

最後一點,其實政府要趁機會講清楚,自然人移動就是大陸人來就業,在Mode 4的第2點有講到,我們給他的條件是透過跨國企業內部調動。關於這一點,我不曉得政府將來要如何處理,因為我知道那些在港澳或其他國家設立公司之後申請來臺的大陸人員,必須是負責人、高級經理人或專家,但應該也有人數的限制吧?是不是?如果這個協議的精神是如此,政府能否說明清楚,不要讓大家認為他們一定會來?剛才邱俊榮教授也這麼說。他們必須透過在其他世界貿易組織會員國跨境調動的方式入臺,這一點恐怕要趁機會講清楚,不要讓大家一直說他們一定會來,謝謝。
主席:請台灣商港事業發展協會王武雄常務監事發言。

王武雄常務監事:主席、各位委員。剛才主席報告,我是國民黨推薦的,但我在此要聲明一下,我本身不是國民黨員。我在高雄港經營海運輔助服務業已經50年了,服貿協議的說明會我也參加過2次,一次是陸委會張顯耀副主委在高雄舉辦的,當時我向他建議,因為服貿協議的內容非常廣泛,而且複雜,我相信在那麼大的場面上,要讓每個行業的業者都能聽出個所以然,非常困難。所以當時我就向他建議,由各行業的全國聯合會或各縣市的公會分別舉辦個別說明會,因此我參加的第二次說明會是在交通部航港局內舉辦的。

我認為要解決服貿協議中有關海運輔助性服務業內容及當時交通部和陸委會提出的各項問題非常簡單,並不困難。基本上我是贊成開放的,且希望愈快愈好,因為自從兩岸開放直航以來,雖然部分的航運界有些運力傾斜,但那是難免的,因為台灣只有2,300萬人口而大陸有13億人口,這點我也早在交通部開會時提出提醒,幾年下來,我們發現我們的條件的確輸人家很多,以化學船運輸為例,台灣本身的化學運輸船甚少,除了台塑海運有一、二艘1、2萬噸的大型化學船外,中小型的運輸船數等於是零,可是據我所知,中國大陸的化學船就有200艘,兩者相較等於是200:0,所以我們的化學品運輸業者只能求助於鄰近的日本、韓國等國家,而大陸那邊不知基於什麼理由,直到現在都持反對態度,最近因為我們一直對此提出抗議,似乎有同意我們以租方立場將僵局打開的跡象。剛才有多位專家學者提到85%的海運輔助性服務業者都不瞭解服貿協議的內容,為何政府官員的行銷手段這麼差?為何在簽訂服貿協議前不會廣納各界意見呢?這是我認為主辦單位該加油的地方。

其次,我認為服貿協議中唯一令人遺憾之處就是不對等,因為他將地區限定在福建省,我相信政府的立場,也知道其中包含許多政治目的,這無可厚非,也無法責怪政府,只希望大家千萬不要為反對而反對。我是一個實際從事此一行業的業者,去年在台北成立了一個台灣商港事業發展協會,所以我今天是以台灣商港事業發展協會常務監事的身份參加此一公聽會,特此聲明。我剛才已經說過贊成簽署服貿協議,特別是其中有關海運輔助服務業的部分,因為我們不怕競爭,希望合作,過去要進口「made in China」的裝卸機具、駁船、拖船等,都必須要專案申請,我建議經濟部能透過此一服貿協議對這部分予以開放。就以拖船為例,如果從日本、韓國購買,一艘七、八年份的拖船要價將近500萬美金,可是從大陸進口只要差不多300萬美金,價錢相差很多,所以我希望能透過這個服貿協議,由經濟部和交通部協商一下,對這方面酌予開放。

我剛才已經說過,在簽訂服貿協議之前,大家的溝通不足,尤其是和實際參與營運的產業界間的溝通更少,希望政府能有所改善。以上僅提出個人淺見,謝謝!

← 第二場公聽會:台灣碼頭裝卸搬運職業工會聯合會楊曜菖理事長 第二場公聽會:台灣碼頭裝卸搬運職業工會聯合會楊曜菖理事長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