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邱俊榮教授:主席、各位委員。不好意思,之所以先來搶第一個,是因為等一下我還有一個會,所以先來占大家的時間。服貿協議這個問題,大家已經談了非常久了,事實上,今天在座有很多人都是我的好朋友,無論是官員或其他先進,各個黨派的都有,大家都坐在這個地方討論。這個問題已經討論很久了,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是ECFA的後續協商,所以不可諱言的,在某種程度上,它當然是貿易自由化的一環。很多人都說臺灣要走出去,由於它是我們和中國簽訂的自由貿易協定,具有自由貿易的特質,所以好像我們都應該要歡迎這樣的事情。剛才我在上台之前和很多朋友討論這件事,現在政府告訴我們,臺灣一定要走出去,時機很重要,而且中國是一個好市場,如果我們放棄了這個市場,對臺灣的發展會造成很大的影
響。這樣的說法,大家可能都耳熟能詳,聽得非常多了。

所以在談細節之前,我要談一下這樣的概念。我們在講經濟問題時,真的要非常慎重,其實我們對中國的期待並不是從今天才開始,早從5年、10年前,甚至更早以前就開始了。舉例而言,如果大家還有印象的話,過去臺灣做不出品牌,我們在世界上很難建立品牌,所以大家就說我們可以藉中國這麼大的市場來練品牌,請問練了這麼久了,我們練出什麼品牌?大約10年前,很多台商都急著到中國去投資,當時我們都覺得那是一個遍地黃金的市場,覺得那裡的錢很好賺,不去很可惜,所以很多台商就到那邊去。如果這樣的做法真的有助於我們的經濟,請問今天我們的四大「慘」業是怎麼一回事?我們和中國的連結那麼深,在某種程度上來講,有好處,也有壞處,短時間內,是讓我們賺到了不少錢;但長遠來看,某種程度也拖緩了我們產業升級或結構改善的腳步。此外,也有人說,中國這麼好,大家都在搶,而且時機非常重要,為什麼我們不去呢?事實上,我們可以先看過去的經驗,當我們到中國去的時候,我們永遠都在擔心,我們在中國的市場上會受到韓國等這些國家的競爭。我們都覺得,如果韓國比我們早去、如果中日韓之間先簽了FTA,我們就會非常、非常糟糕,所以過去我們和中國的連結非常深,有超過80%、90%的投資都在中國。可是當我們有機會到印度、中東及拉丁美洲去看的時候,我們發現臺灣的投資少得可憐,到處都是韓國人!我要講的意思是,沒有人反對臺灣要走出去,沒有人反對臺灣要掌握時機,在中國投資這方面,我們掌握到的時機比別人都早,但經過這麼多年之後,我們的經濟情況是這樣子。當然,這還有待更深入的實證研究,但在某種程度上,我們可以說,我們和中國的連結深到這種程度,今天經濟的發展是這樣子。現在我們要跟中國簽服務貿易協議,事關服務業,但我們講的內容和10年前差不多,就是遍地黃金、我們要馳騁在中國的市場上。事實上,製造業已有前車之鑒,在某種程度上,是不是可以讓我們對這件事情有多一點考量和反省?

現在我回頭來講比較具體的內容。服貿協議包含了幾個不同性質的內容,如跨境支付、境外消費、商業據點設立及自然人移動,簽訂的形式不外乎

就是這幾個內容,我們姑且稱之為Mode 1、Mode 2、Mode 3、Mode 4,4種形式。其實這4種形式中,真正對臺灣整體經濟有幫助的是第1種和第2種形式,但是我們卻看到第2種形式:境外消費(包含觀光),我們談得並不多。

第1種形式「跨境交易」的部分,它是不對等的開放,我們承諾中國非常多東西,但是中國幾乎都沒有對我們承諾什麼。中國承諾最多的大概是Mode 3和Model 4,第3種和第4種型態,亦即商業據點設立與自然人移動。其實這個部分對臺灣而言是非常、非常危險的事情,因為我們要做網購或設立據點時,有些事情我們在境外就可以提供服務,他現在不承諾我們可以提供境外服務,如果我們的廠商要提供境外服務,就被逼著要去那邊不可。所以如果我們從大方向、從整體來看服貿協議的內容,不對等的成分是非常、非常高的。所以原則上,無論服務貿易協定簽訂與否,都需要再做討論。我們在會前和很多專家談過,即使是許多覺得應該要簽、應該要走出去的朋友,也都認為現在的內容簽得不好,這一點最重要。

簽得不好的理由有幾點,第一點就是不對等。不對等的問題會使臺灣的權益受到很大的傷害,關於這部分,如果有可能的話,我們應該要加一些但書,增列許多防弊的條款,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

第二點,在服貿協議裡面,自然人移動是我覺得最可怕的地方,現在大家都說,我們對中國的人員來臺灣規範得很嚴格,其實我覺得規範一點都不嚴格,為什麼規範不嚴格呢?第一,我們可以看到,我們完全沒有任何總量的限制,只要符合來臺灣設立企業的門檻,要來300萬人、500萬人都可以,都有可能。然而,來臺灣設立企業的門檻高嗎?只要20萬美元即600萬元新台幣,這樣的門檻很高嗎?設立了價值20萬美元(600萬元新台幣)的企業之後,他就可以帶人過來。每個企業都有上限,但企業總數卻沒有上限,他如果刻意要帶500萬人過來也不是沒有可能,我覺得這是有可能的。任何一個國家,包含美國、歐洲的先進國家,對於任何可能移入這個地方長居的人,都一定有非常嚴格的規範。兩岸的規模差這麼多,我們對自然人移動的規範卻那麼薄弱。尤有甚者,它所謂「專家」的條件限制,事實上並不需要經過任何認證,可能你來了之後,你的太太就是專家,你的兒子就是專家,他們可以透過這種方式在臺灣居留。類似這樣的情況很多,我們不是說服貿協議不能簽,但重點是,很多這種可能是對方設下的陷阱,很多這種可能我們在談判的過程中沒有注意到的點,事實上是需要被修正的;如果沒有被修正的話,我們簽了協議之後,在某種程度上,等於是大門洞開。

利用最後一點時間,我要來談今天的主題,這個部分我不是專家,在座有很多專家,也許等一下會告訴大家他們的意見。我要特別提到的事情是,港埠營運開放之後,我最擔心不是他們和我們的港埠業者之間的競爭,最可怕的是什麼?在某種程度上,他可以藉由港埠的設施、服務慢慢建立他的經銷、營運及運籌系統,將來搭配貨品貿易協議的簽訂,它可能會變成運銷、生產一條龍。這不只是港埠業者擔心而已,當一條龍實現之後,對於臺灣整體經濟,無論是內銷產業或外銷產業,都會帶來非常嚴重的衝擊,絕對不是只有港埠設施這麼簡單的問題而已,它牽涉到的範圍其實是非常廣的。

以上這幾點提供給大家作為參考,謝謝。

← 第二場公聽會:主席張慶忠開場 第二場公聽會:主席張慶忠開場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