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伍杜.米將執行秘書:主席、各位委員。我是台灣原住民族部落行動聯盟的執行秘書。這個聯盟是臺灣原住民各個NGO團體及部落組織的合作平台,我本身是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的理事長,在針對今天的討論議題發言之前,先表達幾點意見。

首先,我們台灣原住民族社會的組織團體,要譴責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並未針對服貿協議、針對相對弱勢的原住民族提出任何的研究、分析及說明,大家完全不知道狀況。不管上網也好,原民會任何的說明會也好,我們都沒有看到。身為原住民族行政的主管機關,我們要對它提出譴責。我剛才看到鄭天財委員到場,不知道是否還在場?我們也請原住民籍的委員能夠正視這個問題。

我有一個詞可以用來形容資本主義,那就是貧富種姓階級輪迴,有錢的越有錢,沒錢的越沒錢,弱勢的一直處於弱勢,而台灣原住民族是台灣社會經濟中相對非常弱勢的一個族群,所以服貿協議將來的影響,除了針對個人外,其實對整個原住民族的影響非常大。

我們知道有原住民族工作權保障法,輔導原住民可以透過合作社等方式來發展產業,而政府要給予輔導。為什麼要有合作社呢?為什麼要推合作社呢?因為臺灣原住民族處於社會經濟弱勢下沒有資本,土地又被政府侵占了,他要發展產業怎麼辦?他沒有錢,只好透過合作社的方式來發展。但是我們知道服貿協議開放的投資方式是,只要有20萬美元就能夠到台灣投資。其實影響台灣社會與原住民族的不是這些大企業,真正影響我們的是這些中小企業型態的產業,這對台灣社會的影響已經很大,更何況是台灣原住民?我們只是一個合作社形式的發展,但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有沒有針對問題,讓我們知道如何因應呢?不只是今天所討論的運輸產業,我們合作社有勞動合作社、清潔、搬運等等,而中小型的投資則包含美容美髮等,很多原住民都是就讀技職產業出來開個工作室,例如美容美髮。但是今天陸資來了,只要少數的經費,雖然名義上是老闆,可是萬一老闆本身就是美容美髮師,又該怎麼辦?你們說老闆來投資會創造就業機會,但是老闆本身就是美容美髮師,他不會聘僱在地人!因此,受影響的是中小企業、小型工作者,尤其對原住民的衝擊絕對會非常大。

其次是就業市場,對台灣原住民來講,絕對存在著社會文化的隔閡事實。目前整個台灣社會對原住民已經有很多不友善的地方,假若中資進來了,對原住民又是什麼狀況呢?

再者,長期以來很多鑽法律漏洞的開發行為對原住民權益影響非常大,很多非法的就地合法,或者對非法查緝不力,造成原住民污名化,更造成原住民土地一直流失。我們知道阿里山產茶,但很多採茶工都是留置在臺灣的中國人士。我們常說阿里山的鄒族姑娘多美麗、青年多壯碩,但是他們怎麼生活呢?在地創造的產業經濟對他們而言,一點幫助也沒有。飯店的開發、很多的BOT案,東海岸、日月潭都一樣。剛才也講到產業一條龍的問題,其實觀光及很多產業問題對原住民地區的原住民傷害非常大。雖然今天討論的是運輸業,但是我今天如果不提出來,不把它列入會議紀錄中,恐怕就沒有機會了。以上督管的機制不健全,非法的沒有被督管,弱勢的沒有被扶正,所以我們對這個協議、對政府的作為缺乏信任基礎,所以台灣原住民族部落行動聯盟在此對這個協議表達不支持的立場。

主席:第一輪與會專家學者發言完畢。

← 第一場公聽會:昇銓貨櫃運輸公司許崇文董事長 第一場公聽會:交通部范植谷次長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