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4 years ago

主席:請臺灣省汽車路線貨運商業同業公會聯合會陳耀昌秘書長發言。

陳耀昌秘書長:主席、各位委員。路線貨運公會陳耀昌秘書長第一次報告。以我們路線貨運業者來說,事實上我們不反對開放,因為當初路線貨運業也沒有對外資開放,不過在5、6年前,由我們路線貨運業主動提出來,希望能夠開放外資。針對海峽兩岸開放貨運業這方面,我們也有討論過,我們並不反對,但前提要對等、公平、透明,因為市場開放的趨勢是必行的,所以我們不反對。

剛才有說到衝擊問題,所謂的衝擊會有多大呢?我們不知道,所以需要政府來告訴我們所謂的量化衝擊,也就是政府到底要開放多少陸資來臺灣經營貨運業這一塊,這樣我們才有辦法知道我們的衝擊有多大,而不是政府要我們提出衝擊有多大,我們哪知道政府要開放多少家貨運業進來臺灣市場?就像剛才張協理說的,如果貨運業無限制開放的話,我敢說所有臺灣的貨運業一定倒。

第三,貨運有三業,就是所謂的汽車貨運、路線貨運及貨櫃貨運這三業。以法規上的定義來說,貨櫃貨運的定義還算明確,但所謂一般貨運和路線貨運業的定義並不明確,當要開放的時候,不曉得政府要怎麼審查?再來,雖然公路法有規定,但是規定也不明確,造成現在的路線貨運業和貨運業兩者混在一起。我說得比較白話一點,很多政府官員對路線貨運業和貨運業的定義都不是很明確,造成一般貨運業來從事我們路線貨運業的業務範圍。

相對地,在還沒開放的時候,路線貨運業已經受到衝擊,但我們認為既然都是臺灣人,也在臺灣島內,所以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如果要開放大陸來投資,我希望路線貨運業要很明確的定義出來,如果不定義出來的話;大陸業者到這邊投資貨運業時,若以一般貨運業來從事路線貨運業的工作,那麼我們路線貨運業的衝擊就會非常大,為什麼?第一,貨運業的資本額門檻比較低,而路線貨運業比較高,相對地,他當然是成立低門檻的公司來做高門檻的業務,所以我希望在開放之前,能先把公路法裡對相關業務的定義寫的很明確,並將路線運貨業的定義明確化。以上報告,謝謝。

← 第一場公聽會:開南大學觀光運輸學院陳武正院長 第一場公聽會:開南大學觀光運輸學院陳武正院長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