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董立文副教授:主席、各位委員。顯然我不是產業公會的代表,因為今天公聽會議題的第三點提到對國家安全的影響,第五點提到對政府的安全管理機制評估,所以我對這兩方面提供一些意見。

第一點,兩岸的服貿協議棄守台灣的國家安全,這個結論不是我下的,過去三個月來,我們的行業公會和專家學者就服貿協議對國家安全的影響已經有很多討論,有關媒體的意見,我建議我們可以參考《新新聞雜誌》第1382期、《商業週刊》第1346期、《今週刊》第872期及《天下雜誌》第527期,這些都有做專題的追蹤調查、田野調查。他們可以得到這個結論,就是我剛才說的,兩岸服貿協議棄守台灣的國家安全,裡面最值得參考的是《商業週刊》,它寫說服貿協議是簽假的,因為已經有6成的服務業對中資開放,週刊的記者還去做田野調查,調查的結果讓我赫然發現,他們跟我們講的事情都應該是政府事先告訴我們的,比如為什麼中資會小額投資我國的服務業卻讓它倒閉?根據記者的田野調查,居然有中資用5,000或1萬元人民幣來投資我們的服務業,結果讓它倒閉,為什麼會這樣?我也想問我們的政府單位。答案是顯然這不是商業投資行為,這是政治行為,更精確的說,這是測試我國國家安全的行為。另外,很多媒體追蹤調查都發現,中資來台經常會用一條龍、一條鞭或一條街的模式,請問我們的政府相關單位知不知道這些中資投資台灣的模式所代表的涵意是什麼?

第二點是有關我們的行政部門,我看到最近針對國家安全的說帖,可是行政部門的說帖裡面有很多東西是無法成立的,比如經濟部的新聞稿名稱叫作「服貿協議穩健開放,政府未忘記國家安全」,裡面有一條居然是說,涉及意識形態的業別,中共會逐步的解除限制,漸近開放,包括印刷和涉及電信行業的網路購物平台。如果中共真的是照我們的政府這樣評估的話,中共會逐步開放涉及意識形態的行業,那麼開放的那一天就是中國共產黨下台的時候!這種評估報告顯示出我們的政府對中共不是無知,就是故意騙我們。

經濟部的說帖裡面對我們的言論自由是這麼說的:演出場所經營不得違反我國言論自由的社會核心價值,如果發生這些事情,會依據政府相關法規規定處理。但中資如果要進來台灣影響我們的言論自由,他們絕對不會用刻意違反言論自由的理由來排斥,當然是用商業的理由,用廣告制裁的合法手段來抵制或是傷害我們的言論自由,這就是中共在海外對付法輪功、對付民運團體和對付蘋果日報常用的手段,而講這樣話的人,又不知道國家安全是什麼。
至於這個說帖裡面有談到,政府自98年6月陸續開放陸資來台投資之後,均在嚴謹的審核機制下進行審查,為國家安全把關。本人在此舉兩個最重要的例子。2010年的鼎新電腦案和南山人壽投資案,這兩個案件都是影響到我們經濟安全、資訊安全的重大投資案,可是這兩個案子,不是我們政府預先什麼審慎評估、主動嚴加把關,反而是在野黨立委質詢,民間團體提證據證明,以及媒體監督的結果,才把這兩個案子擋了下來,也顯示我們的安全管理機制有嚴重的漏洞,確實存在高度的風險。

在全球化的時代,交易是非常複雜和多樣的,所以我們要提問:為什麼在協議裡面只列出投資人如為大陸地區軍方投資或具有軍事目的的企業者,大陸限制來台投資,卻將中共的黨政特務部門排除在外?難道是告訴我們中共的解放軍不受黨政部門的領導嗎?再者,大陸地區軍方投資的企業有哪些?他們有哪些子公司、孫公司或分公司?如果沒有清楚掌握或是列舉的話,政府和民間企業怎麼知道判斷的標準在哪裡?第三,如何解釋大陸地區軍方投資的企業有合資、入股、參股、逆向收購、戰略合作或策略聯盟等多種交易形式?這些狀況該怎麼辦?
最後我要講到一點,其實9月的政爭凸顯了服貿協議的戰略意涵,如果服貿協議能夠逐條審查、逐條表決,然後又能夠通過,我相信這對台灣的朝野共識乃至於兩岸的共識都會有非常大的幫助。謝謝。

← 第一場公聽會:主席張慶忠的程序問題 第一場公聽會:中華民國汽車路線貨運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張國典協理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