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3 years ago

主席: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黃國昌教授發言。

黃國昌教授:主席、各位委員。我提出三個具體問題,第一個是,謝謝剛剛王主委這麼率直的答復,從王主委的答復可以知道,行政機關認為服貿協議有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六十一條之適用,這是行政機關的立場。行政機關這樣的立場事實上就給大院非常急迫且必要的理由,馬上訂立兩岸協議監督審查機制,如果沒有訂立這樣的機制,我不要個人的保證,我要的是制度性的擔保,請問國會如何制度性的擔保行政機關在這樣的解釋之下,不會直接通知中國,我們已經完成服貿協議所謂的相關程序呢?應該有這樣子的擔保,而制度上如果沒有這樣的擔保,完成這個立法,站在公民的角度,就是大院的責任。

給王主委另外一個進一步具體的問題是,上一次的投保協議有第六十一條的適用,不要等到立法院審查完,或在所謂限時完成審查的情況下,限時未審查完,就直接通知中方。這次行政機關基於某些理由,到目前為止決定不這樣做,但未來你們會不會這樣幹就不知道了。請問下一個協議、下下個協議,在立法院沒有完成立法以前,行政機關依照什麼基準決定採取的是兩岸投保協議的模式,還是按照服貿的模式?基準何在?法規依據何在?第二,我要一併請教勞委會及經濟部的問題是,許多勞工朋友或許沒有充分的智識與機會能夠出席立法院公聽會表達他們的看法,大家擔心服貿協議簽訂之後,對產業及勞工造成的衝擊。簡單來講,當我看到勞委會報告發現,勞委會處於我不知道而要詢問經濟部的情況。如果各位查閱美國TPA的法制,美國勞工部就自由貿易協議對勞工造成的衝擊,他們絕不會大膽到向國會表示:「我不知道!」。如果你們不知道的話,這不是卸責,那是什麼?勞委會把皮球踢給經濟部之後,我非常仔細地拜讀經濟部報告第二頁倒數第三行載明:「多數文獻顯示,開放外人投資對整體服務業並無排擠效果」。請主席裁示,要求經濟部針對這句話提出立論依據,並展開完整的文獻回顧。因為我拜讀經濟部報告下面所set的文獻,這些文獻沒有辦法support他們的論點。

行政機關一再地表示,服貿協議簽訂之後,無論對業者或勞工的前景都是一片美好,不會造成負面衝擊。你們在電腦上輕輕敲出這幾個字非常簡單,但問題在於你們的預測錯誤,反正是「死道友,不是死貧道」!請問你們打算負起什麼責任?如果你們敢做這樣的預測,最起碼要有support這項立論的外文文獻,你們必須負責任的引用外文文獻。現今我們正在討論服務業,結果你們卻是引用比利時處理製造業的文獻,而且依照比利時所進行的Empirical Study,最後它出來的是Crowding Out Effect,而且是非常的significant。雖然你們說長期以後會翻轉,而他們卻是使用may、possible等字彙,其中含有許多的條件與預設,但是,你們都不提及這些條件與預設,直接以官方文書告訴全臺灣人民,服貿協議簽署之後不會造成任何的負面衝擊。這樣的行政機關是負責任的嗎?正如同我剛剛請教陸委會主委的問題一樣,王主委說得很好,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司法制度存在著很大的問題,包括立案難、判決難、執行難。果真如此,陸委會官方文書中應否善盡告知的義務,你們應該告訴臺灣所有的業者,我們雖然開放了,但如果他們不許可,以現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制度運作情況,你們可能沒有辦法獲得良好的行政救濟,而不是粉飾太平的寫著要透明、要去除潛規則、有行政救濟程序等等。該講的話不講,卻使用粉飾太平的語言,這不是在欺騙人民,那是在做什麼?

第三,請教文化部人員,在文化部提出的報告中有許多文獻顯示,未來文化部會執行稽核與管理。我們都不要講空話,我們來講一些具體的行為。去年7月份出版業者出來講話,我所指的「出版業者」是實際從事出版工作的業者,而不是服貿協議簽署引起反彈之後,突然莫名其妙冒出來一堆有的、沒有的協會出來講的第一句話:「我們認為這與出版無關,但是,本協會將全力贊成通過服貿協議」等如此荒謬的話。真正出版業者製作的報告厚厚一大疊,政府不做的事情,人家已經做了,之後業者直接表示:陸資已經來台滲入出版界。

請教文化部官員,如果這份出席紀錄沒有造假,當天有司長級的官員參與公聽會。我要問的是,你們參與公聽會聽到業者的反映,之後文化部做了哪些具體稽核的動作?你們不要再跟我講投審會了,我現在不是在討論投審會的問題,人家是透過白手套或借款等迂迴方式來臺投資,請問文化部做了哪些具體的稽核動作?你們何時做,有哪些官員做了,依照你們判斷的結論為何?今天本人懇請主席裁示,請文化部具體明列出來。我之所以提出上述要求,因為去年12月份立法委員在委員會質詢龍應台部長時,龍部長說:「我不知道!」。如果連龍部長都不知道的話,這表示出版業者在7月份自行舉辦的服貿公聽會中,當次會議列席的司長級人物根本沒有把公聽會的資訊報告部長,抑或是部長已經知道卻在國會中說謊?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謝謝。

主席:謝謝黃國昌教授。

 
over 3 years ago

請文化部李次長發言。

李次長應平:主席、各位委員。針對剛才黃授教提到出版業者的部分,我在此補充說明,就是關於公聽會的談話,其實不具備檢舉要件;其次,是立法委員在質詢的時候,提及這件事就視為檢舉,本部目前正在辦理中。

最後,是剛才卓次長提到事後督導的一個案子,因為這個發行的動作而被裁罰,並且撤銷其投資,這個案子基本上就是有出版業者檢舉,文化部跟經濟部一起處理這個案子,所以未來在相關監督機制的部分,除了政府的能力之外,也希望跟民間攜手才能夠讓監督機制更為落實,謝謝。
主席:李次長,您剛才提到公聽會業者的發言,不能視為檢舉,但是本席認為政府官員如果聽到跟其執掌業務相關事項,其實不管是透過什麼樣的程序,應該要去做一些查核,剛才發言代表所要求的,就是能不能請文化部有更清楚的說明,也就是說在2013年(去年)文化部針對中國的出版業是不是已經進入臺灣市場,有沒有做什麼樣的查處,過程是什麼,是不是可以給我們書面報告?

李次長應平:沒有問題。

主席:我們下一次的公聽會是在1月13日,希望在1月13日之前能夠收到文化部的報告,雖然下一次的會議,相關行業跟文化部並沒有直接的關係,但是我們還是希望文化部能夠派一位代表過來,好不好?

李次長應平:好。

主席:如果這個發言代表對這個報告有意見的話,文化部能夠說明。

李次長應平:是,謝謝。

 
over 3 years ago

主席:請陸委會王主任委員發言。

王主任委員郁琦:主席、各位委員。剛剛黃國昌教授問到未來兩岸協議審議大概會採取什麼樣的方式,因為我剛才的回應,其實已經說明立法部門在審議程序上的理解,是按照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六十一條、第六十二條相關規定來處理,背後當然有其立法理由,當初為什麼這樣設計,這不在行政部門評論的範圍,希望黃教授能夠理解這一點,但是在原則上的確是應該按照這個投保協議的模式,就是等待90天,如果90天沒有審議結束之後,事實上,可以視為立法院的審議告一段落,服貿協議為什麼在這一次沒有採取這樣的模式?是因為這一次有個很特殊的地方,就是在這個協議送進立法院的時候,朝野有一個決議,那個決議就是要進行逐條審議、逐條表決,然後在沒有經過公聽會之前,不會進入審議程序等等,我認為就這個部分是針對這一次服貿協議一個特殊的決定,我們對於立法院的決議,行政部門都是會表示尊重,基本上,這個尊重也是包括行政部門在相關立法審議過程中所發展出來的慣例,行政部門跟立法部門之間的互動,也是會培養出相互的尊重,也就是行政部門對立法部門的尊重,謝謝。

主席:要不要進入審議,大概是要看立法院朝野僵持多久來作決定,因為僵持的時間夠久,就會達成共識要來審議,目前大概的狀態是這樣,但是這個協議到底是不是行政命令,本席認為國會跟行政機關在此是有歧異,可能接下來要再花時間處理。

 
over 3 years ago

請國立台灣大學經濟系系主任鄭秀玲教授發言。

鄭秀玲教授:主席、各位委員。我想剛才次長說的應該是不盡正確的。當初我們為了加入WTO而承諾開放,本來理想上是各國都加入WTO,且遵循WTO的標準,可是後來發現要達到一致並不容易,所以還是兩個國家自己去簽、承諾兩個國家開放的條件是什麼,簽時不一定是比WTO條件好或不好才放進來,這些國家還是會將WTO的基本條件放進來,但我們並沒有。這些國家在簽時,除了將基本項目放進來之外,還會爭取更優惠的,像旅行業等,中國都會給予這些跟他簽FTA的國家優惠,很一致去給予優惠,打星號的就是爭取到較WTO更好的優惠,我們台灣也有爭取到一些較好的,但沒有那麼多。中國那些項目是非常基本的,因為他十幾年前是開發中國家,這些先進國家都會將它納進協議中,甚至進一步爭取更好的條件,台灣也有納一些進來,也有爭取一些好的條件,但跟其他國家比,條件並沒有那麼好。我們還是有爭取納進來,只是相對於其他國家,納進來的沒有那麼多。人家就是這麼聰明,都納進來,爭取到更好的條件,而我們簽出來的卻離離落落,很多沒有納進來,該爭取的條件沒有爭取到。中國對其他國家是滿一致的,他對旅行業全部都開放,沒有限制,但開放給我們的卻會寫些條文、潛規則,中國開放給台灣、香港、澳門的都會寫很多潛規則。基本上,中國對其他國家是滿一致的,不會對其他國家不一致,如果有研究其他國家為何簽得這麼好,我們也可以跟他拗說我們也要納進來,這樣其實是可以爭取更好的條件,但我們並沒有做得跟其他國家一樣好。謝謝。

 
over 3 years ago

主席:請經濟部卓次長發言。

卓次長士昭:主席、各位委員。我很遺憾,剛剛幾位先進對經濟部過去很多次的解釋及我剛剛的說明,都沒有聽進去。談判,全世界都一樣,不會是一根香蕉換一根香蕉,一個蘋果換一個蘋果,要這樣才叫對等。談判一定是一個蘋果換兩根香蕉,或一個蘋果換兩個橘子,諸如此類。所以,我們不能以這一項雙方是不是完全開放一致,來說它是不是對等,而是要全部加總起來,看它到底是誰得到的多,或誰得到的少。

剛剛鄭秀玲教授也提到,沒有錯,2001年底中國大陸加入WTO的時候,是以開發中國家加入,所以它們開放的程度是比較低,我們在2002年1月1日加入的時候,開放的程度是比較高。這次服務貿易協議,我們談判出來的結果,陸方開給我們的80項,全部是WTO plus;就理論上來講,我們加入WTO的時候,開放給所有WTO會員的,也要一體適用於中國大陸,因為它也是WTO的會員,但是我們沒有。為什麼?其實我們當初就已考量到國內因為安全及其他產業因素考量,所以我們當時給中國大陸的是遠遠低於我們在WTO的承諾。這次服務貿易談判,我們給中國大陸64項,事實上,超出我們在WTO承諾的部分,只有三分之一,與WTO相同者,也是三分之一,還有三分之一是低於WTO承諾的。換言之,我們還是沒有給中國大陸一個正常的項目。但是中國大陸給我們的80項,全部是WTO plus。也就是說,這80項在全世界,只有我們可以適用,這個優惠只有我們可以拿到,這才是我們國家的利益所在。所以,我一再強調我們的對等不能一項一項去看,我們要看全部,要看全世界,他們對世界其他國家的安排。我現在再講回來剛剛主席問到的編輯服務業,我前面提到,因為中國大陸沒有這個行業,也沒有這個行業的主管機關,所以他在WTO不予承諾,但是我們在加入WTO時有承諾,因為我們有這個行業。事實上中國大陸每次跟我們談時都提到,我們給全世界WTO會員國的也一定要給中國大陸,但這部分我們一直在守,這次郵寄名單編輯服務也是一樣,他們說你們既然已經給其他國家了,為什麼不給他們?後來經過考量,我們認為國內這部分的行業幾乎式微了,而且也不太會有人來投資,所以我們把它放在承諾表裏頭。對方雖然沒有這行業,也沒有相關的主管機關,但如果我們廠商去投資怎麼辦?是不是有灰色地帶?為了避免有灰色地帶,我們已經跟中國大陸協商,將來我們在服貿協議生效之後,雙方可以繼續磋商時,是不是可以將這部分加進去?但在這之前,陸方初步承諾,如果我們要去投資,這部分應該是可以的,但我們還是會繼續要求將來他們要放在承諾表裏。謝謝。

主席:卓次長,不好意思,你沒有回答我剛才請問的規則問題,譬如以這個行業來說,如果是我替你解釋,我大概會說,我們加入WTO時,有承諾開放,而在協議中會訂定是因為,我們在這個部分對中國的開放條件是比WTO的差,所以我們會特別訂個協議,可不可以這樣跟你請教:如果開放的程度跟WTO的一樣,那就不另外作協議,是不是這樣?

卓次長士昭:是可以列入協議,也可以不列入協議。

主席:剛才所提到的問題裏面,有的中國之所以沒有對台灣開放,是因為在WTO他們已經有承諾開放了,以這個郵寄服務業來講,我們在WTO有承諾開放了,為什麼還要特別訂定這個協議?是因為開放條件不一樣?如果開放條件都一樣,那就不用另外再去訂協議了,是這樣子嗎?這個規則到底是什麼樣的狀況?你要不要再說明一下?

卓次長士昭:這次中國大陸開放的80項幾乎是WTO plus,FTA或自由貿易協議本來就是只針對WTO plus項目才會討論,如果跟WTO一樣就不需要了。

主席:當然,理論上應該是這樣。

卓次長士昭:對,理論上是如此,但這次我們之所以將一些我們已經在WTO承諾的部分,我剛剛講的,三分之一是等同WTO承諾的部分也放進來,那是因為這樣我們的項目跟對方較接近,項目會較多,可以加到64項,你了解我的意思嗎?

主席:讓人家感覺我們開放的比較多,但實際上那是本來我們就承諾開放的,是這樣嗎?

卓次長士昭:是。

主席:第三輪我們再開放3位發言,每人發言時間也是5分鐘。今天討論狀況這麼熱烈,大家一定會問不完,但是公聽會不能一直開下去,我跟大家報告,在13日的公聽會,如果相關黨團願意推薦各位,我們歡迎各位再來參加,因為當日公聽會議題牽涉到的行業項目較少,所以可能會有讓大家充分發言的機會。

 
over 3 years ago

主席:請作家馮光遠先生發言。

馮光遠先生:主席、各位委員。謝謝主席剛才有替我們發言,如果是一生一次,那麼我的quota已經用掉了!其實,我剛剛講了幾件事情,包括從納稅人和文化人的觀點,我想問的是,因應貿易自由化方案,經濟部統籌各部會共編列980億元,我們很想知道文化部在這樣的大預算裡面分配到多少,費用是文化部自行執行,還是委託民間機構去執行?用到哪裡去?如果有的話,文化部能不能提供所有委託案的服務建議書,像工作計畫或結案報告,最好不要有保密協定的東西。

我做為一位寫作者,從邏輯觀念稍微談一下,例如文化部提供的書面第2頁之二、與經濟部合作協助印刷業提升國際競爭力,裡面特別講到,此次開放印刷業,目的係引入大陸資金,以提升臺灣印刷業品質及國際競爭力。第3頁第二行又講,臺灣印刷業品質備受國際出版業稱讚,例如紐西蘭出版協會表示,該國……。我覺得很奇怪的是,前面已經要引入大陸資金,以提升臺灣印刷業品質,後面又講自己的印刷品質非常好,相牴觸的觀念出現在這樣的報告裡面,而且一共只有4頁。現在複印的電腦技術大家都會用,在剪貼文章的過程裡是不是邏輯稍微連貫一點?也請作文老師要看一下要拿出來的報告。

書面報告第4頁說,為了「讓臺灣走出去,讓世界走進來」,強調這個目標非常好;同時,推動出版國際化:扶植創作者走向國際、提升國際參展效益。這個跟今天談的兩岸服貿協議是不是有很大的關連?例如促進出版數位化,臺灣出版要數位化很好啊,可是前提是架設在跟中國交流、簽定協定之後可以互惠,基本上中國是一個看很多東西都要翻牆的國家,我們的出版數位化做得再好,到大陸那邊能夠被他們看得到嗎?我覺得很多時候不過是試驗。我知道部長很忙,次長能不能稍微看一下?這個報告第1頁寫「保障出版業權利與價值」,價值真的是這一次兩岸談判過程裡臺灣最應該堅守的,因為我們的價值跟他們的價值真的很不一樣。講到價值,我必須提龍應台部長2006年給胡錦濤的公開信,就是「請用文明來說服我」,裡面講到言論箝制的事情—如果「家國認同」的情感線和「價值認同」的理性線相互衝突的時候,我選擇什麼?龍應台說:「我選擇後者。」,也就是價值認同。什麼是價值認同呢?從「冰點」週刊被勒令停刊這件事情,龍部長說:「我看見這個我懷有深切厚重情感的「血緣家國」,是一個踐踏我所有「價值認同」的國度:

它,把真理當謊言,把謊言當真理,而且把這樣的顛倒制度化。

它,把獨立的知識份子當奴才使用,把奴性的知識份子當家僕使用,把奴才當──啊,它把鞭子、戒尺和鑰匙,交到奴才的手裡。

它面對別人的歷史持一個標準,它面對自己的歷史時──錯了,它根本不面對。它選擇背對自己的歷史。

它擁抱神話,創造假象,恐懼真相。他最怕的,顯然是它自己……」。

那是龍部長8年以前寫的東西,她還特別對胡錦濤說:「您,還要我繼續說下去嗎?」我在這邊說:用納稅人血汗錢當作收入的公務員,還要我繼續說下去嗎?

 
over 3 years ago

主席:現在進行相關機關的綜合答復,首先請陸委會王主任委員發言。

王主任委員郁琦:主席、各位委員。剛才黃國昌教授與賴中強律師針對協議審議的程序又進一步提出相關的問題,特別是黃教授問我到底是不是適用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六十一條規定,我覺得這個問題不是我在這裡說「是」或說「不」就可以作一釐清,因為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的解釋機關是在立法院而非陸委會,所以,無論今天我在這裡說什麼,過幾天到立法院委員會開會時,可能又會有立法委員對我說:你憑什麼可以對立法院說三道四?黃教授可能真的沒有遇過這種狀況,段委員在擔任召委期間曾經發生過一個事例,就是我們任意對立法院審議的程序發表意見,結果因此而遭到立法委員的指責,所以,我現在當然會比較小心一點,不過,為了表示我的誠意,針對黃教授提出的問題,我現在站在陸委會的立場表達一些看法,尤其是黃教授提到為什麼一些協議後來行政部門會通知陸方生效的問題,根據我們行政部門的理解,當協議要送到立法院備查,結果經立法院通過改為交付委員會審議,這項作為的確是根據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六十一條規定,還有第六十二條規定,經過九十天,這也是從第六次江陳會談後相關的協議送到立法院之後,行政部門為什麼都要等上九十天的理由即在此。

至於黃教授提到大陸司法獨立的問題,我非常理解您的憤怒,我也無意為大陸辯護,因為那不是我的職責,只是我們必須考慮到他們的確是目前統治大陸地區的政治實體,站在行政部門的角度,我們還是必須盡全力為臺灣民眾爭取所有可能的權益及保障的措施;他們的司法制度或許仍然有一些不完美的地方,當然跟臺灣比起來更是不如,惟在他們現有機制之下,我們還是會盡最大的努力爭取。

賴律師提到醫藥衛生與空運補充兩個事例,有關醫藥衛生的部分,我剛才已提到在第六次江陳會談之後,這部分的協議就已送到立法院,現在正是處於九十天的等待期間。至於空運補充協議的部分,經與同仁詢問的結果,當初這個協議送來立法院的時候,財政部認為透過現行所得稅法就可以解釋得通,所以,當初將協議送來時認為只須送請立法院備查就可以,後來在立法院的審議的過程中,立法院有不同的意見,認為我們必須補送相關法律修正案,所以後來是應立法院的要求,行政部門再補送稅務相關的法律修正案;不過,那都是我前一任發生的事情。我可以跟各位說明,這部分在我任內,其實很簡單,就是根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五條的規定,也就是我剛剛說的:如有牽涉到法律的修正或要新增法律的話,就會送立法院審議;如果沒有,就會送立法院備查。我們會根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規定來進行。

主席:謝謝王主委。

 
over 3 years ago

請讀冊生活網路書店張天立創辦人發言。

張天立創辦人:主席、各位委員。很高興諸位部會首長都有聽進我今天早上的發言,提出的問題似乎都有得到答復,不過我要在此第二次發言,希望能針對幾個問題做比較清楚的說明。首先是楊克齊理事長說據他了解好像多數的出版業對服貿協議並沒有反對甚至是贊成,這與我所了解的「大部分出版社都有質疑」完全相反,連文化部也在報告中列出他們阻擋的實例,我是認為不如將這個阻擋制度化或講得更清楚,或者就如我早上說的,如果印刷以及出版是所謂敏感產業,那是不是乾脆不要開放,就不會造成這麼大的爭議,在座這麼多人幾乎都是專門針對出版甚至印刷業而來,並非是為了攝影或是婚紗攝影產業,因此是否可以考慮針對這件事情在服貿協議中再做修正或在談判的過程中暫予擱置,以免爭議太大造成民眾太大的反彈。當然是有業者表示贊成,剛才卓次長也報告得很認真,對這點我們要給予肯定,但是針對出版和印刷行業特別是出版的通路,是不是應該另案處理,把爭議化到最小?我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可以和陸委會王主委請教,是不是可以用這個模式舉行。如果單談印刷,其實印刷業者也早在過去簽訂WTO之後以某些方式進入中國大陸,比如在上海的秋雨印刷或是永豐餘在昆山的印刷廠,但是據我們的了解,因為限制太多以致經營狀況非常糟,像是不允許刊印出版品、雜誌等,偏偏在臺灣,這些是印刷廠很重要的收入來源,剛才印刷業者說出版與印刷當然是息息相關,如果出版沒辦法進入大陸,那臺灣的印刷廠又憑什麼在大陸拿到業務或合約等足以生存的條件?從這個角度來看,出版和印刷怎麼切得開?何況在台灣,很多出版社是依賴印刷廠給予資源或資金周轉甚至是讓其投資的,剛才經濟部卓次長提到嚴禁出版業讓大陸企業投資,可是這裡面還有很多其他的面向,在主管機關要管理的事情這麼多的情況下,它沒有辦法單單針對出版或印刷通路產業面去思考。剛剛朱浩副所長提到,你要保護多久?我想這個關鍵不在保護,今天如果用保護的字眼,聽起來大概也不對,我們要面對全世界的競爭才對。關鍵並不是保護,而是因為牽扯到敏感產業。我無意再講其他產業,我單單就出版與印刷通路這件事情來思考,這樣是不是比較好?

我們無意與政府為敵,也希望能夠儘量肯定政府為人民所做的事,可是目前簽到的顯然並不對稱,還是有一些問題,我舉一個例子,有關境外服務大陸是沒有開放的;我做網路產業或電子商務,這件事情影響是非常大的,也許主管機關可能不是故意要讓臺灣陷入談判的弱勢,畢竟他們不是經營這方面的專才,我們很希望主管機關能夠聽到我們的反映,知道我們實質上可能碰到窒礙難行的問題,而在服貿協議上做比較重大的修正,讓臺灣人民、業者得到真正的好處。以上報告,謝謝!

 
over 3 years ago

繼續請海基會林董事長發言。

林董事長中森:主席、各位委員。剛才主席已特別提示,要我就閻鴻亞導演所提有關印刷業與出版業之間,究竟我們接觸的服務貿易是怎麼處理的。這兩個當然是產業鍊的關係,不可能完全沒有關聯,所以在協商過程中,因為經濟部卓次長在國貿局長任內擔任主談人,他剛剛也說明得很清楚,本來我們是期待出版業與印刷業同時爭取配套開放,但是任何一個協商,不是我們單方意思表示,一定要雙方達成共識後,才可能簽署,才能夠協商完成。最後一再折衷,因為陸方對任何國家都不開放出版業,出版業最後不得不切割處理,所以現在只開放印刷業,這部分已達成共識,協商完成。政府的體制、程序,就是由業務主管機關談判,談判完成後,由陸委會報行政院核定,然後再授權給海基會去簽署協議。所以海基會完全是根據政府授權的文字,我們去簽署協議,簽署出來的協議內容,就是我在早上書面報告裡面提到的,也是我們協議的文本與特定承諾表及服務提供者的條件所列明的事項。我被授權簽署出來的結果,我再扼要說明如下:

我方在跨境提供服務不予承諾,亦即陸方印刷廠不能來台承攬印刷業,在商業據點呈現方面,我們承諾允許大陸的服務提供者在台灣設立合資企業,提供印刷及其輔助業務,但是不包括出版業。就像我剛剛講的,沒有開放出版業;因為這個文本,也就是我們的承諾表,寫得非常清楚─(不包括出版業)。大陸服務提供者,限投資台灣現有事業,它只能來臺灣的現有事業─印刷業參股,其總股權比例不得超過50%。所以,政府只是建立一個機制,台灣的印刷業要不要讓它參股?要參多少股?由業者自己決定,最多不能超過50%。這是我們開放給陸方的條件,很清楚的,我們並沒有開放出版業。

至於大陸對我們提供的承諾,1.允許臺灣提供服務者在大陸設立合資、合作企業,從事出版物和其他印刷品的印刷業務,大陸方投資者應當控股或占主導地位。2.允許臺灣服務提供者設立合資、合作或獨資企業,從事包裝裝潢印刷品的印刷業務。這部分大陸來臺,只能合資,我們去大陸,則可以獨資,這是第一個優惠。另外一個優惠是我們在大陸設立包裝裝潢印刷品印刷企業的最低註冊資本要求,由1,000萬人民幣降為150萬人民幣。3.允許臺灣服務提供者在大陸設立合資、合作或獨資企業,從事圖書的校對、設計、排版等印前工作。這部分我們在大陸可以獨資,但是大陸來臺者不能獨資。4.簡化臺灣圖書進口審批程序,建立臺灣圖書進口綠色通道,這也是我們特別爭取到的優惠。這部分的主談是由我們業務主管機關完成談判後,政府授權我海基會去簽署的文字。以上說明。謝謝。

主席:謝謝林董事長的說明。

 
over 3 years ago

接下來請今天第二輪最後一位發言的魏淑貞總編輯發言。

魏淑貞總編輯:主席、各位委員。本來不想做第二次發言,可是剛才在聽過經濟部卓次長的發言之後,覺得非常奇怪,以剛才一位民間中小企業負責人所做的發言,我們卻覺得太不可思議了,我不知道簽署這樣的條文,究竟是在中國施壓下,抑或臺灣執政高層給他們的壓力,連剛從國外回來的二、三十歲年輕人,看了協議裡面的條文都覺得不可理解、不可思議,我們的政府為什麼會跟中國簽署這樣的內容,只要讀上幾個條文可能滿腦子就會出現幾十個問號。

我們雖然不是一個很大的出版社,可是我們卻常常跟國內的作者或是國外的版權仲介公司簽約,在過程中哪有合約是不能逐條討論,或是只要動幾條就全部不行的?我們經常跟國外談合約,只要授權金不合,或是我們覺得對方授權的範圍不合理,我們都是一條一條的跟他們談,並透過版權仲介公司一條一條地跟對方爭取,以服貿協議涉及我們國家如此重大利益,甚至牽涉到在座每位穿西裝的政府官員權益,怎麼可以不做逐條討論?坦白說,只要拿出其中幾條,我們可能就談不下去了。

再者,雖然臺灣的經濟有越來越壞的趨勢,但剛剛卓次長談到我們在2008年簽署了某個條約之後,臺灣的經濟狀況似乎越來越好,可是大家都知道,2008年之後臺灣的狀況越來越看壞,馬總統的滿意度甚至低於百分之十,探究箇中原因,是不是我們對外所簽署的一些合約是不對的、是對我們整個經濟的發展是不利的?導致人民對馬總統甚至整個政府都非常不滿意,在此情況下,請你們不要再講那些似是而非的話來欺騙我們,我們都受過教育,也看得懂文字,不是那麼容易被一些敷衍或不實的話就能蒙騙過去。

固然開放中資或是赴中國投資是很重要,我們出版業這幾年也經營得很辛苦,可是我們在運作上不論是出日文版、英文版,或試著去做漢英對照、漢日對照,也許我們投資的報酬還沒有那麼快回來,但這總是一種可能,畢竟臺灣的子弟在國外那麼多,華人的市場也不小,所以,青年人不全都是在中國發展,在此前提下,難道我們一定要對中國做這麼多屈服嗎?他們以那麼多的飛彈對準我們,這樣還會跟我們對等地簽署協議嗎?請大家摸著自己的良心,不要再講這些欺騙我們的話,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