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3 years ago

主席:現在開始開會,今天是有關服貿協議的第一場公聽會,我們非常歡迎並感謝各位專家學者、政府官員及業者、委員參加今天的公聽會,本公聽會是根據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條至第五十九條的規定辦理的。自從ECFA簽訂以後,兩岸為促進服務貿易自由化,海基和海峽兩會在本年6月21日簽署了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行政院在6月27日將本協議送到本院。本協議簽署以後,社會上有不同的看法,對台灣整體經濟到底會有什麼影響?對台灣和其他國家的區域性整合有什麼助益或是影響?對台灣各種產業有什麼影響?大家都非常關切。會不會因此開放大陸勞工來台工作?會不會對中小企業有不利的影響?這些都是大家的疑慮。全民更關切的是,這個協議能不能增加台灣人民的就業?萬一對產業有影響,政府有沒有配套的措施?

爰此,本院第3會期第2次臨時會第一次院會決定,本協議交由內政等8個委員會審查。本會在臨時會期間已召開過4場公聽會,廣邀各界人士參與,聽取各界的意見。另外,本院在8月5日朝野協商特別指定由內政委員會召開16場公聽會,由本席及段委員宜康抽籤決定各召開8場,今天是本席輪值召委,召開第一場公聽會。各位專家學者在這個領域深入研究,希望能提供專精的學識;業者及政府代表則有豐富的實務經驗。對於各位的高見,我們會詳細紀錄並列入公報,作為將來審查時的重要參考。

今天我們列出6項簡單的題綱,只是拋磚引玉,不會限制各位發言的內容及思考的方向,請大家儘量發揮。換言之,這些題綱只是提供各位參考,希望各位儘量表達看法和意見,我們都非常歡迎。現在介紹與會人員……

李委員俊俋:(在席位上)程序問題。

主席:有什麼程序問題?

李委員俊俋:(在席位上)會議詢問總可以吧?主席應優先處理。

許委員忠信:主席、各位同仁。這次公聽會是16場公聽會的第一場,我們要公聽會,但是不要草率。現在有8場公聽會竟然在3天內排完,而且還排到晚上,公聽會所邀請的工會和公會也不符合8月5日黨團協商第4項的要求。當時的第4項要求是,這16場公聽會每場要有4個服務項目開放,邀集各產業工會和公會的代表參加,方可進行實質審查。但是現在我們看到所邀請的學者專家只有5位到場,很顯然沒有符合朝野協商的要求。

在時間上,竟然利用晚上召開公聽會,讓業者、學者專家和本會委員都非常不方便,違反了議事規則。台聯黨團要求進行協商,如果主席不進行協商,本席將要求台聯黨3位委員來杯葛議事,今天就無法進行第一場的公聽會。總之,我們要求張召委針對這8場為何要如此密集?這樣做是否適當?進行朝野協商,謝謝。

主席:請李委員俊俋發言。

李委員俊俋:主席、各位同仁。立法院召開公聽會是各政黨在8月5日協商的結論,誠如許委員忠信所言,我們希望各產業界都有代表參與,工會及公會的代表都能參加,把服務貿易協議討論得非常清楚。我們質疑的是,9月26日發的文指出,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公聽會從10月2日開始開到21點30分。本席要請教主席的是,議事規則第二十二條寫得非常清楚:「本院會議開會時間為上午九時至下午六時。」那麼為什麼會有「21點30分」這樣的會議時間呢?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議事規則第二十七條寫得很清楚:「散會時間已屆而議事未畢,主席得徵詢出席委員同意,酌定延長時間。」請問訂「21點30分」到底是哪一位委員同意了?今天都還沒有開,為什麼就決定延長到21點30分?從議事規則來看,這是非常清楚的,本來就不可以在晚上召開公聽會。公聽會的目的是要讓各個業界充分表達意見,而不是開一開,對上面有交代就好了,這到底是對誰有交代?

今天我們很認真地準備公聽會,也認真地想聽取各界的意見,但是今天一天就要趕3場,會議時間又明白寫著要到21點30分。請問主席,會議時間怎麼可以訂到21點30分?依照議事規則的哪一條可以這樣規定?有沒有經過本委員會各委員的同意?請主席說明清楚,否則今天的公聽會就是違法的公聽會。我們既然在國會殿堂就要照國會的議事規則進行,不可以亂搞,謝謝。

主席:請陳委員其邁發言。

陳委員其邁:主席、各位同仁。剛才李委員俊俋已經表達得非常清楚,第3場的公聽會是一場違法的公聽會,因為開會時間是從晚上6點半到9點半。假如這個邏輯可以成立的話,那是不是晚上11點半也可以開公聽會?變成消夜場、早鳥場都可以開公聽會,這是嚴重地違反議事規則。今天第3場會議的簽到簿上,本席要把「違法」簽在上面,因為主席濫權違法,濫用主席的職權,本席要求把主席移送紀律委員會調查。開什麼玩笑,立法院哪有這種先例,在晚上6點半開公聽會?我是對事不對人,我覺得主席所以濫權,背後不是王郁琦授意就是馬英九授意,急著讓服貿協議過關。
第二點,主席不是說歡迎大家到公聽會表達意見,那為什麼今天想要進來旁聽的人不能旁聽呢?從兩個出入口,從這邊樓梯到那邊樓梯,全部被警察包圍。剛才經濟部卓次長要進來,也被警察盤查,還是本席把他帶進來。怎麼為了一個服貿公聽會,所有的人進來都要被盤查?

更離譜的是,本席要求主席說明,本席在立法院服務超過10年,從來沒有看過為了委員會開會甚至只是一場公聽會,立法院院外就擺滿了蛇籠。請問主席,這些警察是不是你下令的?是不是怕人家來向國民黨抗議,怕人家來向張慶忠抗議,你就下令用蛇籠把立法院團團圍住?過去核四抗爭,有幾萬人包圍立法院,可是從來沒有用過蛇籠。台灣什麼時候變成警察國家,為了讓服貿過關,不惜濫用警察權,不惜濫用主席主持議事的權力。違法濫權至此,所以我具體要求移送張慶忠到紀律委員會。

主席:請黃委員文玲發言。

黃委員文玲:主席、各位同仁。我們是對事不對人,並不是真的要把張慶忠委員移送紀律委員會,但是我們希望張委員能認真思考。關於這16場加開的服貿協議公聽會,8月5日朝野協商時,國民黨說你們不想派召委,也不想派學者專家,我們要求必須請各產業公會及工會代表參加後始得進行實質審查。當時大家都同意,你們可以去問林委員鴻池,他當時在場啊!他說等到通知發出去之後,有沒有來再說。可是今天主席有發通知給各產業工會嗎?我們沒有看到啊!今天的議程根本沒有發給各產業工會嘛!這樣根本就違反了當時的朝野協商。如果你們通知了各產業工會,但產業工會不來,那是他們要喪失自己的權利,我們沒有意見。但是你們至少要通知啊!請問今天3場都有通知嗎?都沒有嘛!如果沒有通知的話,那今天幹嘛還要開公聽會呢?各產業代表都沒有來,而且在外面的人想要進來旁聽,你有請他們進來嗎?
服貿協議影響了64個類別的產業,影響上千家行業別的產業,為什麼不邀請各產業工會或公會的代表來參加呢?當時林委員鴻池在場,他非常清楚,如果你沒有依法邀請,那麼今天的公聽會在程序上都是違法的。假如你今天還逕行召開的話,我也贊成按照陳委員其邁的方式,送紀律委員會去調查。

主席:請吳委員育仁發言。

吳委員育仁:主席、各位同仁。大家對於第3場公聽會的安排有意見,但是我覺得有時晚上各行各業都在忙碌,或許我們可以檢視第3場的公聽會可不可以排在晚上。如果各行業白天都在休息,晚上更有時間來充分表達意見,尤其有些行業在晚上滿有空的。至於有沒有違反議事規則,等一下主席會解釋。

第二點,服貿協議牽涉到各行各業,我不知道立法院邀請時是如何篩選,不過公聽會是聽取意見而不是進入實質審查。到了實質審查時,委員有權利也有義務逐條地進行討論,但是委員除了可以藉公聽會聽取意見,還可以經由網路或是媒體蒐集資訊,尤其很多研究單位都有提出評估報告。總之,公聽會是聽取意見的機制,實質審查的權利還是在委員的手上。
剛才台聯黨團說要杯葛議事,我覺得不應該這麼做,因為公聽會是要讓大家討論,聽取意見,現在外界對立法院的議事效率有所抨擊,我們在晚上加開會議,可以讓大家感受到我們對服貿協議積極展開審查的決心。因此本席奉勸台聯不要進行議事杯葛,讓公聽會繼續進行下去吧!

主席:請葉委員津鈴發言。

葉委員津鈴:主席、各位同仁。本黨主張要公聽會,不要草率。現在急著要把公聽會在一天內排3場,我覺得太草率了。所以本黨主張要把所有業者納進來,而今天的公聽會就不要開了,因為這樣是很倉促的,況很多業者都表示要來參與,表達他們的危機意識,結果都沒有機會給他們來表達,如此一來,怎麼可以算是公聽會呢?所謂的公聽會就是要廣聽業者的意見,看看這次的服貿協議對他們有什麼危害的地方,而且最重要的是一點,就是這次爭端解決協議都沒有簽,這樣還簽什麼服貿協議呢?萬一簽了以後發生了糾紛,則我們要依據什麼來解決呢?要依據什麼來保護我們的業者呢?所以今天的公聽會到此就好了,不要草率的進行,同時也應該更多的業者可以進到公聽會,如果場地太小的話,我們可以另找一個更大的場地,為何今天就是要硬開3場呢?本席認為,應該停止今天的公聽會,讓更多的業者可以表達他們受害的情況有多大,總之,停止今天的公聽會,不要如此草率,我們要公聽、不要草率。

主席:報告委員會,我們不再接受程序發言的登記了。

請王委員育敏發言。

王委員育敏:主席、各位同仁。第一,今天召開這樣的公聽會來審查服貿協議,我想這8個委員會都有權利來審查的,但方才有委員表示只有內政委員會才可以發言,所以本席在此表示抗議,照理應該是8個委員會通通可以共同審查的。

第二,事實上,公聽會之前已經舉辦過了,這次是因為在朝野協商的過程當中,在野黨要求另外加開16場,既然今天已經如期召開了,本席不明白你們為何要繼續杯葛,如果公聽會的舉辦就是要聽人民的意見及聲音,則今天出席的學者專家、職業公會的代表們,他們沒有權利來表達意見嗎?為何我們要剝奪他們表達意見的聲音及權利呢?所以本席反對任何委員或是在野黨委員提出要杯葛會議的做法,難道這些被邀請來參與的人員他們的時間不寶貴嗎?立法院邀請人家來參加是一件非常慎重的事情,怎可以邀請來了之後,又不讓他們來發言呢?所以本席反對這樣的做法,也希望今天的公聽會能夠如期的召開,畢竟在座的都是我們的貴賓,既然他們已經來了,委員就應該留下來好好傾聽他們的意見及聲音。
至於晚上可否召開公聽會,稍後我們可以請議事人員來做說明,雖然開會通知已經發出去了,但若這是不可以的,則我相信當初議事人員是會做一些提醒的。還有社會觀感的部分,立法院議事延宕、一事無成,已讓民眾非常的詬病了,所以我們應該要好好認真的開會。謝謝。

主席:請陳委員超明發言。

陳委員超明:主席、各位同仁。其實兩岸服貿協議已經討論很久了,無論是報章或是雜誌,也都報導得很清楚,現在就是兩個觀念非常的極端,像自由時報就寫了很多這方面的文章,讓人覺得好像簽了以後,會讓台灣走投無路,反觀政府官員卻表示,簽定服貿協議對我們來說是很重要的,而現在召開公聽會是要讓民眾了解相關的情況,所以像自由時報提到的台大經濟系鄭系主任,就應讓她出來表達一下意見,因為照她說的,簽了之後好像台灣就一點前途、希望都沒有了,不過,我要特別推薦一個人,就是陸委會林祖嘉副主委,他寫很很多這方面的文章,也把ECFA、服貿協議對台灣的重要性都列出來了。

基本上,既然開了公聽會就要務實,不然大家就會各說各的,所以本席建議,先聽完大家的意見,然後政府機關派代表說明,之後讓委員一一來詢問,看看這些觀點對不對,的確,裡面的差異非常大,所以也不應阻擋公聽會的召開,而是以開放的心胸,聽取對台灣最有利的意見,大家不應吵不停,而是去面對問題,冷靜下來看看這對台灣真正有什麼影響,兩黨再惡鬥下去的話,情況是會很慘的,因此,大家應把台灣的前途放在第一優先才是,不應有什麼法案一出來,就先將它說得很難聽,照理要有一定的機制才是,如此才能讓台灣真正走出一條路。以上建議請主席考慮一下,基本上,公聽會無論開幾場都沒有關係,加班開會又有什麼關係呢?反正就慢慢來審查,畢竟大家的觀念和角度是有可能不一樣的,但這部分不能再拖了,因為從各種分析資料來看,台灣經濟已經處於非常危險且邊緣的狀況了。謝謝。

主席:方才程序發言中大家所提出的疑點如下,第一,邀請的對象是誰,是由內政委員會依規定請各政黨來推薦,至於最後有無依照這樣的規定來做,現在請李主任秘書說明。

李主任秘書秋美:主席、各位委員。向委員會報告,關於邀請列席人員一事,也就是服貿公聽會的召開,事實上在本會期第一次召集委員會議中,我們就非常重視這件事情,所以是有將其列入召集委員會議的議程上,在9月23日下午2時召開召集委員會議時,我們就把這個議題提出來,但最後並沒有一個結論,而是到24日11時召集委員會議經商討後,決定兩位召委各負責8場,議程是由輪值召集委員來決定,此外,依照過去的慣例,這是由國民黨黨團、民進黨黨團及台聯黨團各推薦所謂的六六二,因此,這是過去的慣例以及做法,就是請各個黨團來負責推薦。

主席:這個名單是由各黨團共同推薦具代表性的人來參與這次的公聽會。
至於李俊俋委員有特別提到為何公聽會要開到晚上9時30分一事,坦白說,業者的壓力很大,而且就台灣目前的經濟來看,以及台灣面對韓國等競爭對手的壓力之下,台灣的經濟不能再悶下去了,我特別跟各位委員報告,這次的服貿協議從行政院送到立法院時是以備查案的方式,如此一來,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公聽會或是審查會,後來是因為院會朝野協商後決定要予以逐項審查,而且也要召開公聽會,所以本席安排公聽會是依據院會交付給委員會的工作。
再來,外界希望立法院要加油,坦白說,ECFA簽定後一個月服貿協議就自然生效,然到今天為止已經快10個月了,相關產業的業者都一直有反映,尤其是本席在當上召委之後,就常常接到產業不能再等、人民不能再等的電話了……

李委員俊俋:(在席位上)會議時間要說明一下。

主席:關於會議時間,在99年5月28日時本席曾特別要求委員會予以增列,因為公聽會的性質是單向的,把這64項拆成4部分性質相同的放在一起,比方說今天討論的是陸上運輸、海上運輸、航空空中運輸等運輸業,如此才能讓各行各業能夠專注的反映各行各業的意見,而且公聽會與一般審查會是不一樣的,像公聽會的部分,我們就希望各行各業騰出時間,若是排在上午的項目,就拜託你們早上來,下午、晚上就不用來;輪到下午場次的也是一樣,而輪到晚上場次的就請在晚上來,這個叫做立法院加油!立法委員加油!無論如何,對於各個產業,我們都是給予相同的時間,並沒有趕時間,但是人民要吃飯、產業要經營,所以我們要予以體恤,讓立法院的議事效率再次的讓人民有所期盼、有所肯定。
方才陳其邁委員提到,為何外面有警察、有蛇籠呢?但本席要告訴陳委員,之前我來的時候,並沒有設置這些東西,所以我並不知道為何現在會有。

陳委員其邁:(在席位上)沒有看到的話,可以出去看啊!

主席:為何我要出去看?有空你自己出去看,我現在要主持會議,不過之前我是沒有看到的。

陳委員其邁:(在席位上)不要睜眼說瞎話,我現在就是拿給你看啊!

主席:那並不是我的權責,不過你可以跟院長報告啊!但我並不是院長。

陳委員其邁:(在席位上)應該可以允許學生進來旁聽,結果卻將他們擋在外面,甚至讓民眾在外面表達意見的自由都沒有,而且為何要用蛇籠呢?

李委員俊俋:(在席位上)內政委員會會議也是常常要延長啊!但也是要徵得委員的同意啊!

主席:這不是我的權責,若要抗議,你們可以去抗議啊!那有委員會要求立法院的,我還是第一次聽到。
至於外面的一些學生及反對團體,因為9月29日已有部分的黑色反服貿聯盟及學生團體到中和去抗議過了,所以這些學生或是團體是可以透過產業來加以反映……

黃委員文玲:(在席位上)也沒有叫產業公會的代表來啊!

主席:這是可以透過產業來加以反映,就是所謂有規有矩,大家不應沒規沒矩才是。

還有,關於晚上加開會議一事,99年5月28日台東發生翁奇楠命案時,我們就有加開會議的例子發生。

李委員俊俋:(在席位上)翁案有經過委員會投票表決同意,所以不要亂扯了。

主席:不可以有樣學樣,沒有樣的話就召委自己想嗎?

李委員俊俋:(在席位上)應按照議事規則來處理!

主席:依照議事規則,這是由召委安排的。

總之,再讓3位委員發言,發言完畢後大家就不要再說了。

請段委員宜康發言。

段委員宜康:主席、各位同仁。其實我是很心平氣和的,當然我也知道張委員的壓力,現在先不談實質問題,我現在要談的是程序問題,基本上,程序必須要正當,無論目的是多麼的重要,這也是最近監聽風波鬧得舉國不安的原因,即其手段、程序是沒有正當性的。

其實公聽會是非常慎重的一件事情,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九章特別以專章載明公聽會的舉行,包括公聽會的發動要經過議決,所以並不是公聽會辦了就算了、就有了交代,事實上,公聽會是一項非常重要的工作,雖然這中間並沒有什麼議決事項,然公聽會的目的是什麼?其目的是要邀集政府代表、權益相關人員等,包括團體代表、學者專家,大家共同討論並提供意見,以做為立法委員議決時的參考,所以這裡面是有一個前提的,即公聽會的舉行若是在立法院正式會議期間以外的時間召開,則必須經過立法委員同意,結果現在弄一個不是開會的時間開會,這要他們怎麼來參加呢?所以在這裡程序的正當性就被犧牲了,老實說,並沒有這個必要,張委員負責排8場,且一個禮拜就排完,不像我都還沒有開始排,而且並不是這8場排完後就可以開始審查了,並不是如此,所以這麼的急進對於張委員想要達到的目的是一點幫助都沒有,但卻已經犧牲了程序的正義。

方才吳育仁委員提到,很多行業是晚上才有時間,請問這些政府機關邀集這些公會及工會代表去開會的時候,有在晚上的時間開會嗎?事實上,都是在上班時間開會的,在此本席有一個問題請主秘回答,可是你一直沒有回答,但你是會務人員,就要予以回答,就是可不可以在沒有經過委員會議決或是經大家同意的情況下晚上開會呢?可不可以呢?這部分請你回答。既然公聽會沒有議決事項,則我下個禮拜擔任召委時,可否安排晚上邀請陸委會來做業務報告?這要講個道理出來,因為這沒有任何程序的正當性。坦白講,我勸過國民黨的林委員鴻池,也提供我善意的建議,我在這裡講話是很客觀的,你實在沒有必要去惹這個爭議,因為根本達不到目的,還犧牲了程序正義。

本席希望大家可以理性的好好思考這個問題的解決之道,不要在這裡留下一個這麼大的爭議。公聽會本來就應該慎重,無論是得利的行業,或受損的行業,無論是勞工,或是老闆,都應該有機會表達意見,讓立委也都有機會聆聽他們所表達的意見,結果你把兩邊應該要有的權利都犧牲了,我覺得真的划不來!我很和平的跟主席及會務人員,尤其是主秘建議,你們要善盡責任,可不可以這樣做,要講給主席聽。謝謝。

主席:請李主任秘書說明。

李主任秘書秋美:主席、各位委員。對段委員提出的質疑,作以下說明:有關公聽會議程安排,事實上,張委員事前有詢問過晚上開會的可行性,剛才張委員也約略說明過,就是99年5月28日台中發生翁奇楠命案,因為6月2日是當個會期最後一天的會議日,我們上午審查消防法,下午審查國籍法,當時民進黨黨團提出希望增列或變更議程,但是因為當天下午議程已經安排好了,所以,當天把上、下午會議開完後,晚上再另外發出一份新的開會通知,等於那天開了三場的會議,特別在此提出這個前例向各位委員報告。依照各委員會組織法第四條之一規定,各委員會之議程,應由輪值召集委員決定之。所以,這方面我們尊重輪值召委的決定。以上報告。

主席:謝謝主任秘書的說明。因為這是本會期第一次會議,所以是由召委會議決定,也就是由我決定的,並交辦下去的。我之所以要召開公聽會,其實這也是院會交下來的,召委會議後,就交給主秘辦理。

第二,大家都主張程序正義很重要,事實上,就有關會議功能來講,第一場安排運輸業,也是由我指定,這是可以彈性調整的,但是有個原則,就是公聽會必須在5天前決議,然後發文邀請學者專家,試問各位委員,公聽會的目的並不是審查會,假如我把會議排在下個月,還是這些人、這些委員,對整個會議的功能並無影響,只不過我們必須滿足業者的需要、人民的期待,讓社會大眾感覺到立法院是積極在為人民做事、積極立法,所以,我們大家合作一點,讓人民對我們立法院能夠耳目一新,有個新的期待。

請姚委員文智發言。

姚委員文智:主席、各位同仁。其實大家都希望立法院的議事能夠更有效率,也希望服貿協議裡,不管是獲利的行業,或是受損的行業,都可以透過這個公聽會集思廣益,讓所有委員未來在審查時,可以更清楚了解問題所在。其實剛剛主秘的說明已經很清楚,也就是即使是追加晚上舉行的會議,都是經過委員會議決,我要很理性的跟主席討論,公聽會跟委員會的性質並不一樣,可不可以這樣做?過去應該是沒有這樣的例子,能不能在晚上舉行?坦白說,我也不反對,如果我們關切傳統產業或南部的中小企業,我們到那個產業圈、產業聚落去召開會議也無不可,立法院也可以到那邊舉行公聽會啊!這部分待會兒或許主秘可以做過說明,我們可以晚上到那邊聆聽業者的心聲啊!主秘表示不行,好!如果不行,那就證明立法院已有相關規定,為什麼過去從來沒有過晚上召開公聽會呢?如果真的可以這樣,司法委員會是不是也可以在這場會議之後,如果黃世銘不下台,只要是民進黨籍召委輪值,就每個週末、日邀請他來立法院報告?這樣可以嗎?這樣不就如方才段委員所說的,我們的程序正義在哪裡呢?

今天在場有很多學者專家及各行業代表,對你們很不好意思,我們並不是反對這第一場的公聽會,也希望可以趕快進入議程,但是幾件事情拜託主席可以拿出理性的探討精神:第一,既然學生把他們的身分證字號都簽好了,而且公聽會本來就是要博採周諮,本來就是要讓大家發表意見,而學生也有可能是很多產業家庭裡的小孩子,他們有熱情參與,我覺得立法院不應該阻擋,當然,他們也要依照議事規則申請旁聽。第二,今天晚上的那一場公聽會,希望主席可以徵求大家的意見予以取消,因為在舉辦公聽會的同時,希望主席可以尊重立法院所有程序正義,沒有哪個立委可以一整天三場都在這邊聆聽,然後告訴大家可以得到很好的資訊,可以聽到所有業者的心聲,並轉化為實質審查的動力。謝謝。

主席:請尤委員美女發言。

尤委員美女:主席、各位同仁。我們今天並不是反對召開這樣的公聽會,因為16場的公聽會,是所有人民和產業大家所期待的,但是主席用這種一天連開三場、一週結束8場的方式,讓大家看到的根本就是唬弄。今天我們說整個國家動盪不安,鎮日吵鬧不休,原因就是所謂的程序正義,而程序正義最重要的就是必要性、妥當性與比例原則。剛才議事人員提到上次的案例,但那是發生命案,而且是會期會議最後一天,情形和今天是不同的,今天我們會期才剛開始,時間多的是,為什麼需要排在晚上召開?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所謂比例原則,服貿涉及的產業很多,但只召開16場公聽會,已經明顯不足,如果這16場會議是以這樣的方式進行,更是不恰當。事實上,今天也有學者發表聲明,要求比照行政程序法規定,就是真的要傾聽人民的聲音,而且資訊要公開,請問,今天的公聽會資訊有公開嗎?有邀請所有利害關係人嗎?這點有做到嗎?如果沒有做到,就是違反正當的法律程序。

第三點,今天人民到底在吵什麼?爭議到底在哪裡?你們有沒有去釐清?所有的利害關係人你有沒有給他陳述意見的機會?今天你只是邀請了公會的人來,這些人可能只是雇主,當然,你們也邀請了駕駛員工會,但是有很多利害關係人可能是更弱勢或更獨立的人,譬如個人工作室等等,這些人的利害被衝突,也就是犧牲這些最弱勢者的權益去成就財團,這才是整個服貿最大的問題。今天我們要聽的就是更弱勢者的聲音,為什麼要把這些最弱勢者擋在外面?
本席利用最後的時間要求主席,第一個是請警察把拒馬撤掉,因為立法院是人民的殿堂,應該讓所有在外面希望旁聽的民眾全部進來。第二個是開放旁聽,但是主席可以要求旁聽民眾必須遵守本院議事規則。第三個是把晚上的公聽會取消。本席只提出這三點要求,謝謝。

主席:在陳委員超明發言之前,本席先向各位報告今天公聽會進行的模式。首先,各專家學者依照出席的先後順序發言,接著請行政機關的代表做綜合回應,然後由委員進行發言。現在請陳委員超明發言2分鐘。

黃委員文玲:(在席位上)主席,你要針對我們剛才的要求做回應啊,你都沒有回應。

主席:請陳委員超明發言。

陳委員超明:主席、各位同仁。我聽來聽去,好像大家並不是針對服貿協議要如何做得更好。我發覺民進黨的委員非常注重學生來這裡旁聽,主席對這個問題要好好考慮,你到底要請社運團體來,還是請國際貿易系、勞工系的學生來,或是由各學校推薦學生來旁聽?最近發生了很多事情,我們有些委員是台大、清大、交大和政大畢業的,本席也曾經當過學生,學生不要做那麼多事情,學生有沒有實務經驗,到底能提供多少意見?我坦白講,各位不要利用學生來創造主題,好像學生變得好厲害,其實學生不會的還多的是。他們只會念書,會的還不一定能通,學生知道國際貿易要經過幾關嗎?要經過什麼程序嗎?大家不要假民主,好像讓學生來就是真民主,但是學生聽得懂嗎?恐怕一半都不懂。

本席今天講這些話對我的選票沒有幫助,對你們支持學生來旁聽很有幫忙,但是我要講實話,大家不要這樣亂做,學生來能代表什麼?把產業工會叫過來、把大學教授叫過來、把政府官員叫過來,你們互相對辯,由我們問你們問題、問你們的觀點。你們的學識行,但是對社會的事情不一定比我們還了解,所以讓學生來旁聽應該慎重地考慮,謝謝。
主席:剛才本席收到提案,內容是內政委員會召集委員張慶忠於3天內召開8場公聽會,草率處理影響人民權益甚鉅的服務貿易協議,甚至違反議事規則,於夜間召開公聽會,因此建議把本席送紀律委員會。本案交由議事人員列入議程,然後再來討論。

黃委員文玲:(在席位上)當時的朝野協商,你們有記嗎?你去請林鴻池委員來,當時協商他知道,要請各產業工會及公會代表參加才可以審查,你們有記嗎?當時就講好由委員會記,如果你不清楚也應該問一下林鴻池委員嘛!你這樣做可以嗎?這是朝野協商的結論耶!

主席:這不是我去開的。不過我念給大家聽:同意由內政委員會召開16場公聽會,每場4個項目,並邀集產業工會、公會代表,完成公聽會才可以進行實質審查。

黃委員文玲:(在席位上)有些單位沒有啊!

主席:今天不是審查會,是公聽會。現在開始第一位,我們邀請中央警察……

陳委員其邁:你按照議事規則主持嘛!你主持議事有重大瑕疵,我們要求處理嘛!你怎麼不處理我們的提案呢?我還有一個提案要求讓學生旁聽……

主席:請中央警察大學公共安全學系董立文副教授發言。

陳委員其邁:我們現在在進行程序發言,程序發言還沒有處理之前,你不能進行實質的公聽會。你懂不懂議事規則啊?

主席:董立文副教授請上台。

陳委員其邁:我要求處理。

主席:受邀請的董立文副教授發覺發言台被霸占,沒有辦法上台,那我們就等吧!

陳委員其邁:我們沒有霸占,只是要求你處理程序問題。

黃委員文玲:(在席位上)我們要求開公聽會,但是你要請產業代表來嘛!

主席:這是院會的事情嘛!

黃委員文玲:(在席位上)什麼叫院會的事情,你今天又說院會交下來開公聽會,笑死人了!

主席:請陳委員其邁離開發言台,讓董副教授發言。

陳委員其邁:主席,為了服貿這樣胡搞蠻幹,嚴重違反議事規則,剝奪人民旁聽權利。

主席:請陳委員其邁離開發言台,讓董立文副教授上台發言。

黃委員文玲:(在席位上)今天沒有全部邀請啊!當時為什麼不依照會議結論一起邀請?就這樣匆匆忙忙地開呢?這是你們國民黨一直要開,你就把全部的人都叫來,我們沒有意見。
主席:請陳其邁委員不要影響公聽會進行,以免影響業者權益、影響受邀請人的權益。

陳委員其邁:我只有影響違法濫權主席的權利。

李委員俊俋:(在席位上)立法院開會要照議事規則來嘛!你先處理啊!

陳委員其邁:主席先處理完程序問題,我還有旁聽的提案嘛!你為什麼沒有處理本席有關旁聽的提案呢?一般民眾要進來議場旁聽,為什麼不可以呢?為什麼要用帶刀片的蛇籠來伺候人民呢?剝奪人民進入屬於人民的國會呢?

黃委員文玲:(在席位上)通知連發都沒有發。

陳委員其邁:你處理程序問題!

李委員俊俋:(在席位上)程序問題都不處理。

黃委員文玲:(在席位上)我們也是要開會,可是你們沒有邀請各工會、公會代表來。

主席:這件事情,你們去找林鴻池,不是我去找林鴻池。

黃委員文玲:(在席位上)你們不邀請等於在浪費這些專家學者的時間。

李委員俊俋:(在席位上)我們本來就贊成開會,可是議事規則要處理清楚。

王委員育敏:(在席位上)中午再處理就好了。

陳委員其邁:什麼中午再處理?請主席處理好,第3場沒有處理,第1場就不用開了。你沒有把正當合法的開會程序釐清……

黃委員文玲:(在席位上)那天我們講,你們沒有一個人要當主席,還叫我們總召許忠信出來當主席,說是你們兩黨都不想要。

主席:休息5分鐘。

休息